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琪展到是问过良子,为什么要救他们,良子只是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呗。”虽然听起来看似挺扯淡的,但是孙琪展自己心里面清楚,良子这么做,其实是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危险的,更别提他还徒手杀了两个神将团的神将,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门徒他们肯定还是会查到底的,尤其是开始的那几天,门徒的不少下属来过村子找人,前前后后至少得有三拨人,就连门徒和叶冲宵两个人都一人亲自来过一次,可是良子这么说,孙琪展也不能一个劲儿的使劲去问人家为什么救自己啊,问多了也不好,跟怀疑人家一样,但是他知道这个良子的故事肯定不少。   就良子现在住着的这个不起眼的小房子,绝对也是暗藏玄机,而且平时孙琪展和吕晓凡都不出门,村子里面的别人,也不知道良子家里面还藏着两个人,良子索性救了也都救了,肯定也是帮到底的,直到现在,那些人不在过来搜查了,也是放弃了,查也查不到,平时良子也是自己一个人生活,现在多了两个人,尤其是孙琪展这种和他性格脾气相投的人,两个人也是越聊越像兄弟。   两个人也是吃着吃着饭,聊着聊着天,房间里面传来了动静,良子从边上伸手示意了一下“醒了,去给她送吃的吧。”孙琪展随即点了点头,起身,从边上就拿起来了饭菜,转身就进了房间,到了房间里面,吕晓凡又醒过来了,她后背中弹,暂时不能坐直身体,孙琪展又照旧再边上,一点一点的伺候她,这么多天了,吕晓凡的吃喝拉撒睡都是孙琪展伺候的,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要么就让良子来,要么就让孙琪展来。   良子五大三粗的,看起来还凶,还不如孙琪展呢,总不能都弄到床上吧,所以开始的时候吕晓凡也是很抗拒的,可是现实实在是没办法,到了现在,也就习惯了,孙琪展也是真的什么都能做,这么伺候一个女的,给一个女的端屎端尿倒也是头一次。   吕晓凡的身体也是一天天的见好了,良子这五大三粗的,居然还懂一些医术,这也是让孙琪展很诧异的事情,不过还好,他喂着吕晓凡吃饭,一边吃饭,一边还给吕晓凡擦擦嘴,几分钟以后,外面有人敲门,听见敲门的时候,孙琪展顿了一下,这么多天了,良子这里从来没有人找过,只要敲门的,都是门徒他们那些人。   正当孙琪展琢磨着要不要躲起来的时候,听见了良子的声音“放心吧,没事。”听见这句话,孙琪展继续给吕晓凡喂饭了,吕晓凡现在也没有之前那么冲了,但是偶尔还是骂街,愤怒的时候,还会掐孙琪展,孙琪展倒也无所谓,其实孙琪展本性骨子里面还是善良的,这吕晓凡,毕竟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样的,而且,按照良子的说法。   这吕晓凡是有瘫痪,一辈子都要在床上的可能的,吕晓凡的精气神虽然不错,但是显然情绪显得很差劲儿,吃了一半儿之后,她突然止就动火儿了,一下就把孙琪展手上的碗给推到了地上“咔嚓!”的就是一声,接着她躺在了床上“死了算了!受不了了”   “死吧,我在这等着你死。”显然吕晓凡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她再怎么愤怒,而已改变不了什么现状,孙琪展叹了口气,从边上就开始收拾碗筷“你饿着吧,今天晚上就做了这么点粮食,你浪费了,那就不要吃了,有本事自己把自己饿死。”   吕晓凡听到这的时候,也是愤怒了“你滚啊,有多远滚多远,老娘也不用你来伺候!”   孙琪展冷笑了一声“好像谁愿意搭理你似得,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身上有一点女人的样儿吗,站着尿尿都能男人倒一群爷们,好赖不识。”孙琪展也是习惯了她的突然之间撒泼了,这几天也不是第一次了,他转身收拾了收拾,就出了房间,再客厅里面,他发现良子的门是关着的,这是良子来朋友了,孙琪展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来了。   他也没有不关心,简单的把碗筷洗了洗,坐在了边上,开始发呆,他又听见了里面砸墙的声音了,这也是吕晓凡再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满,他也是没辙,就在边上靠着,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良子的大门被推开了,一个男子从里面出来了,男子穿着一件冲锋衣,冲锋衣上面的帽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带着口罩,大晚上的,还带着一副墨镜,整个人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他出来的时候,还看了孙琪展一眼,随即自己离开了,良子跟在他的身后,看着这个男子离开了,他也跟着进来了,把大门一关。   