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仁凡的攻击,实在太霸道。   而且连续两次,如此恐怖的攻击,他们更加没想到。   甚至于,他们惊骇的发现,赵仁凡第二拳,比原先更强!   这简直超脱常理!   唯一的解释就是,刚刚赵仁凡都没用尽全力!   想到这,黑袍只觉得气血攻心,竟是被吓得一口鲜血吐出,面色变得惨白。   砰砰砰!   他们撑起了真气罩,抵挡赵仁凡轰然而来的金色拳头,但是,依然被强悍的力道,直接一拳砸飞。   差距!   这就是差距。   他们已经倾尽全力了,却依然抵不住对方的一拳,这种差距,让他们心中升起了绝望。虽然真气罩挡下了大部分的力量,使得他们没有收到太大伤害,但是这种被压制的感觉,让他们看不到头。   他们看不到反击的机会!   但是,他们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认输。   他们自然不知道,事实上,赵仁凡连续施展如此强悍的攻击,也是消耗巨大。他此刻,近乎是在拼着命在战斗。   他虽然明显的占据上风,但是他很清楚,想要拿下他们五个,不费一番功夫根本不可能做到!对方好歹也是超脱境,没有那么简单。虽然被他压制,但是还是有足够的抵抗能力的。   黑袍面色难看,心中却是在思虑。   既然正面无法对抗,那只能用其他办法了。   他飞快的从地上起身,然后跟赵仁凡拉开距离。   赵仁凡此刻自然不可能放过他们,他拳风凛冽,朝着其他几人疯狂追击而去。   忽然,黑袍眼中冒出精芒。   “早该如此了!”   他狰狞一笑,竟是一瞬间消失在原地。他的目标,赫然是洞中的步修远等人。   他们此刻早已经是奄奄一息,根本毫无反抗之力,黑袍要抓住他们,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只见他一个闪身,就进入了洞中。   “找死!”赵仁凡面色一变,一掌朝着那山洞轰去!   轰隆隆!   狂暴无比的气息,朝着黑袍席卷而去。   黑袍冷笑一声,身影消失得很快,一瞬间就出现在了石碑旁边。   只见石碑发出淡淡光芒,竟然将赵仁凡的攻击,都吸收了大半!   “竟然这么强!”黑袍一巴掌将残余的那点力量拍飞,惊骇不已。要知道,他们的攻击,在这石碑面前,毫无反抗的余地。   但是赵仁凡的攻击,竟然还能保留一部分。   虽然只是一部分,但是可想而知,赵仁凡的攻击,是多么恐怖。连石碑都无法完全吸收了!   而且,石碑吸收赵仁凡的攻击之后,竟然颤抖了一下!   赵仁凡速度也是极快,在黑袍动身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追了上去!   “再过来,他们只有死!”   黑袍捏住步修远的脖子,冷声喝道。   赵仁凡的身影,戛然而止!   “你……找死!”赵仁凡面色阴沉,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种情况。   “嘿嘿,现在知道怕了?”黑袍冷笑道,“自废修为,否则的话,我就杀了他们!”   “你敢?”赵仁凡冷哼,“他们要是死了,你也死定了!你们的命,换他们的命,他们不亏!”   赵仁凡口中虽然这样说,但是心中却是有股怒火在上窜。   “我有何不敢?”黑袍面色冰冷,心中却同样担忧。他生怕赵仁凡不顾步修远等人的死活,直接对他们动手,那就麻烦了。   在他眼里,步修远他们只不过是蝼蚁,怎么能跟他相提并论?   而这时,步修远却是提起一口气,大声道:“赵仁凡,不用管我们,必须要杀了他们,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他深知道这五个人的厉害,如果现在无法将他们消灭,那么恐怕这整个世界的人都要遭殃。他们可是要将这里的修士作为献祭,献给那背后的远古生灵的人!   赵仁凡自然知道这一点,他看了步修远一眼,然后咬了咬牙!   “你别乱来!”   此刻,黑袍面色一凛,他看到赵仁凡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杀意,竟是像要动手的样子!   而此刻,使徒他们四个,也出现在了洞中,冷眼看着赵仁凡,然后冷笑着,一步步朝着步修远他们走了过去。   赵仁凡竟然无计可施!   忽然,赵仁凡一步踏出!   黑袍顿时如临大敌,手指猛然发力,直接将步修远的脖子划破,鲜血流出!   “呃!”   步修远闷哼一声,表情痛苦。   很显然,只要黑袍再稍微用力一点,步修远整个脖子都有可能会被他拧断。   赵仁凡面色一沉,不得不停了下来。   黑袍顿时冷笑起来:“怎么?有本事你再往前一步!”   赵仁凡的目光,此刻完全落在了步修远身上,他此刻,被黑袍一指戳伤,脖子上的伤口,流出汩汩鲜血,令人震骇。   鲜血顺着他的脖子,一路往下流,染红了他的衣服,落在地上!   步修远眼睛通红,此刻被掐住脖子,更是无法发出话语,他看了赵仁凡一眼,知道赵仁凡不敢动手,他的眼中露出焦急。   他愤然挥舞手臂,朝着黑袍打去。   但是被黑袍一拳砸去,咔嚓声响,手臂直接被砸成一个诡异无比的弧度,整条手臂都断了一般。   “呃……”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v说:N   步修远表情更加痛苦了,他的额头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滴落。   手臂更是耷拉一旁,伤口鲜血不要命般流淌而出。   一路流,流到地上,朝着石碑流了过去!   “赵仁凡,快动手!别管我们!”谢阳沉声道。   “闭嘴!”使徒朝着谢阳一脚踹去,谢阳整个人倒飞,装在石壁上,大口咳血,胸膛肋骨断了大半!   赵仁凡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他的面色阴沉得可怕。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黑袍等人都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赵仁凡现在是强,但是还没能做到让黑袍几人都无法反抗的地步。   步修远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他似乎已经到了所能承受的边缘了。   鲜血染红了地面,缓缓的流到石碑处,然后顺着石碑的裂缝,消失不见!   “小子,你不是很厉害吗?来啊!”黑袍此刻可以确认,赵仁凡不会轻易动手的。他顿时来了底气,面色阴冷,狰狞得瘆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石碑忽然闪出光芒!   众人的目光纷纷被它吸引。   光芒诡异莫测,有种神秘的气息,在石碑上发出,很淡,但是很霸道。   紧接着,一股诡异的气息,悄然顺着地上的鲜血,一瞬间蔓延到步修远的身上。   轰!   一股夺目的光彩,突然间从步修远身上发出。   与此同时,石碑上那股气息,瞬间将步修远笼罩,仿佛与之沦为一体!   黑袍面色大骇,他震惊的发现,自己竟然被步修远身上这一股突然出现的气息,直接震飞,直挺挺的撞在石壁上。   噗!   他直接被这道气息,震成重伤!   众人呆滞,使徒几人更是面色惊骇,眼中露出恐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