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这个时候从边上站了起来,手上还拿着一把拆轱辘上面螺丝用的那种大个的扳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男子这个时候语调已经不一样了,海狗从边上眯着眼,盯着面前的这个健壮的修车工人,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   “欠命的,就得还命。”这个男子重复了一句,接着,他二话不说,转身就奔着海狗扑了上去,上去一扳手照着海狗的脑袋上面就招呼上去了,海狗一个侧身,躲过了这一下,和这个男子两个人直接就打斗再了一起,这你来我往的,打斗十分的激烈,百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负,男子出手出拳,势大力沉,招招致命,海狗东躲西闪,以柔克刚,两个人也是打的难解难分,正在两个人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从侧面,突然之间一个瘦小的身影,一闪而过,这大晚上的,速度快点几乎都看不见人影,而且这个身影出现的时候的时机选择,一看就是经过精挑细选的,身影出现的那一刻,正是两个人正僵持不下的那一刻,身影的出现,直接就让海狗费心了,他看见一道寒光照着自己的脖颈就过来了,他下意识的一低头,躲开了这一下,但是躲开了这边这一道寒光之后,躲不开对面的壮汉的拳头了,对面的壮汉一拳就生生的砸到了海狗的太阳穴的位置,直接就把海狗一下就给砸倒到了地上,海狗倒地之后,整个人天旋地转的,彻底的也是蒙了,海狗这边一蒙,边上的壮汉已经到了他的边上,这个壮汉上去第一拳就抡倒了海狗的小腿的位置处,就听见“咔嚓!”的就是一声,海狗撕心裂肺的叫吼声音,随即这个壮汉一拧海狗的手腕,用力一拧,连续两下,海狗的两只手明显的就已经错位了,他撕心裂肺的吼叫声音传出,跟着这个壮汉从边上就拎起来刚刚的扳手,照着海狗的另一条小腿上面,一家伙就招呼下去了,这一下招呼的结结实实的。   海狗疼的几乎要晕厥过去了,夏雨就在边上站着,从头到脚,她只动了一下,就是刚刚想要海狗性命的那一下,说实话,海狗的反应速度真快,这要是别人的话,估计八成也就是没命了,但是现在,也没有什么区别,看着海狗痛苦的表情,夏雨从边上显得十分的淡定,另外一边的壮汉肖文可,一只手就抓住了海狗的腿,拽着海狗的腿就往修车的房间里面走,他顺势推开了,里面的一间卧室大门,曾晋恺穿着一袭白衣,带着一顶白帽,房间里面已经被布置成了一个灵堂,狼三的灵位就在那里,曾晋恺正在上香,看着已经被拖拽进了的海狗,曾晋恺一边上香,一边鞠躬。   片刻之后,曾晋恺面无表情,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把匕首,看着地上的海狗,就过去了。   再这个修车铺的后院,海狮刚刚进入后院的时候,就发现了后院有一个屋子,而且再屋子里面,总是传来一些动静和异响,海狮下意识的往前走了几步,走到门口位置的时候,他看见门口被一把锁头给挂住了,但是却没有挂死,海狮顺手就把锁头打开了,打开锁头,大门一拉开的时候,他长出了一口气,他看见了里面有五六个人,男女都有,都被捆绑在一起,堵着嘴,就在里面,海狮眯着眼,看着这些人,当即就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了,就在他拿出来手机的手,外面突然之间传来了海狗撕心裂肺的叫吼声音,随着海狗的声音,海狮这一下更着急了,他转身就往出跑,厕所也不去了。   刚到了入口位置处的时候,三个男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三个人,死死的挡住了海狮的去路,而且,这三个人中间的那个男子,还坐在轮椅上面,抱着狼三的遗像,海狮看见这几个鬼魂的时候,心里面一惊,转头的时候,他的身后,又出现了三个鬼魂,前后一共六个人,现在,六个人除了中间抱着遗像的那个鬼魂以外,剩下的五个鬼魂,手上都攥着匕首,匕首再月光的照射下,闪着寒光,片刻之后,中间抱着狼三遗像的那个鬼魂从边上开口“杀!”随即周围五个鬼魂,瞪大了眼睛,眼内也是布满了血丝。   五个人疯了一样的就冲着海狮冲了过去,与海狮格斗再了一起,夜幕就算是再克鬼岛,一个夜幕的人也不可能把吃掉鬼岛的五个鬼魂的,就看见再夜幕中,寒光一道一道,海狮再五个人的包夹下,几乎没有任何还手的力气……   几分钟以后,海狮也被拉进了中间的那个搭建好的简易灵堂,海狮被拖进来的时候,他已经满身的鲜血了,曾晋恺手上拿着刀,就像是一个侩子手一样,看见海狮也被拖进来了,曾晋恺微微一笑,从边上拿起来了匕首,又走向了海狮……   一个多小时以后,曾晋恺一行人从修车铺里面出来了,曾晋恺目光平静,看着不远处的医院,他思索了一下,伸手示意了一下,然后带着周围的人,很快就消失再了夜色之中,周围的那辆帕萨特轿车依旧是停在那里,但是这个时候,却显得格外的诡异,就在曾晋恺他们前脚刚走了十几分钟以后,后面的大嘴的车子就行驶过来了……   次日清晨,就在这所医院监狱门口,前前后后行驶出来了五个车队,这个五个车队,都是一模一样的配置打扮,然后,出来之后,奔着五个方向就行驶离开了。   