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治医师摇了摇头“不会的,他现在肯定是真的昏迷了,我们有专业的仪器,而且病人的身体情况很特殊,他很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也随时都有断气的可能,也可能会一会儿就醒过来了,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不好说,我们需开会讨论一下。”   “那好,麻烦您了。”大嘴从边上客气了两句,随即又站在了门口,把目光看向了房间里面的王赢,就在这个时候,周围又有脚步声音传来,大嘴转头的时候,居然看见了刘鸥,也不知道刘鸥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看见刘鸥的时候,大嘴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厌恶,同样的,刘鸥也是越来越厌恶大嘴了,两个人都不吭声而已。   刘鸥走到病房门口,然后看了眼房间里面的王赢,他直接就推开了病房的大门,进了房间,他根本都没有理会大嘴,大嘴也懒得搭理刘鸥,随即靠在了边上,他知道这种地方也不是他说不让刘鸥进来刘鸥就进不来的,但是他却发现,刘鸥身边连一个跟着的人都没有了,就刘鸥自己一个人了,刘鸥进了病房的时候,看着躺在病房里面的王赢,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就在四处找主治医师的时候,他发现,王赢睁开了眼睛。   刘鸥楞了一下,他看着王赢,王赢看着他,片刻之后,王赢笑了起来“刘队。”其实王赢对于刘鸥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刘鸥是他见过的,最公平公正耿直的警察,也是最有责任心的警察,看见王赢睁开眼睛了,刘鸥放松了不少“你小子是真没回头路了。”   刘鸥叹了口气“做我的污点证人吧,帮我把这个案子查下去,我保证你不会有事情。”   王赢笑了笑,随即他点了点头,他的声音依旧是有些虚弱“我是没有力气去报仇,也没有命去报仇了,剩下的,就教给你吧,只要你不怕死,你就查下去吧。”   王赢有些疲惫,他几乎又要睡着了,但是他明显的很不甘心,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刘鸥一看这个情况,赶忙从边上拿起来了一个棉签儿,沾了沾水,再王赢的嘴唇上面抹了抹,王赢这个时候看着刘鸥,微微一笑“你先帮我拨通一个电话,告诉我的妻子,不要再等我了,我对不起他们,号码我告诉你。”刘鸥听见王赢这句话的时候,犹豫了一下,随即他缓缓的开口“我知道你这个电话肯定还有别的用意,但是我答应你。”   刘鸥从边上拿起来电话,就按照王赢说的,拨通了一个电话,他按照王赢的要求,按了免提,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一个女声传出“喂,您好。”   “程程。”王赢难得的笑了出来“好好的照顾自己,对不起,我王赢欠你的,欠你们家的,下辈子再还给你。”王赢这句话说完之后,对面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即缓缓的开口“我早就当你不存在了,这个电话我等了好久了,你终于还是打过来了。”说到这的时候,程程突然之间就哭了起来,到底还是没有控制住,放声大哭了起来,人在这个时候都是脆弱的,程程这么一哭,王赢的眼圈也红了,边上的刘鸥有些诧异,和他预想的也不一样,王赢冲着刘鸥点了点头“谢谢,刘队!”说完,刘鸥自己就把电话给挂断了,王赢没有把电话打给巴莎,他害怕电话打给巴莎之后,巴蛇在疯狂的过来洗劫这个医院,这种事情,巴蛇是真的做得出来的,更何况,对于王赢来说,他自己心里面清楚,自己真正爱的那个女人,真正亏欠最多的那个女人,是程程。   挂断电话之后,王赢的眼眶里面依旧是噙着泪水,刘鸥靠在边上“你好好休息一会儿把,等着你有点力气了,我再来问你,你再告诉我。”   “我现在和你说吧,我要是现在不说的话,我再睡着了,或许就醒不来了。”王赢现在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甚至于,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我的事情,要是真的说起来的话,应该从当初盛会,还是曈昽当家作主的事情说起,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也是一点一点的卷进来这个圈子的,包括现在,也是一样的。”   