“你不用认识我,我认识你就行了,至于我是谁不重要,我想干什么,现在完完全全取决于你接下来要干什么,刘鸥,你想好了你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就好了,你做你该做的,不做你不该做的,我就做我该做的,不做我不该做的,如果你做你不该做的,那就别怪我做我不该做的,这一次的事情,算是给你们两个一个警告,但是可以警告的人,绝对不仅仅是你们两个,记好了我的话,也记住了这个教训,下一次的话,相信我,没有这么容易解决的。”男子说完之后,微微一笑。   他自己开始往后退,一边退,一边还在谨慎的把枪口对准了刘鸥和小艾,很快,他退出了秸秆地,退出了刘鸥他们的视线,刘鸥一看这情况,从兜里面也把枪拿出来了,自己整个人就追出去了,他追到外面的时候,刚好看见自己的车子,这个时候也“嗡~”的一声就行驶离开了,而且速度很快,他持枪对准了自己的车子“嘣,嘣,嘣,嘣!”的连续几枪,都没有任何的作用,车子很快消失再了他的视线。   刘鸥“操!”的叫骂了一声,转身往回冲,冲到了小艾边上的时候,看着小艾腿上和手上的血迹,他一咬牙,直接就蹲下来了,一只手架住了小艾的胳膊“走,去医院!”说着他就把小艾给架了起来,扶着小艾就往前走“坚持一下,小艾!这群狗日的,无法无天的狗日的!无法无天!无法无天!”刘鸥叫吼了起来,依旧是有些担忧。   小艾咬着自己的嘴唇,满手的血迹,表情很是痛苦“放心吧,刘队,我没事……”   水槽镇隶属于鼠城下面的一个小县城的小镇上面,这地理位置也是十分的偏僻,整个小镇,就只有一个卫生所,天一黑,整个小镇连路灯都没有,更不会有人活动了,正常情况下,卫生所这个时候,也是应该已经关门了,可是这个时候,卫生所却开着门,不仅开着门,门口还站着一个鬼魂,这个鬼魂谨慎的看着周围,卫生所的边上,还听停着一辆车子,再卫生所的内部“咣!咔嚓!”的就是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   紧跟着边上一个愤怒的声音传出“如果我兄弟有一点点闪失的话,老子要了你的命!”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狼三,整个卫生所的内部,只有的狼三,还有一个卫生所的值班大夫,还有一个卫生所的值班护士,以及另外一个鬼魂在场,狼二再逃跑的过程中,突然之间伤口流血,而且发起来了高烧,他们也不敢去正规的大医院,另外一边也是亡命逃窜,也不敢停下来,要不是看着狼二的情况实在不好,他们都不会来这里,所以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就只能就近,找了一个偏僻的卫生所,给狼二治病了。   可是毕竟是小镇上面的卫生所,这个大夫的能力也是有限,他这一辈子也没有见过枪伤啊,现在狼二这样,他也是先显得束手无策,边上的小护士更不用说了,两个人现在面对着狼三这一群凶神恶煞的人,也都是害怕的身体有些颤抖,额头的汗水也是哗哗的往下流,看着现在愤怒的狼三,一副要杀人模样的狼三。   这个大夫还是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几位大哥,您千万别冲动,你们的这个兄弟受伤很重,虽然子弹虽然取出来了,但是他现在伤口感染严重,而且因为这个伤口感染的问题,已经开始导致他发烧了,具体还有什么别的情况,我是真的不知道,我毕竟就是一个县城的小大夫,如果兹当有点本事的话,我也就不在这里了啊,所以你们逼死我也没用啊,几位大哥,饶了我们吧,他这个情况,我们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也没办法救了,从我们这里救,我们很可能会耽误了他最佳的医治时间的,但是我敢肯定的就是,他必须马上被送到医院,而且得是城市里面的大医院,做全方位的检查,他这个情况如果再拖下去的话,那就完了,而且,他需要血液,我刚刚看过你们几个人的血液了,他都不能用,他得及时输血,他现在缺血严重!”   狼三听到这的时候,更是火儿了“你他妈的蒙古大夫,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开他妈的什么卫生所!”他叫吼着从边上一把就就抓住了这个大夫的脖颈,随即从边上就把枪口塞到了他的嘴里面“他妈的再给老子说一句,老子崩了你信不信?”狼三他们现在所有人都显得情绪有些激动,一个一个的都有些愤怒,而且大多都挂彩了,狼三这一下,给边上的这个小诊所的大夫和小护士更给吓着了,这两个人使劲的摇头,一脸的恐惧的表情,狼三也是急眼了,就在他还想说话的时候,边上传来了脚步声。   很快,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随即用力一拉,直接就把狼三的胳膊给拉开了,狼三转头,看见了边上的曾晋恺,曾晋恺把自己的袖子撩开“刚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的血型和他是一样的,先抽我的血,给他输上!”曾晋恺这一说话,狼三不吭声了。   边上的小护士和大夫也是楞了一下,直到狼三一跺脚,这两个人才起身,从边上拿起来了工具,给曾晋恺抽血,一下抽了曾晋恺好几管子血液,曾晋恺的脸色也是不好看。   