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之后,刘鸥自己转身就走,把男子一个人留在了原地,这个男子站在原地,瞪着大眼睛,片刻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愤怒,看着离开的刘鸥,他笑了起来……   一个多星期之后,再木城,夏雨的老家内,夏雨的老家再木城是一个城中村,自己家里面有一个大院子,二层小楼,父母早就不在这里住了,只有夏雨偶尔回来住,平时都是空着的,现在就在夏雨的家中,再二楼的房间内“咳咳咳”的咳嗽的声音传出。   ◇更a新D;最快a{上#酷s匠网T   这每一声咳嗽,都带着鲜血,房间里面拉着窗帘,开着灯,站着不少人,曾晋恺,肖文可,狼三,这些人都在,王赢躺在病床上面,浑身上下颤抖的有些吓人,整个人骨瘦如柴,脸上已经没有一丝的血色了,边上还在输血,这个时候,曾晋恺的手上又出现了一支注射器,他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王赢,好一会儿的功夫,他这才下定了决心,再一次地给王赢注射了这些药剂,慢慢的,王赢整个人变得趋于平静了,房间里面的人,都在里面看着,就这样看了一个多小时的样子“三儿。”王赢叫了一声。   狼三连忙走到了王赢的边上,看着王赢,随即王赢微微一笑,满脸的哀伤“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意思了,狼三从边上摇了摇头,抓住了王赢的手腕,眼圈也红了“银子,兄弟之间,永远不要说这三个字,说了,就不是兄弟了。”   王赢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显得十分的虚弱,或许也是真的命不久矣,整个人也是显得十分的虚弱,片刻之后,两行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这一次王旋的事情,确实是对于他来说,打击也是挺大的,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去报仇了,也不能去报仇了,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了,完了,这次是彻底完了,他躺在病床上面,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几乎多半个人都已经不再了一样,许久之后,王赢再一次的睁开眼睛。   “叔。”王赢从边上叫了一声,这一声叔叫的,边上的曾晋恺眼圈也红了,也是有些感动了,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他叹了口气,擦了擦自己的眼角“不听我的,好了吧”   “对不起。”说实话,能从王赢的嘴里面说出来这三个字,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曾晋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即王赢伸手,指了指边上还剩下的那些人,他自己也是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他们,他们,就交给你了,叔。”   曾晋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随即王赢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狼三的身上“三,三儿,我,我想回家看看,就,就咱俩,不要他们别人去了,还有,你,你再,你再W市认识的那个女孩,不,不靠谱,换,换个好姑娘。”狼三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难过的一比,眼泪顺着眼角也滑落了,全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整个房间里面,这个时候,也是显得非常非常的哀伤,大家都不说话,王赢也是有些累了,很快,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再次的陷入了深深的睡眠,王赢这一次一睡,睡了整整三天。   等着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些人还是都在他的身边,曾晋恺靠在边上,瞅着王赢“我给你把马叶全,他们都给叫回来吧。”王赢听见他这么一说,连忙的摇了摇头,只是把目光看向了边上的狼三,狼三已经准备好了一个轮椅,看见王赢醒过来了,他就把轮椅推过来了,看着狼三推着的轮椅,王赢从边上笑了起来。   他一边笑,一边从边上看着夏雨“姑娘,能不能给我打扮打扮,我想干净点儿。”说完之后,夏雨转身就把边上的衣柜打开了,里面的一切都是新的,西服,衬衫,皮鞋,手表,领带,一切的一切,都新的,原来他们也早都准备好了,现在这里的所有人,其实也都已经做好了,随时送走王赢的准备,是彻底的送走他,再也见不到的准备。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是很感伤的,夏雨回避了,狼三还有几个人,扶着王赢到了卫生间里面,再卫生间,他们给王赢洗了个澡,把胡子什么的也都刮了,肖文可还专门给王赢简单的修理了一下头发,虽然赶不上理发店的水平,但是也还算能看。   