就在不远处一颗不起眼的大树上面,曾晋恺靠在那里,手上拿着夜视仪,看着那边离开的五队人马,片刻之后,他叹了口气,比他预想的要复杂的多,如果是一队人转移王赢的话,他们还可以动手劫一下,现在是五队人,他也是实在没办法了。   就在他这边还在思索的时候,耳机里面夏雨的声音传出“赶紧撤吧,貌似被发现了。”   曾晋恺点了点头,把夜视仪收起来,很快,就从树上面跳了下去,自己消失再了漆黑的夜色之中,次日中午的时候,再阳城,一个同样规模,甚至于条件更好,戒备更森严的监狱医院内部,王赢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这个时候已经被转移走了。   他刚睁开眼睛之后,看着周围白花花的一片,其实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转移走了一次了,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大嘴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进来之后,看见醒过来的王赢,过来一把就抓住了王赢的脖颈,他抓住了王赢的脖颈,一下就把王赢给耗了起来“我问你,曾晋恺再哪儿躲着呢?”   看着大嘴如此的愤怒,也没有看见海狗海狮之后,王赢是什么人,一下也就明白过来了,他一脸解气的表情“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的笑了起来,王赢这一笑,更是激怒了大嘴,大嘴抬拳一拳照着王赢的脸上就抡了上来“咣!”的就是一声“你他妈的有本事冲着我来,冲着我来,狗日的!”大嘴这又是真的急眼了。   这一下打的王赢不轻,倒在病床上面的王赢,也是天旋地转的,就在他还要继续动手的时候,边上的一声叫吼,刘鸥从边上也冲进来了,他冲到了大嘴的边上,一把就抓住了大嘴的手腕“你他妈的疯了!你会打死他的!”刘鸥一声大吼。   大嘴也是急眼了“老子今天就是要打死他,关你狗屁事,滚蛋!”大嘴再一次的叫吼了起来,然后奔着刘鸥又过来了,看着大嘴这个样子,刘鸥知道自己是打不过他的,他也聪明,从边上抄起来了一把椅子,照着房间的窗户上面,一下就甩了过去“咔嚓!”的就是一声,玻璃碎裂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一下的玻璃碎裂,周围不少人都被引过来了,他们围在了大嘴和刘鸥的两侧,包括医院的负责人也来了。   刘鸥从边上伸手开口“他殴打犯人,我亲眼所见。”说完之后,刘鸥伸手指了指病床上躺着的还在发笑的王赢,大嘴更是愤怒了“老子杀了你!”他叫吼着又要往前冲。   酷SZ匠》=网正版首发{   只不过这一下,全都被人给拉住了,周围十分的混乱,刘鸥从边上随即开口“我现在可以肯定,史子明有严重的暴力个人倾向,我要投诉他,他不适合办这个案子了!”   周围忙忙碌碌的,王赢依旧在那里傻笑,刘鸥也是聪明,看着人把史子明拉拽走了,赶忙和边上的人,把王赢换了一个病房,从边上还添油加醋的说了好多事情,忙乎了好一会,这才把史子明赶走,片刻之后,病房里面就剩下了王赢和刘鸥,刘鸥从边上开始打电话,也开始再投诉史子明暴力执法,看得出来,他是想要把史子明从这个位置弄下去,不让史子明在查王赢的案子,而且,他也是为了王赢好,现在史子明的这个状态,如果让他查王赢的案子的话,对于王赢来说,是很不好的事情。现在史子明的个人情绪实在是太严重了,王赢从头到脚就看着刘鸥。   不过看来,刘鸥的实际想法与现实还是有些差距的,他的心情也不太好,进了房间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两手一摊,盯着王赢“和我接着说吧,都告诉我。”   刘鸥一边说,一边又把自己的录音笔拿了出来,王赢盯着刘鸥,随即微微一笑“刘队,你是个好人,知道的越多,对于你来说,越不是好事,你看见我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纯银耳坠说:   恶魔果实10000的加更,谢谢投恶魔果实的追逐期望,y58cac0510a346,叫我王博甫,帅帅哒李垚,小飞歌,等人,谢谢你们的恶魔果实哈,这一发送给你们,距离下一发,恶魔果实11000的更新,还有几百个果实哦.另外,y58cac0510a346.你再打赏十几块就可以进六扇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