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   莫尔顿无力的倒在荒岭上。   一双血瞳瞪得滚圆,显然死的不甘心,因为他是死在最得意的御物底牌上。   他是会,但宁涛也会,甚至比他更强!   “呼呼……!”   宁涛喘着粗气,对这家伙着实是怕了,打了多少次还tm像个小强一样活过来。   只见他疯狂运转烛龙九变,强大的神魂之力不断扫视,每一丝,每一寸……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感受着莫尔顿的神魂。   许久后,宁涛终于松口气。   莫尔顿的神魂之力彻底感受不到了,哪怕残留也感受不到,完全消散了。   但他这一颗心却始终“砰砰”跳。   生怕莫尔顿再站起来!   另一边,月无寒将昏迷的叶婉清搂在怀中,一双玉手灌输着精纯寒气。   无尘子和十几位好手脸色紧张,这一位怎么说也是盟主夫人。   忽然间,月无寒脸色一变竟将叶婉清翻过身,一个触目惊心的黑掌印露出来。   “这股灵力好生邪恶,似乎还掺杂着血脉的力量,再加上之前竟以侵蚀六七成,我只能先暂时压制住,”月无寒皱眉道。   无尘子沉着脸一叹,刚想抬起头问宁涛有没有办法,忽然一双眼睛瞪直了。   酷u(匠‘=网唯K一\正版,D*其6{他都/是盗li版@{   “身…身后!”   宁涛正走过来,一听到这番话直接吓得一个激灵,玛神出手,又反手打出一拳。   “等…等等,是…是我!”   一道艰难吞吐的话语连忙传出。   宁涛动作一顿,吞着口水看着眼前这人,足足愣了许久后才惊愕道:“李毅?”   那人苦涩一笑,竟艰难拱手道:“属下拜见盟主大人,恳请……责罚!”   没错,此人正是李毅,刚刚从地上爬起来,胸口上还带有触目惊心的血迹。   莫尔顿神魂一散,他又重新占据主导,说白点,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李毅!   宁涛有些发毛,刚才还想着莫尔顿会不会再爬起来,他才一扭头结果真爬了起来,不过不是莫尔顿,而是……青城派李毅!   当即僵笑道:“不…不用客气,这是我炼制的灵丹,你…你先服下吧。”   李毅服下灵丹,脸上露出自责的苦笑,道:“我愧对鸿蒙,愧对青城,愧对师傅,更愧对盟主,居然犯下如此大错。”   “唉,这个…怎么说呢,也不全怪你,要怪就怪那个莫尔顿,你也是被逼无奈,身不由己嘛,”宁涛叹口气安慰道。   李毅不语,低下头愧疚自责,好似无颜面对这个世界。   远处的无尘子等人松口气,额头上都渗出了汗珠,还以为见鬼了呢。   此时,叶婉清被冰寒灵力压制。   宁涛遥遥看去,知道师姐的伤势不简单,当即翻出一枚灵丹朝这边快速赶来。   但刚走一步,后背忽然一痛,五道似虫子一般灵活的东西钻入血肉中。   “嗤……嗤!”   宁涛脸色苍白,带有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身后,一张嘴巴震惊张大,一股股钻心的疼痛让面容变形,但却不如一颗心抽痛。   “莫…莫尔顿,不,你是李毅!”   听闻此言,李毅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平淡道:“没错,我就是李毅,桀桀!”   宁涛咬牙全力打在他身上,但他宁愿死扛也不退,五根漆黑如墨的手指死死的往血肉里钻,竟让他感觉身体一阵阵的冷。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很难理解吗,他既然不是夺舍而是寄宿,那肯定要征得主人的同意,不然的话,他如何能在我的身体里活到刚才!”   李毅露着血牙讽刺笑道。   宁涛通体一颤,发现李毅死也不肯离开他的身体,而一股寒冷让他直打哆嗦。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们之前并没有这么的死仇吧?”   “呵呵……死仇倒没有,恶气倒是有一口,我凝聚的邪灵力此刻正涌进你体内,他会像一滴污水,将你整片灵力……污浊!”   李毅嘴角泛起邪笑道。   宁涛一惊,眼前的李毅就像一个堕落者,十几拳,肘击,疯狂的打在他身上。   远处的无尘子似有所察看来,当即被吓得魂不附体,暴吼一声:“徒儿!”   十几人杀气腾腾的冲上来。   李毅摇头淡笑道:“没用的,当初你给我的羞辱,现在我已经还给你了。”   “哼,你以为就凭这鬼东西就能打败我,李毅,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你是一心想求死么?”宁涛黑着脸怒道。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至于求死,呵呵……”李毅放开了胸口的另一只手,一个透明的血洞露出来,正是宁涛刚才那一击。   “如果没有这个的话,我或许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活下去,但现在,死之前出口气总不过分吧,”李毅一脸平淡的笑道。   宁涛气的脸铁青,刚想一招宰了他,李毅却是幽幽道:“小心白莲教的百年大计,如果碰到那个曹斌……一定要一击毙命!”   “作为交换,见到我师傅虚妄长老的话……就请替我说一声“徒儿不孝”吧!”   “起!”   刚一说完,宁涛含怒拍碎他胸骨。   他整个人就如同木偶一般摔倒在地,嘴角还带有一丝看淡的微笑……   “徒儿,徒儿,你没事吧?”无尘子老眼通红的猛冲过来一脸担忧。   宁涛脸色难看的摇了摇头,身体也没有什么太大异常,就是总觉得后背发凉。   像是肾虚的感觉……   当即一咬牙盘膝而坐,一股炙热的火焰缓缓燃烧,精纯的灵力中竟有些黑斑。   这就是所谓的“邪灵力”?   无尘子紧皱眉头,看了一眼宁涛,又看了看身死的李毅,说完话其实就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久后,宁涛缓缓睁开眼,那所谓邪灵力的确有污秽作用,而且需要长时间的消磨才可清除,有纯阳之力在想必能够压制。   不过他也发现一个好处,以后他的纯阳之力不光烧敌,还能侵蚀对方的灵力。   这倒是一个意外之喜,能让敌人吃一个大亏!   “徒儿,徒儿……!”   无尘子的呼声在耳边充满忧虑。   宁涛回过神,连忙笑道:“师傅,你放心吧我没事。”   “看出来了,我是让你赶紧回武当看小无忧,那苦命的娃娃受太多罪了,都是我这个师公无用啊,”无尘子苍老悲叹道。   宁涛听到这鼻子有些发酸,重重地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