这一头白发,依旧是那么的明显的,前前后后折腾了一上午的时间,王赢从里到外都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服,系着领带,带着昂贵的手表,油光锃亮的皮鞋。   看着一切都处理好了,王赢和曾晋恺互相看了一眼,接着,王赢让边上的所有人都离开了,房间里面这一刻,就剩下了他和曾晋恺,两个人都不说话,好一会儿的功夫,曾晋恺叹了口气,显然,他是知道王赢要做什么了“说吧,我怎么配合你,是不是要把狼三他们所有人都摘出来,让他们清清白白的与任何非法行为都毫无关系?”   王赢点了点头“证据,人证,物证,都有,我再录一段视频,把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这样就好了,到时候你按照我说的来,我懂法,我知道怎么做可以让你们所有人都和事情无关,所有的一切,都要我和死去的那些兄弟来承担就好了,证据都有。”   曾晋恺叹了口气,他看着王赢,王赢看着他,片刻之后,曾晋恺从边上拿出来了手机,对准了王赢,王赢看着曾晋恺的手机,嘴角挂着笑容“刘队,这是我留给你的最后的东西,里面有你想要知道的一切的一切,还有我的一切,你是我见过的最正义的警察,没有之一,我相信你,会把这个案子查下去,查好的……”   很快,王赢录了一段视频,像是遗言一样,接着曾晋恺再一次的拿出来的手机,对准了王赢,王赢调整了一下状态,继续开口“大嘴儿,我知道你怪我,兄弟们这么多年,这么多事情,都是因为我而起,我都认,你怪我,我也认,我先给你道个歉,给兄弟们道个歉,对不起,我是真的后悔了,但是没办法,我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两个多小时以后,王赢坐在轮椅上面,狼三就在后面推着他,边上的人都看着他们,王赢再录制完那两段遗言在之后,整个人居然显得精神了不少,像是回光返照一样,再所有人的护送下,只有狼三和王赢两个人,上了一辆不起眼的雅阁轿车,曾晋恺他们都没有跟着,这个时候,跟着,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了,王赢现在连去报仇的心思都没有了,所有的精力,似乎也都放在了这落叶归根上,狼三开着车,王赢坐在副驾驶,他整个人几乎一点力气都没有,瘫软的坐在边上“先带我回家看看,我要看看我出生,生活,长大的地方,再带我去我曾经的学校看看,看看我认识我这些兄弟的地方,最后,送我去八角胡同,那里面有我的墓碑,我早就给自己准备好了,到时候你把这个注射进我的身体,让我从下面去给那些因为我丢掉性命的兄弟们去赎罪,就好了。”王赢说完之后,笑了起来,手上再一次的出现了一支注射器,狼三从边上摇了摇头,眼圈再一次的湿润了“你自己来吧,我善后。”   王赢撇了撇嘴,抓着注射器,点了点头“那也好,我们先回家,我想去看看爸,妈。”说到这的时候,王赢又说不出来话了,他觉得很累,现在他每天要睡觉的时间,已经更多更多了,他也什么都顾及不上了,他几乎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生命体征,也是在不停的流逝,车子就这样行驶,王赢再途中醒了两次,这两次醒来的时候,狼三就找地方停车,给王赢喂饭,然后自己吃饭,简单的补充一下体力,走的路,基本上也都是绕着小路走的,也是害怕被警察发现,毕竟他们现在也见不得光。   整整两天的行程,王赢总共就醒了四次,直到第三天的晚上,到了王赢生长生活的那个城市了,车子停下来,王赢才再一次的被狼三给叫醒了,王赢抬头,看着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来过的家庭,他显得兴奋了不少,整个人也有了不少精神,狼三下车,从边上拿出来了轮椅,推起来了王赢,两个人就上楼了,王赢早就没有钥匙了,等着狼三很费力气的打开门锁的时候,王赢出现在了房间里面,这里面已经被重修装修过了,但是毕竟也是这么多年没有回来了,房间里面很多很多的蜘蛛网,灯打开,看着里面的一切的一切,当初重新装修的时候,王赢也是按照之前的布局装修的。   他坐在轮椅中央,看着这一座小房子,好一会儿的功夫,嘴角闪过了一丝笑容,他一边笑,一边开口“还是这里最温馨。”王赢轻轻的推着轮椅,就在这很小的房间里面转了起来,狼三就从边上给王赢简单的收拾一下屋子,王赢或许也是生命快到尽头了,显得十分的脆弱,再房间里面走着走着,眼泪就流出来了,泪水一点一点的滑落,他满脑子都是自己的父母,直到现在,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没有见到自己的父母。   整整一晚上,王赢破天荒的没有睡觉,就在这个房间里面呆着,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时不时的再那瞪着眼睛发呆,他尝试着躺在床上,感受着之前的一切,狼三这几天开车,都有些太累了,一直没有休息过,他倒是随便躺下就睡着了。   等着太阳生气,阳光照射进房间的时候,狼三这才睁开,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王赢还在房间里面坐着,显得依旧是那么的平静,他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到了王赢的边上,他也在发呆的时候,王赢拍了拍他的手“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纯银耳坠说:   正常一更,距离下一发,恶魔果实8000的更新,还有200多个果实哈!都看看自己的账户咯,有果实的投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