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一落,二人都紧绷起来。   宁涛一拂袖,五个玉盒都露出了真容,五株形状不一充满灵性的药材露出。   那浓郁的药香足以说明一切。   莫尔顿眼睛一眯,掐着叶婉晴的玉颈也稍稍松了些,眼神中涌现出一股贪婪。   他之所以抢那两株宝药,就是有重塑肉身的打算,本来还想着用别的弊端办法,但没想到一条康庄大道忽然摆在眼前。   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不是夺舍,而是用了圣杯的某种秘法寄居在此身体。   不是自己的,终究要离开!   否则,   他的神魂将消散于天地间!   无尘子等人这一次没敢靠近,只是远远的观望着二人,心中的焦虑表现在脸上。   他也是刚刚出关,本来刚突破修为的好心情却被眼前这一幕完全破坏,更让他担心的还是他的徒孙女,无忧!   “唉……!”   月无寒站在他身旁,以示安慰。   “师…师弟……不…不要给他,不要,这是给无忧的,那可是……咳咳……!”   叶婉清没说几个字又被控制,莫尔顿可不能让她几句话就把自己的希望给毁了。   “东西拿来!”   宁涛冷笑道:“你当我是傻子么,既然是交易,那为什么你不先放人。”   二人仇视,僵硬了几分钟。   “哼,既然都有需求,那咱们就来一个直接的,你把宝药全部扔在中间,我让仙女慢慢走回去,各取所需,你看怎么样?”   莫尔顿忍不住提议道。   宁涛没开口,直接将宝药抛在了二人中间,将近有几十米远的地方。   看d◇正0版i》章J:节…上=q酷匠/网8   看到这一幕,莫尔顿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在叶婉清耳边贪婪道:“你知道么,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在我眼中是那么的美。”   “咳…你…你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因为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叶婉清艰难道。   “嘎吱……!”   许久后,莫尔顿那铁青的脸色变得阴沉,没有多说什么一把将她推了出去。   “踏踏……!”   叶婉清身形踉跄,左晃右晃,和一个醉酒普通人无异,都是那污秽灵力侵蚀的。   她美眸闪烁,咬着银牙向宁涛走去。   宁涛脸色渐渐紧张,也不知他心中在想什么,一双竖立瞳仁不由得瞪大。   “呼呼……!”   荒岭中的风有点冷,但却很清新,轻轻的刮过来,让几人的脑子为之一振。   看着动作缓慢的叶婉清,莫尔顿忽然莫名道:“宁涛,你想不想获得上古的力量,像古时期的大能一样飞天遁地。”   “不想!”宁涛冷着脸拒绝道。   跟自己的敌人谈未来除了扯淡还是扯淡,要不然就是挖一堆坑等自己。   莫尔顿讽刺道:“无知的凡人,很快你就会见到属于上古时代的力量。”   “今天我不杀你,因为我要让你看着我用这股力量将你的一切都彻底粉碎,在你最绝望时,恨我时,报仇时……再杀了你!”   “桀桀……哈哈……!”   宁涛眉头一皱,紧盯着师姐喃喃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上古力量是什么,我只想我的家人快快乐乐,用我的力量护一方故土。”   “如果连这些都无法做到,那还有什么资格奢求其他,这就是我的……目标!”   “鼠目寸光!”   莫尔顿鄙夷的讽刺,道:“曾经我的目标也像你这么简单,做整个血族的魁首,但当我接触圣杯后……一切都改变了!”   “你永远无法想象那是何等的力量,我能活到现在就是其微不足道的之一,而拥有圣杯的曹斌,将是你不可超越……魔鬼!”   听到这宁涛心中一动,不禁皱眉道:“圣杯到底有怎样的力量,你应该能猜到如今曹斌的实力吧?”   实力?   “不知道,但反正比我强,要在我之上,你连我都打不过还奢望能击败他,切,”莫尔顿鄙视间心中还有些自豪。   因为曹斌就是他一手创造的!   宁涛眉头紧锁,心中有了一股压迫和紧张感,任谁都不希望死敌日益增强。   不够,力量还是不够!   叶婉清距离玉盒还剩下六米,但突然间五个玉盒像幽灵一般飞向身后。   “嗖嗖……!”   宁涛被惊醒,竟失声道:“御物!”   这就是他最拿手的御物,用这一招不知震慑了多少敌人,如今敌人竟然也会。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五个玉盒极速的射向狞笑的摩尔顿,明显蓄力已久。   当玉盒要越过叶婉清时,后者竟不知哪来的力量,竟然伸出白衣长袖卷住玉盒!   “混蛋,你找死,”莫尔顿见状目眦欲裂,眼看就要得逞了居然被人给拦下。   当即爆发黑暗灵力,一记污秽大手印横空打出,眨眼间就打在叶婉清后背。   “噗!”   后者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无力摔倒。   但一双玉手紧紧抓着玉盒,死不撒手,眼看就要落地时,被一道身影焦急接住。   “师姐,师姐,该死的混蛋,”宁涛眼睛在一瞬间就红了,顾不得照顾叶婉清,反手就是一记真武大手印拍出,惊天动地。   “哼……血鬼掌!”   莫尔顿猛扑下来,一掌拍出。   “轰!”   惊人的冲击力疯狂翻涌,但二人却不约而同的冲进去,金色火焰VS黑色鬼雾。   “杀!!”   “莫尔顿,你该死!”   宁涛怀着滔天怒意急冲上去,一副不要命的架势,体内灵力更是以海啸般奔涌。   在这般拼命下,莫尔顿自然也杀红了眼,尤其是想到被断手断手还去挖矿……   “吼……!”   眨眼间,二人交手了几十招。   莫尔顿被血黑色的污秽灵力包裹,地上的花草都接近枯萎,十分邪恶。   但就在僵持中,一柄血黑色小剑突然像幽灵一般激射,直朝着宁涛心口而去。   “这…这是……飞剑!”   宁涛瞪大双眼,在惊骇中竟然刺进了心口,剧烈的疼痛竟让他露出邪笑。   “你…输…了!”   “嗤!”   莫尔顿狞笑的脸色渐渐僵硬,一张脸色竟然极速变成苍白,猛然跪在宁涛面前。   “嗤!”   一柄不知何时出现的银梭冒出来。   “你…你怎么……也会?”莫尔顿瞳孔渐渐失去焦距不可思议道。   宁涛拔出胸口的小剑,这种锋利程度他凡体大成可不俱,只刺穿了些表皮。   “在宁魔面前玩御物,你也配!”   莫尔顿浑身冰凉,后背被破开了一个血洞,顷刻间让他的神魂消散。   但在最后一刻他却喷着血狰狞道:“你就算杀了我,你离死也不远了,白莲教,血族曹斌,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等着上古的力量降世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温暖如冰说: 感谢12354看书,哥博,Neverlookback大哥的解封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