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拜莫老为师?   宁涛眉头一皱,尤其是莫老那一副和蔼笑眯眯的神色,那一看就是心里有鬼。   难道莫老是认真的?   “嗖嗖……!”   没一会,三位前辈带着一些人闪了过来,武当老祖赫然是带着……叶婉清!   后者似乎还有些发愣,但一道婴儿的哭啼声让她通体一颤!   僵着脖子扭过头,一眼就见到了在宁涛怀中的无忧,那委屈的哭啼如雷贯耳。   “孩…孩子,我的孩子!”   叶婉清瞬间泪奔了,脑中倒映着一个孩子的影子,一个箭步居然比武当老祖都快,惊人的速度让龍金都是眼前一花。   “嗖!”   宁涛嘴角泛起激动微笑,但不待他开口,怀中的无忧居然被闪电般的抢走。   速度快的令人乍舌。   “哇……哇!”   小无忧哭的伤心,张着小嘴可劲儿哭,小眼睛泪水打转,一副宝宝好委屈。   叶婉清眼眶通红的抱着无忧,紧紧的将她搂在怀中,喜悦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好似要将这个生命融为一体,心都化了。   “唔……咿呀……妈…妈妈!”   一声幼语,却惊呆了鸿蒙一众高层。   宁涛脸上涌出惊喜,而叶婉清则是哭的更狠了,一刻也不想放开小无忧。   整整……一年左右了!   这感人肺腑的一幕让在场的一行人动容,苏浅,佟雅倩,花玲珑,还有刚刚到来的夏姐都美眸红红,为婉清感到欣喜。   但就在这时,莫云天却是干笑着来到母女身边,安慰道:“咳…一切都会好的,放心吧,以后小无忧就由我老头子罩着。”   叶婉清激动的点头道谢,感激不已。   “哈哈……不用谢,都是一家人,以后小无忧就是我徒弟,华夏鸿蒙第一宝,”莫云天爽朗笑道。   徒……弟?   叶婉清笑容一惊,连忙看向宁涛,她以为是后者答应了这件事。   然而宁涛一耸肩,无奈笑道:“看莫老的意思……是想收无忧为徒弟?”   莫老讪讪道:“可能这有点唐突,但如果想要教导她成为一个强者,在整个华夏恐怕也只有我了,不然就是浪费她的体质。”   叶婉清抱着孩子看向宁涛,这时候应该男人做主,她听男人的。   宁涛与她对视,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拱手笑道:“那以后就劳烦莫老教导小女,我身为父亲就代她行拜师礼。”   说着,就恭恭敬敬的三叩首!   莫老没拒绝,一双苍老浑浊的眼眸竟已湿润,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往事?   “咿呀……伊伊!”   小无忧很快就破涕为笑,一个劲往叶婉清怀里钻,胖嘟嘟的小手不安分的乱抓。   叶婉清竟脸一红,似乎知道了什么但不好意思开口。   一直细心观察的夏梦菲恍然,掩嘴轻笑道:“几位老先生,这里都是女眷,还望你们到外面谈那些大事吧。”   在莫老瞪眼下,几人都退了出去。   一出山洞,莫老复杂的看了宁涛一眼,随即一步一阶梯的走上武当最巅峰。   寒风呼啸,不知几万里!   几位前辈都幽幽一叹,武当老祖复杂道:“看来莫老还是没能走出来。”   哦?   宁涛好奇道:“什么意思?”   武当老祖和龍金都看向周衡,那件事恐怕他知道的最多,当初可是引起一时轰动。   “唉,都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了,没想到你们都还记得,”周衡苦笑道。   只见他抬头一叹,幽幽道:“那件事要从几十年前说起,具体就是我当上鸿蒙盟主时,而且我还有一个很强劲的对手。”   对手?   宁涛讶异,还有人跟周老抢盟主之位?   周衡苦笑道:“说起来那人还是我的师兄,而且他更是莫老的……亲传弟子!”   什么?   听到这宁涛震惊了,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道:“那您是怎么当上盟主的?”   周衡白了他一眼,无奈道:“是啊,当时连我都一度认为当不上这个盟主,而且那师兄也的确比我优秀,哪点都比我强。”   “但最后……莫老却选我当盟主!”   三人面露好奇,当年那事传闻有很多,但真正的事实却从未听人说过。   “其实原因很简单,师兄的性格敢闯,敢拼,说白点儿就是有些激进,而我的性格算是稳守,正是当时的局势所需要的。”   “再然后,莫老将关键的一票投给了我,又力排众议扶我上位,但我那位师兄却不理解,接连犯下不可弥补的大错。”   “在他逃往海外时被莫老擒住,但当时莫老一心软竟将他给放了,而因为心灰意冷,莫老在昆仑秘境一呆就是几十年……”   周衡一脸苦涩的道。   宁涛三人沉默,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而就从事实来看这个选择没错。   周衡当盟主的这些年一直尽职尽责,鸿蒙能有今日,他绝对功不可没。   抬头看去,莫老那挺拔的身形显得有些孤寂,硬朗的气息竟有些朝暮……   时光匆匆,三日眨眼而过。   鸿蒙的总部已经被设立在武当山,几千名弟子实力翻了几倍,一跃成龙。   每当宁涛看到他们时,心中却是很平淡,因为真正变态的……就在他身边!   “伊……哥哥…跑!”   一道娇小的身影从宁涛面前跑过,似乎怕抓到,身一晃竟然瞬间出现在五米外。   “真武三十六式,九宫幻踪阵!”   宁涛抽搐的看着这一幕,她的女儿虽然仅仅只有一岁,但外表却跟三四岁的孩童无异,最变态的……还是她的天赋。   w酷e}匠网!H唯:“一p正版,)U其|&他'R都‘P是G{盗=版Z(0   一天学会跑步,两天学会说话,三天往练武场一跑,居然学会了好几招绝学。   当时就将八位老祖雷的外焦里嫩!   到现在下巴还合不拢。   这小丫头还挺机灵,知道乱跑被抓住爸爸妈妈会惩罚,居然偷学了好几招步法,人家苦苦修炼五年才会的绝学,她五秒就会了。   这件事让几千名修士哭喊着要跳崖。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为啥这么大呢,那五年修炼步法的弟子气的每天撞墙,居然将铁头功修炼入门了……   “哥哥……快…快跑!”   宁涛正好奇小公主在跟谁玩耍,忽然被一个人抱住大腿,居然是吴海林。   这家伙吐着舌头哭喊道:“师…师叔,我…我跑不动了,我已经绕着武当山跑了八圈了,你…你家公主怎么一点也不累。”   宁涛苦笑,无忧的实力莫老还没下定论,虽然没到神境但也差不多了。   一出世,果然震惊了九重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