良子现在是显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那个人离开之后,良子坐下来,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拿起来了一瓶子二锅头,自己就喝了起来,他的口下的挺大的。   许久之后,孙琪展从边上开口“怎么了,那个人是谁,你以前的朋友吗?”孙琪展问完,良子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他的表情有些挣扎啊,片刻之后,他笑了笑。   酷匠wm网1$首M发   “琪展,你想过你接下来要做什么吗?或者说,等她的伤势好了以后,你要做什么”   孙琪展摇了摇头“我已经想了很多天了,但是现在也有点迷茫,我不知道去哪儿,我原来的兄弟现在再哪儿,我都不知道,而且,外面应该还有很多人在找我,至于她,我俩的事情我也和你说过的,等着她差不多好了之后,我就得离开她,如果不离开她的话,她会抓我回去见她的主子的,我可不想再被囚禁了,我俩不是一伙儿的。”   “你现在这么照顾她,给她吃喝拉撒都管的,然后她好了,还要抓你,那这样的话,你干脆不让她好了,那不就完了吗,这个女人会如此的无情吗?”   “也不是无情,她是因为救我,所以才会这样的,所以现在我怎么照顾她都是应该的,孙琪展这一辈子,什么都能欠,就是不能欠人情,我照顾好了她,我俩也就两清了,所以我肯定不能不管她的。”孙琪展笑了起来,揉着自己的脑袋“怎么了?问这个。”   良子犹豫了一下,随即开口“我相信你也应该感觉到了,这地方也不属于我,其实我再这里是躲事的,我之前犯了一些事情,挺严重的,为了逃避制裁,躲到这里了,外面是有人再善后的,我已经躲了两年多了,现在外面风平浪静了,他们也把所有事情都善好了,然后我大哥让人过来叫我了,叫我继续出去帮他们。”良子说到这,看着孙琪展“现在凡凡的伤势,肯定是不能离开这里的,所以我拖了一段时间,等着凡凡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我就要回去帮大哥继续做事情了。”良子考虑的还是挺周全的“我之所以问你之后的计划是什么,其实就是这个原因,本来之前那会,我还琢磨呢,想着你可以选择留在这里,和她隐居,这些东西都在这里,这些日子你也习惯了吧,上面的地是我的,你可以去种,当然了,不过看起来按照你的说法,你应该有信心,她不会和你从这里隐居了,那你就要重新想一想自己的去处了,大哥待我恩重如山,现在他让我出去帮他,我是一定得去的,至于你,说句心里话。”说到这的时候,良子微微一笑,皮肤黝黑,脸上挂着一脸的真诚“我和你确实挺投缘的,我觉得咱哥俩差不多,我在想,实在不行的话,你先跟着我走吧,先跟着我干,以后要是有别的机会了,或者有别的出路了,你再自己走你的,当然了,决定权在你,但是我有什么说什么,我的路是黑的,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也是走夜路的人,如果你不愿意走的话,这里有一笔钱,你别和我客气,算是我借给你的,你现在什么都没有,再没有钱的话,那可真的就是很麻烦的事情了,而且你还得提早和那个女人分手拜拜,所以和我也就不要客气了。”良子憨厚的笑了起来,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   孙琪展听到这的时候,抬头看了眼对面的良子,整个人再次陷入了沉思……   马城监狱总医院,这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医院,这是一所面向全市政法系统,为监狱、看守所、劳教所中的罪犯、犯罪嫌疑人及劳教人员和其他违法人员提供医疗保障,是集医疗卫生、疾病预防、戒毒康复、健康体检为一体的综合性医院,这里设施齐全,医院目前共设置病床450张,有医护人员、管教等300余人,除了儿科、产科,普通医院设有的其他科室几乎都有,还有艾滋病、结核病、戒毒康复、精神病等特色专科。   现在,就在这医院的其中一处病房内,王赢躺在房间里面,已经昏迷过去了,浑身上下插满了仪器,还有管子,他现在依旧是处于昏迷当中,再门口,大嘴和主治医生,两个人还在交流,主治医生从边上皱着眉头“他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而且现在这个损害还在扩张中,他身体内毒素很多,我从医二十多年,还是头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而且我们化验了他血液的样本,这样的毒我们也从来没有见过,现在他昏迷的具体原因我们也找不到,这个人病人的病很奇怪啊,我需要开个会,把所有的人都召集一下,探讨一下他的这个病情!”主治医师从边上一脸的严肃。   “那他现在会不会是已经醒过来了,然后假装昏迷呢?这种事情他是做过的!这个犯人很狡猾的,大夫!”大嘴从边上也是连忙开口,海狗和海狮两个人就从边上跟着,自从上次王赢逃脱了之后,大嘴不管做什么事情,几乎已经不带着海象和海豹了,毕竟这两个人也不可靠,会帮着刘牧做事情,而且现在再医院里面,更不会带他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纯银耳坠说:   正常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