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突然回归,炼婴巅峰的气息显露无疑,强大到好似动辄间能毁天灭地。   宁涛一脸复杂,这种感觉当然是错觉,很多人都会因力量提升太快而心境不稳。   从而出现那些娇狂自大之人!   莫老等三人惊讶的看向他,光这股波动就足以横扫伪神,这家伙还真是个变态。   突破还未结束,他积蓄的太雄厚,而且那等资质在古时期都不曾见过,更是从脊椎传来一股助力,竟直接攀上了伪神!   就在这一刻,一处虚空裂开,竟然闪电般钻出一道规则锁链直冲向宁涛的丹田。   “不好,小心!”   敏锐的龍金一声急吼,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另外两位前辈也吃了一惊,这只发生在他们眨眼间,根本就赶不及。   而作为当事人的宁涛,脸色倾刻间变幻了好几分,霎那间形成一个灵力护罩,但这东西就形同虚设,规则锁链直接钻了进来。   9酷Fw匠》6网唯一n正E“版,u其他¤都v0是√盗版   他大骇,只能眼睁睁的看它冲来。   就在这一刹那,一道干枯苍老的手掌忽然抓过来,竟准确无误的抓住那锁链!   四人定睛一看,竟是莫老!   “呼……!”   一见抓住,几人都下意识松口气。   突然间,又一处虚空裂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激射进了宁涛体内。   “咔嚓……咔嚓!”   一阵机器重叠碰撞的声音响起,好似一个宝箱被一个大铁链锁住,禁锢!   五人脸色一白,最先出现的那条规则锁链也缓缓消散,一切动静都渐渐平息了。   “咿呀……咿呀!”   听着这道悦耳动听的声音,除了宁涛,其余四人的脸色都无比难看。   莫老黑脸道:“你小子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是不是偷人家小媳妇了,你才伪神而已,怎么会惹得规则锁链压制禁锢?”   “呃……!”   龍金三人哑然,嘴角直抽。   “我…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鬼,刚才你不是也有这破链子么?”宁涛一摊手道。   莫老一瞪眼,抽搐道:“老子是因为修为进无可进,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的极限,它不允许我再提升,所以才来封禁我。”   “我是华夏修士第一人这也就罢了,你小子才屁点伪神,怎么可能也被封禁?”   “呃……这个!”   宁涛无辜的挠了挠头,脑中却在想自己没偷人家媳妇吧,这是遭天谴了?   “先别说这个,还是先看一下那规则锁链封禁在你体内的哪里?”龍金皱眉道。   另外两位前辈也沉着脸点头。   宁涛看了一眼无忧,只好沉神内视,而第一眼,就看到了丹田处的景象。   一道充满秩序的锁链呈倒三角,死死地攀附在丹田之上,似乎是在封禁着丹田,一运转功法,提升竟比以往困难了十倍。   该死,这算哪门子天谴?   宁涛郁闷的说了一遍,四位前辈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在丹田,这可就不好办了。   莫老沉吟一下,道:“小子,我劝你要做好准备,有那规则锁链在你突破神境会很难,最起码是平常的……十倍以上!”   “也不知道你小子是怎么修炼的,居然这么变态,整个华夏除了我你就是第二个,即便是云天道人他们也差那么一丝丝。”   宁涛苦涩一笑,也不知道这话是恭维还是在悲叹,想去除锁链除非离开这里……   “当然,你也不要太悲观,这规则锁链压制你的同时也有好处,待你解开锁链的那天,或者适应时……你会知道有多强!”   莫老话语复杂的叹道。   宁涛一挑眉,忽然好奇的开启透视眼看向莫老体内,他想看看他的锁链在哪?   然而这一看着实吓了他一跳。   丹田密密麻麻,双臂被勒紧,双腿也有,就连头颅那里也有一道触目惊心的锁链。   稍微一数,竟有九条!   “嘶~!”   宁涛倒吸冷气,莫老还真不愧第一人,被封禁了九条锁链竟还有如此强的战力!   这时,周衡一脸肃然道:“小子,有件事你必须要做好准备,放观眼前的天下局势,你必须要尽早突破神境!”   “只有成为神境,你才能真真正正的接我的班,才能在乱世中拼出未来!”   宁涛沉默,只是点了点头。   不用周老说他也会这么做,他现在在力量还是太弱,太弱,只有……成为神境!   曹斌就是鞭策他修炼的动力,如果他一旦止步,这家伙就会向他报曹家的血仇,到时候夏姐,师姐……鸿蒙都会难逃一劫。   所以,他一定要不断提升!   “哇哇……哇!”   一阵哭声拉回了他,整个儿扭头看向冰棺所在,无忧正躺在里面“哇哇”大哭。   这一刻,宁涛忘记了许久,脸上泛起激动的笑容忙冲过来,颤抖着伸出双手将她举过头顶,这就是她的女儿……宁无忧!   “哇哇……哇哇!”   小无忧虽然哭声没那么大了,但还是止不住的哭,小胳膊小腿儿一阵乱晃悠。   呃!   宁涛一阵紧张,当着四老的面哄着无忧,但也不知哪里出错竟然越哭越厉害。   小眼眶里泪水直打转……   呃…这个,他被这哭声弄的干着急,连忙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四位前辈。   “前辈,她…她怎么一个劲哭啊?”   龍金干咳道:“可能是……有点冷了吧,这事我不擅长,要是比剑我谁都不惧!”   “怎么可能会冷,应该是热的了,这宝地没消失,但是纯阳之力太过浓郁,肯定是热的,”武当老祖捋着白须坚定道。   周老一挑眉,不忿道:“你两可别丢人了,这小娃娃一看就不简单,怎么可能会怕冷热,依我看……应该是憋的太久了。”   “嘭嘭嘭……!”   莫老黑着脸一人踹了一脚,怒吼道:“你们都懂个屁,一帮老不死胡说八道,还不赶紧把孩她娘找来,这事自然要找女人。”   “我告诉你们,再敢让我宝贝徒弟哭,我把你们一个个从武当山踹下去。”   宝贝……徒弟?   那三人脸色变了变,似乎联想到什么往事,一个个一言不发的往山下而去。   宁涛愕然道:“徒…徒弟?谁是你徒弟?你…你该不会说的是我女儿吧?”   “哈哈……没错,以后都是自家人,千万不要客气,这宝贝徒弟我认定了,谁敢欺负她我老家伙跟他拼命,”莫老笑眯眯道。   宁涛张大了下巴,久久未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