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知南震惊无言,她终于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测,为何父皇先前要说“鱼饵”二字,原来他真的要以自身为饵,钓起魏王和道门掌教这两条大鱼。   尤其是道门掌教真人秋叶,这位与皇帝陛下并称为当世二圣的天下第一人。   巍巍千年道门,三万门徒,三千弟子,三百真人,三十位大真人,掌教真人屹立于当世巅峰。   浩浩百年皇室,千万子民,百万大军,十万官宦,百余红袍公卿,皇帝陛下坐拥这锦绣江山。   真人们行走江湖,传述道祖至理。公卿们高踞庙堂,牧守天下众生。暗卫府潜于世内,为皇帝侦缉天下。镇魔殿隐于世外,为掌教镇压邪魔。   皇帝说:“让道祖的归道祖,让萧煜的归萧煜的。让世外的归世外,让世内的归世内。”   掌教说:“世内世外,俱为一体,掌教皇帝,不宜异同。普天之下,皆知道祖至圣之理,不宜强分内外,使道理有所异同也。”   在这个庞大的东方帝国,皇帝陛下和掌教真人的矛盾早已浮上水面,这不是什么秘密,归根结底,天无双日,国无二主,这个天下究竟应该听谁的。   是道门?还是朝廷?天下只需“一圣”,不需要“二圣”。   只是有一点萧知南没能想通,掌教真人即将飞升离世,他想要在离开之前除去皇帝陛下,这一点说得通,可为什么父皇也要选在此时出手,非要在这个时候与一个将“死”之人较劲?毕竟对于人世间而言,无论是飞升天上,还是魂赴黄泉,都是死了。   萧玄看出她心中所想,说道:“朕已经立下太子,就算朕死在此地,太子也可立即继位,不会生出太大乱子,而秋叶却迟迟没有立下首徒,若是他死在了此地,道门就会立时大乱,到那时候,道门无暇顾及魏国,朝廷就能静下心来一一解决这些顽疾,先是魏国,然后是西北,再是东北,最后是道门,将这些都做完之后,天下得太平。”   当初张无病对魏无忌说过,想要大胜必要行险,换而言之,皇帝陛下之所以要亲自来到江南,本就是行险一搏。   只是萧知南还是觉得此举太过冒险,就算朝廷中高手无数,父皇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后手,可父皇毕竟不是那位证得不朽金身的皇祖父,而且秋叶也并非是孤身一人,他还是立于三十位大真人之上的道门掌教,以秋叶本身的修为和道门的雄厚底蕴,又怎么杀得掉?   她如今也有地仙十二楼的境界修为,所以知道地仙十八楼之上与地仙十八楼之间仅仅两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除非像当年的上官仙尘那般引动了九天雷劫,然后再由天子剑出手,可是秋叶不同于因为杀戮无数而杀孽缠身的上官仙尘,他出身于道门五派之首的积善派,当年老掌教紫尘同样是出身于积善派,证道飞升时非但没有天雷落下,反而是祥云异彩恭贺,就算秋叶能引下雷劫,最多不过一两重而已,根本无济于事。   再者说,秋叶手中还有玲珑塔这件号称防御第一的道门重器,虽说杀伐比不上诛仙,但在护主方面却是更胜一筹。   酷n匠LO网唯-一正n版F,)'其“他‘都是盗Ev版0   应该如何杀掉秋叶?   萧知南实在想不通,于是将自己心中的疑问付诸于口。   萧玄微笑道:“一个全盛时的秋叶,当然很难杀死,可是一个重伤的秋叶呢?”   萧知南神情复杂,低声问道:“秋叶重伤?”   萧玄笑道:“秋叶小觑了公孙仲谋,也小觑了先帝。碧游岛莲花峰一战,秋叶必胜无疑,区别在于秋叶要付出多少代价,正是因为他小觑了公孙仲谋,以至于自己道行受损,不得不闭关弥补道行。按照正常道理而言,他应该闭关至飞升为止,只是因为圜丘坛之事,他不得不提前出关,这是他的旧伤。”   “然后他又小觑了先帝,在明陵一战中,秋叶花费极大的力气妄图帮助青尘证道飞升,结果却是为先帝做了嫁衣,不但使道门的都天印暂时无法动用,而且还让执掌都天印的秋叶再添新伤,旧伤加新伤,伤上加伤,如今的秋叶,你说杀得杀不得?”   萧知南眉头一颤,认真思量后说道:“少了都天印,又有旧伤在身,这样的道门掌教的确不再是毫无破绽,只是他具体伤到什么程度,是境界已经摇摇欲坠,还是仅仅有碍于飞升,这两者之间的差距非常之大,若是秋叶伤势严重到近乎坠境,那么我们的确可以借此时机除掉这位掌教真人。只是这位掌教真人明知道自己有伤在身,为何还要如此行事?”   萧玄轻声感慨道:“秋叶太过自负。”   萧知南生了一副玲珑心肝,一下子咀嚼出味道,小心翼翼问道:“父皇的意思是秋叶同样是以自身为饵,要引诱父皇离开帝都?”   萧玄一手扶在栏杆上,另外一手轻轻拍打栏杆,笑道:“我们两人都是鱼饵,也都是水中鱼儿,各自咬住了对方的鱼饵,现在就看谁的力气更大一些,能把对方拖上岸来。”   萧知南仍旧是难掩忧色,说道:“可是还有一个魏王在旁边虎视眈眈。”   皇帝陛下平静说道:“魏王能如何?君岛位于八百里洞庭之上,除非魏王的水军能沿着大江逆流而上,否则根本无法到此,而且后军和天机阁在此多年经营,就算是魏王的水军能来到此地,朕也有把握让他们有来无回。”   父女两人之间陷入沉默,一同望向栏外崖下的茫茫洞庭。   本已经陷入颓势的雨势不知何时又转大起来,大雨落洞庭,使得湖面上彻底变为一片白雾茫茫,就连停靠在崖下的战船也变得隐约难见起来。   就在此时,在雨雾中有一抹深沉黑色不疾不徐地掠过,然后破开重重雾锁,出现在皇帝陛下和公主殿下的视野中。   这是一艘雕饰白龙的巨大楼船,比之精锐水师的大型楼船还要大上一倍有余,楼船高有五层,雕梁画栋,皆是道门典故,有天师飞升,有天女下凡,有飞剑伏魔,有道法降妖,在其周围还有数不清的游鱼结队随行,饶是萧知南见多识广,也是第一次见这种祥瑞画面。   一名年轻道人玉树临风地立在船头,背后负剑,有飘渺出尘的仙人丰姿。道门服饰以紫黑两色为尊,紫色道袍唯有掌教真人和首徒才能穿着,眼前年轻道人就是穿着一身象征大真人身份的黑色广袖道袍,头戴芙蓉冠,此时独立于船头,更显飘飘乎恍若仙人。   父女二人不谋而合地眯起那双极为相似的眼眸。   正主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