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还没有降临,张益却傻傻的望着天空,如果按照以往行事风格,他现在应该在修炼才对,但今天的他始终进入不了状态,因为今天晚上就是传说中的狩猎之夜。   早在三天前,他就被师兄卢锡安送到了这里,卢锡安在这里设置了多重结界,最后反反复复检查数次,方才离去,临行前,还告诉张益自己一定会回来,并让张益相信自己。   但这种事岂能让张益心里好受,他如同襁褓中的婴儿,除了眼睁睁的看着别人离去又能干什么呢?   只能说现在他还是太弱了,假若他顾着一时意气离开结界,他毫不怀疑自己会影响到卢锡安,那种阶别的战斗他完全涉及不了。   光那战斗的余波都有可能将他摧毁,到时候卢锡安又要照顾他,又要迎战五人,最终的结果不言而喻,龟缩在这结界中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张益惆怅的吸了口气,问“卡兹克,你觉得我师兄会回来了”。   卡兹克哼了一声,回应道“你先顾着你自己吧,没准你那师兄比你还安全,能在这岛上活十年,没点手段是不可能的”。   “倒是你,你以为这结界就安全了吗?那安魂曲可是一种无视魔力的魔法,哪怕你身处结界中,你仍会受到影响,好好想想自己等会儿该怎么做吧”。   夜终于来了,当月光照在整个小岛,岛中央的一座尖塔发出了璀璨的光芒,五道诡异的绿光从塔尖迸出落在了地上。   逐渐幻化成五道不同的声影,在这夜里,他们的身体散发着荧光,如同幽灵一般,他们五人现身后,全都跪伏在地,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片刻之后,一个邪恶而又贪婪的声音从塔内传来,“杀掉卢锡安,把他的灵魂给我带回来,这次过后,你们将获得自由”。   “是,主人”,五人语气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欣喜,就好像即将从牢笼中得到解放一样,伴着几阵破风声,五人的身影早已消失。   又过了一会儿,塔外的大地开始皲裂,一颗大树从里面破土而出,准确的说,是一个树人,他有着一张看似人的面孔,但出现在此处的他,却浑身颤抖。   “将那个小子带过来,你将成为我的仆人,永世不受安魂曲的影响”。   那树人如蒙大赦,脸上欣喜的表情比之前的五人更甚,他迫不及待的钻进了土里。   “加入死亡的大合唱吧”,紧接着,一段忧伤旋律以塔为中心,逐渐向周围散开。   与此同时,张益的师兄卢锡安正平稳的端坐在一处空地上,他所在的位置里张益不远也不近。   每一年的这一天夜里,他都会以死相拼,只要找到一个机会,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引爆自己,拉五人下水。   ?y酷J匠$网x@永N久M免费{看65小gz说   但今年不同,有着这样一位身份如此明显的师弟来到了这座岛,作为他岛上唯一的依靠,他决不能倒下。   他已做好了打算,只要这次抵御不了安魂曲,便全力招架五人,不管如何也要撑到第二天早上。   人虽未至,但那安魂曲的旋律已经来了,身处这等旋律的他感到了一丝乏力,一些负面情绪不断影响着他的思维“看来又失败了”。   安魂曲有两大作用,一个是源源不断的压制魔力,另外一个则是给人幻觉,让脑海里不断的出现自己曾经经历过的某些痛苦而又绝望的事。   第二点,经历了数十年的卢锡安早就有了克制的办法,但第一点,到了今天,他仍旧无法消除。   卢锡安摇摇头,毫无疑问,今天晚上必是一场血战,当他缓缓站起身,那五个人不着痕迹的将他围了起来,卢锡安怒目环视五人,哪五人?   一人身材枯槁,看起来就像田间的稻草人一样,他不断的舔舐着手上的铁钩,不怀好意的盯着卢锡安,一人半人半马手持一柄长长的半月弯刀,他的表情没有一丝动容,一人手持一柄铁铲,他的目光同样不怀好意。   而在这五人中,还有着一名女性角色,她手持一根长矛,表情冰冷无比,最后那个人,也就是直面卢锡安的人,他的身上挂着长长的锁链,他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卢锡安,腰际上的灯笼闪闪发亮。   环视五人过后,卢锡安将视角锁定在了面前的这个人身上,五人中,他与这个人积怨最深,因为就是他带走了萨娜。   “卢锡安,你可知道今夜就是你的葬身之时”,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毫无畏惧卢锡安的仇视的目光,戏谑的说着,说完,他挥动起了手上的锁链。   “哦,是吗?”,卢锡安轻蔑的一笑,宛如一头即将爆发的猛虎。   而这时,另外一个人开口了“你莫不是以为你真能抗衡我们五人,要不是之前主人一直让我们抓活的,你岂能活到今日”。   “那我岂不是还要感谢你们五个”。   “那倒不必了,你或许很快就能见到你的女友了”。   这段话瞬间激怒了卢锡安,雄浑的魔力顷刻间爆发出来,将方圆数里破坏的干干净净,五人立马升空。   卢锡安双手一握,两柄银色的光枪,顿时落在手上,随着他源源不断的调动魔力,那旋律带给他的压制感也越来越重。   当五人的身影落下,爆炸声开始接二连三的在这片空间中回荡。   这一夜已经开始,处在卢锡安结界中的张益同样听到了那诡异的安魂曲,一件又一件痛苦的事情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那种负面情绪让他头一次有了一种想要自杀的冲动。   这跟他从前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之前,他就经历了很多痛苦的事情,所以,安魂曲对张益这种人真的是奇效无比。   出在张益精神之海的卡兹克同样受到了影响,但卡兹克明显是有经验的,自己抵御的同时,还教张益如何去抵御。   据狩猎之夜才开始不久,但三人都是如此渴望第二天的太阳。   而在张益不知不觉中,却有一个人在没有触发结界的情况下来到了他的身边,“小子,快跑”。   张益被卡兹克突入其来的叫声惊住了,他一回头,一只漆黑的大手已经朝他抓来,他本能的去调动魔力,魔力立马就压制回了魔晶中。   那漆黑的大手随即抓住了他,顿时,他感觉浑身麻痹,昏了过去。   抓住张益的,正是那个树人,同时,他也是之前用结界困住张益的那个人,那树人朝着张益的身体猛的吸了口气。   迫不及待的说“好美味的小子,可惜,终究不是我的菜,我再也不用忍受安魂曲了”,伴着一阵狞笑,那树人遁入地中,离开了卢锡安设下的结界。   不知过了多久,遥远的东方呈现出了一抹白色,此刻的卢锡安气喘连连,血液已经将长袍染红。   倚靠在一块石头上的他,嘴里喷出好几口鲜血,接着,他用嘲讽的语气看着眼前的五人说“看起来,我的命,你们带不走了”。   那五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任务他们已经执行了十年,在卢锡安出现之前,他们从没失手过,但这一失手就是十年。   哪怕已经得到了主人下的死命令,他们仍然还是失败了,一想到失败回去后将面临的惩罚,他们怎能不寒而栗。   “卢锡安,下一次,我等必让你形神俱灭”,五人说完,飞速离去,卢锡安冷哼一声回应道“但愿你们办得到”,紧接着,他失去了意识,倒在血泊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