刘鸥这个时候从边上已经拿出来了录音机,准备要把王赢说过的所有话都录下来,其实王赢现在也没有什么想法,一来把自己能保护的人都保护了,二来,能多给降龙伏虎一下子,就多给他们一下子,都告诉刘鸥的话,按照刘鸥这个人的性格,刘鸥也是一定会查到底的,王赢这个时候,也想不了太多了,就在他还要说话的时候,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大嘴,还有海狗,两个人从外面进来了,进来之后,目光就看向了王赢,王赢本来挺平和的,再看见大嘴和海狗之后,整个人脸上你的表情就变了。   “滚,让他们滚!滚!”王赢突然之间就吼了起来,他这一吼,刘鸥随即也转头了,他盯着大嘴,还有海狗“麻烦你们还是退让一下,我的证人现在情绪很不稳定。”   “你的证人?你说话真有意思,你凭什么让我们退啊,你算哪根葱?”大嘴冷笑了一声,丝毫不买刘鸥的面子,刘鸥这一下也是火了“算不算不是你说的算的。”   就在刘鸥还要说话的时候,大嘴微微一笑“刘队长,我刚刚核查过了,如果我猜测的不错,您现在是处于休假状态吧,如果是休假状态的话,您现在不去好好的度假,还跑到这里查什么案子啊,至于这么玩命吗,休息休息吧。”大嘴也是话里有话。   “滚!”王赢从边上又是一声大吼,他是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盯着那边的大嘴,整个人都是一副要杀人一样的表情“你给我滚!滚!”王赢还在不停的重复着这几个字,整个人的情绪十分的激动,大嘴看着王赢,也不管那么多,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现在我是主要查你这个案子的负责人,还是你之前想要袭击未得逞的那个警察!”显然,大嘴现在还是觉得,王赢拿着注射器,是要扎向他的,并不是要自杀的,也幸亏是海狗提醒的及时,否则的话还真的麻烦了,所以对于王赢,他这个时候了,也是充满了意见的,更是有些愤怒“所以你让我滚得话,抱歉,不能顺你心意了,你要是老实的话,最好现在就把什么都交代了,交代完了以后呢,让你的那些同伙都来自首,接受组织的处理,否则的话,省的一个一个活都活不了了!!”   大嘴说话就像是在故意刺激王赢一样,那趾高气扬的样子,王赢瞪着大嘴,那愤怒的表情,紧跟着,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整个人再次的晕厥了过去,看着大嘴晕厥过去了,刘鸥从边上当即就急眼了,转身一拳照着大嘴的脸上就招呼了上去。   但是刘鸥哪儿是大嘴的对手,被大嘴一个反擒拿手,脚下一使绊儿,直接就给按到再了地上,跟着大嘴从边上也叫骂了起来“刘鸥,我警告你,你别他妈的得寸进尺。”   “你他妈的已经不是人了!”刘鸥从边上愤怒的大吼了一声,大嘴根本不理会刘鸥,用力一甩,一下就把刘鸥给甩到了房间外面,随即他伸手一指“从现在开始,你不允许进出这个病房,你无权干涉此案,你现在已经处于休假期了,管好你自己就是了。”说完之后,大嘴冲着海狮示意了一下,海狮点了点头,堵在了病房门口,刘鸥几次想往里面冲,但是根本没有办法,他冲不进来,后面干脆把医院的大夫还有管教什么的人都给引来了,整个房间门口也是乱糟糟的,大夫也冲进来了,连忙检查王赢的身体。   大嘴就在边上站着,看着昏迷过去的王赢,他面无表情,嘴角却挂着自信的笑容。   夜幕缓缓的降临了,监狱医院门口的大门打开,一辆帕萨特轿车从里面缓缓的行驶出来了,帕萨特轿车上面坐着两个人,是海狮和海狗,两个人放着音乐,正在驾驶着车子,缓缓的前行,很快,天上下起来了蒙蒙细雨,两个人开着开着车,车内的胎压监测开始报警了,两个人有些无奈,刚好不远处,还有一处修车的地方,两个人顺势就把车子开了进去,海狗从车上面就下来了“老板,补胎!右后方的轮胎被扎了!”   海狮从车上面也下来了“卫生间在哪儿呢。”一个穿着工作制服的男子就出来了,手上拿着千斤顶,伸手指了指里面“再后面的院子里面呢。”说完之后,男子走到了车子的边上,从边上就把千斤顶给支上了,海狗站在边上,抬头看了眼自己的脑袋顶上,蒙蒙细雨,显得周围有些格外的安静,这附近来往的车流量确实也是不大。   海狗顺势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然后递给了这个师傅一支“来,师傅,抽支烟。”   “谢谢。”这个修车师傅接过烟,从边上自己顺手就把烟给点着了,他抽了几口,从边上就忙乎了起来,海狗站在边上,看着修车师傅把他的车子架起来,从边上随即开口“那个什么,咱们这边修车,都是什么价格啊,这大晚上的。”   %酷匠网首d发   “我们这里修车不要钱。”说完之后,修车师傅微微一笑,看了眼海狗,海狗听见这个修车师傅这么一说,还是一位修车师傅开玩笑呢“不要钱?做生意的不要钱?”   “是的,不要钱,要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纯银耳坠说:   正常一更,距离下一发,1W的恶魔果实加更,还有300个果实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