几分钟以后,完事了,曾晋恺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思索了片刻,看着那边痛苦的狼二,狼二这个时候发烧已经烧得有些快神志不清了“三,三儿。”他连续叫了两声。   “二哥,二哥,我在这呢!”狼三红着眼睛,就冲过来,抓住狼二的手,狼二抓住狼三手的时候,稳定了一些,睁着眼睛,但是表情很是痛苦,狼三轻轻的摸了摸自己二哥的脑袋,实在是太烫手了,他们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感情真的已经胜过了亲兄弟。   “妈,爸。”狼二从边上突然之间又叫了两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昏睡过去了,还是晕厥过去了,他说话已经前言不搭后语了,看起来情况实在是太严重了,狼三这一下就又火儿了,他猛的一转身,看着边上的大夫,要说话的时候。   曾晋恺这个时候从边上起来了,他瞪了狼三一眼,狼三看着曾晋恺,这才给控制住了没爆发,片刻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没有在说话,很快,曾晋恺转头,看着这个卫生所的大夫“你们两个把这个人最快的速度送到鼠城最好的医院,接受最好的治疗,然后再他住院期间,负责照顾他的一切饮食休息,到时候如果有任何人闻起来关于他的情况,你们记住,只有一个回答,那就是他自己受伤了跑到你们卫生所门口的,听明白了吗?”曾晋恺这么一说,这两个人从边上连忙点了点头“放心,放心!只要你们别伤害我们,我们肯定把这个事情做好了!几位大哥,饶命,饶命!”   曾晋恺伸手示意了一下,让这个大夫也别再说话了,随即,他打了一个响指,很快,外面有人进来了,进来的男子是肖文可,肖文可进来的时候,手上抱着一个小女孩,看见这个小女孩的时候,这个大夫当即就慌了“囡囡!”他一声大吼,整个人当即就愤怒了,刚刚的那些恐惧的情绪也没有了“你们他妈的什么意思,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孩子是无辜的!”看起来这个大夫就有一些要爆发的意思了。   “你放心吧,我们不会伤害他的,只要你们配合,连你们都不会伤害的,不要再和我喊了,也不要和我争执,你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曾晋恺说话简单易懂,随即伸手一指这个大夫,整个人也是充满了气势“如果你们不想她害怕,受到伤害,就淡定点”   小女孩也就是四五岁的样子,很可爱的样子,看起来刚睡着,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见这个大夫的时候“爸”的叫了一声,这个大夫一脸的父爱,连忙点了点头“乖,囡囡!”他还想说话的时候,目光却看向了边上的曾晋恺“我怎么相信你们?”   ◎酷L匠网永久w免@费、看小?X说e   “因为你没得选,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说完之后,曾晋恺从边上的肖文可手中接过了了一个袋子,他把袋子拿在了大夫的面前,解开,一抖,里面抖出来了好多好多的现金,这一下这个大夫也有些诧异了,这笔钱显然是一笔巨款。   “这是十万块钱,包括他的医药费,还有你的辛苦费,你的女儿你尽管放心,你好好的按照我们的说的做,照顾好了我们这兄弟,你女儿回来的时候,会再给你带十万块钱现金回来的,我们不是畜生,如果可以,我们不会伤害这样的孩子的,但是前提是你得听话。”说完之后,曾晋恺看了眼边上的狼二,又看着这个大夫“速度点!”   这大夫犹豫了一下,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脸的不舍,一脸的纠结,随即曾晋恺从边上看来自己的手表,嘴角微微一笑,肖文可转身抱着这个女孩就走,他前脚抱着这个女孩走,这个女孩又“爸爸”的喊了起来,这一喊,后面的这个大夫又着急了,猛的要往前一冲,曾晋恺随即一个转身,手上就把枪拿了出来,枪口对准了这个大夫的额头。   他把保险打开了,随时都是一副要开枪的架势“是不是非要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   这个大夫这一下更不敢说话了,生生看着自己的女儿被肖文可抱走“你还不快点动身?这么拖延时间,如果真的出了问题的话,你能负责吗?”曾晋恺从边上问了一句。   这个大夫这个时候一咬牙,从边上点了点头“你们一定要保证我女儿的安全。”他知道他现在也没得选,他把桌子上面的钱装了起来,一招呼边上的小护士,两个人走到了病床边上,推上了病床,奔着门口就过去了,曾晋恺和狼三两个人跟在了他的身后,外面这个大夫是有一个金杯车的,后门打开,狼三几个人帮忙把狼二抬上了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纯银耳坠说:   正常一更,距离下一发恶魔果实8000的加更,还有几百个果实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