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现得太过优秀?   难道这也是一场过错?   刘香兰再次愣了愣,要是让自己的父亲听到这句话,估计都能气得笑出来吧?   “我知道这对你父亲很不公平,但是这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事情。”老人再次叹了一口气。   “为了让刘家减少更多可能出现的矛盾,所以我一直都对他太过忽略,所以这才让他走了极端,酿成了大祸,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因为这件事情而愧疚,可惜愧疚是改变不了什么的。”   “爷爷,爸爸他不会怪你的。”刘香兰对着老人笑了笑,说出了一句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老人也跟着笑了笑,没有接刘香兰的这句话。   “当初我将让你从国外回来的时候,我就有过要收手的想法,刘家这条路从一开始就选错了,其实当时我就有着想要让你来阻止整个刘家的想法,只是我当时没有告诉给你罢了。”老人继续开口道。   “当时我还存在着贪心,我想知道,我选择的这条道路能不能够走到头,如果成功的话,那么我什么事情都不需要操心了。那时候我还鬼迷心窍,完全没有考虑过后果。现在看来,如果真的成功的话,那么我将不会是成功者,而是成为真正的罪人,谁也无法洗清我身上的黑点。”   “爷爷……”刘香兰缓缓呼唤着老人。   “香兰,你听我说完。”老人再次打断了刘香兰所说的话。   “我知道我明白得太晚了,就算是将你给召回来的时候,我依然还在想着你会不会带着刘家将这条路走通。不过……好在现在还来得及,香兰啊,你是在刘家待的时间最少的人,也是最不会被利益薰心的人,所以我觉得你能够阻止得了我犯下的过错。我一直在让你监督着刘家人的所作所为,我知道你也不想做这种事情,只是可惜的是,除了你我已经无法再找到其他合适的人选了。”   老人说完过了好一段时间都没有等到身边自己孙女的回应,这让老人感觉到疑惑,转过头看了刘香兰一眼,发现此时的刘香兰正在发着呆呢,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香兰?”老人喊着刘香兰的名字。   刘香兰这才反应了过来,赶紧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开口道:“对不起爷爷,我刚才在想着其他的事情呢。”   “香兰,我让你做的事情,你都在做吧?”老人再次看了看刘香兰,随后便对着刘香兰如此询问道。   “我一直在做呢。”刘香兰点了点头。   “自从上次爷爷你找到我的时候,我就一直在让人观察着刘家上下,我发现……自从爷爷病倒之后,刘家似乎都没有什么人对这些事情上心了呢。”   “真的吗?”老人诧异的看着刘香兰。   v酷h匠P网首发C   “是的。”刘香兰再次点了点头,虽然刘香兰的目光看着老人的脸,不过刘香兰的视线却并没有放在老人的身上。   “至少……我现在还没有发现有谁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呢。”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老人缓缓开口道。   “不过我还希望你不要放松警惕,我不希望刘家会出现一个真正的罪人,我愿意背负所有的罪名,都不愿意让你们也陷入进去,明白吗香兰?”   “我知道,我知道。”刘香兰一个劲的点头。   “我想对于国外的那些利益……我们也有必要当断则断,否则的话这对刘家来说恐怕会是一场灭顶之灾。我上次也让你去跟那些人断了联系,现在应该办妥了吧?”   “是的呢。”刘香兰再次点头道。   “好!好啊!”老人笑了笑。   “香兰,看来将你叫回来,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事情了,如果没有香兰你的话,我无法想象以后刘家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到时候就算我死了也不会瞑目。”   “爷爷,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刘香兰赶紧开口道。   “我也只是按照爷爷所说的话做而已,这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也已经找不到其他人帮我做这件事情,我想其他刘家人都不会愿意放弃吧?”老人继续开口道。   “放心吧爷爷,我会完成爷爷你交代给我的事情。”刘香兰保证似的开口道。   “那我就放心了。”老人再次笑了笑。   “我不确定这样做会不会让刘家从罪恶之中脱身,不过我知道我现在所做的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事情。”   刘香兰对着老人点了点头,还对着老人咧开嘴笑了起来。   “嘿!你看我平时都没有机会跟别人说话,现在一抓着你的手就停不下来了。”老人看了刘香兰一眼,随后便再次笑了笑开口道。   “我也很喜欢跟爷爷你说话呢。”刘香兰安慰道。   “孩子,你这次过来,应该是有什么目的的吧?你看我刚才一直跟你说话,都没有让你有机会将你要说的话说出来。”老人继续说道。   “是有一些问题想要问爷爷。”刘香兰想了想随后便回答道。   “说吧,有什么问题就问出来,如果我能够对你解答的话。”老人倒是并没有多想什么,继续对着刘香兰开口道。   刘香兰看了老人一眼,在心里斟酌了一番,随后便对着老人缓缓开口道:“爷爷,我发现……有人似乎对那个凤凰村很有兴趣,我之前见爷爷的时候爷爷似乎也对这个村子很在意的样子,所以我就赶回来,想要问爷爷你关于这个村子的事情。”   “嗯?”老人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刘香兰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问题竟然能够引起老人如此大的反应,这也让刘香兰心里有些疑惑。   “你说的那个人,是谁?”老人看着刘香兰的眼睛询问道。   “是一个我不是太熟悉的人,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刘香兰回答道。   “是欧洲人吗?”老人再次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刘香兰的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不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在自己的爷爷面前撒谎。   刘香兰知道,就算自己否认,恐怕也瞒不过老人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三更完毕,求恶魔果实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