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看的所有警察满头都是问号,完全不知道秦漠究竟是什么身份。竟能让省城权利最大的一群领导班子为他竞折腰,这莫非是国之太子般的人物?   一想到这个可能,所有人对秦漠都肃穆了起来,差点就条件反射的行礼了。   秦漠和夏末去见杜亦菡,是宁平波和一干官员集体一路护送过去的。秦漠和夏末进去之后,宁平波也没敢走,就和一群官员在外面等着。   杜亦菡被单独关在一间拘留室里,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单人床上,浑身都是血,让她看起来就像是躺在血泊当中。   “亦菡。”夏末心疼的跑了过去,她摸了摸杜亦菡的肌肤,已经是全身冰凉,吓的她惊呼了声:“亦菡,你醒醒。”   秦漠也是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脱掉了身上的风衣将她裹住,拉过她的手腕探了探号了下脉。   夏末从后面抱着她,不断的给她搓着肌肤,企图以这样的方式让她暖和一些。   秦漠号了会脉,神色凝重又心疼。杜亦菡的身体情况比他预想的还糟糕,体内燥气乱蹿,不停的冲撞着她的五脏六腑,她又似是陷入了深度昏迷,身体机能像是快要停滞了一般。   “亦菡怎么样?”夏末急切的询问。   “不太好,你到前面来扶着她,我先给她调息一下内气,这里的丹药倒出来一颗给她吃。”秦漠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瓷瓶递给夏末。   夏末接过瓷瓶就和他调换了位置,倒出了一颗小丹药塞进杜亦菡的嘴里。   秦漠盘膝坐在杜亦菡身后,双手贴向她的后背,运气为她调息。   看着脸色苍白,浑身是血,宛如一个破碎的瓷娃娃一样的杜亦菡,夏末心疼的眼圈泛红。她不明白,上天为什么要对杜亦菡这么残忍。   先让她亲眼目睹了养父杜星河跳楼自杀,现在又让她亲眼目睹亲生父亲被害身亡。夏末这个旁观者都受不了,又何况是她本人。她真是怕杜亦菡从此精神失常,再也好不起来。   秦漠为杜亦菡调息内气,足足调息将近半个小时才结束。收回了手,秦漠半抱着杜亦菡,能够看到她的脸色比之前好了那么一点,再探她的脉搏时,紊乱的内气已经完全被调顺了,在身体里各司其职,各个机能也开始缓慢恢复运作。   内伤调息完了,秦漠又检查了下她身上的外伤,好在除了脖子上子弹的擦伤之外,并没有其他外伤了。不过擦伤也颇为严重,医生给她做了处理,缝合了两三针。   “她什么时候能醒?”夏末问道。   “一会。”秦漠说道。   夏末点头,觉得杜亦菡这一身血刺眼极了,她站了起来说道:“我去买身新衣服回来。”   秦漠嗯了声。   夏末出去之后,秦漠就这样抱着杜亦菡,此刻的杜亦菡脆弱的他都不敢用力,像是稍微一用力,她就会支离破碎。   外面已经是深夜,各大商场服装店早已经关门。新衣服是无处可买了,夏末就让人带自己去了躺杜亦菡之前住的酒店,从她的行李箱里,拿了一套保暖的衣服折回警局。   这一来一回就耽误了将近一个小时,回来的时候,杜亦菡还没有醒。夏末给她换了一身干净保暖的衣服,又过了一会,杜亦菡才幽幽的睁开了眼睛。   “亦菡,你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夏末略微有些激动的问道。   杜亦菡的眼神极其的空洞无神,看着夏末的脸也毫无焦距,让夏末感觉自己像是被一个失明的人看着一样。   “亦菡……”夏末握住了她的手。   杜亦菡的反应格外的迟钝,比上一次受刺激清醒之后还迟钝。不管夏末和她说什么,她都一点反应都没有。   “亦菡,说句话好吗?”秦漠心如刀绞,扣着她肩膀的手微微用了下力,想让她对外界有点反应。   杜亦菡似是完全感觉不到疼,她只是动了下眼珠子,视线缓缓的移到了秦漠脸上,终于在秦漠的期待下开了口:“秦漠……”   “我在,别怕,我在你身边。”秦漠柔声安抚。   “我要出去!”杜亦菡的声音带着嗓子破裂后的沙哑,像一把刀一样割裂着秦漠的心脏。   秦漠的手微微一颤:“好,我带你出去,我们出去。”   “我要杀了储修文!”杜亦菡的目光倏然爆射出一股强大的恨意:“是他,一定是他。我要杀了他,亲手杀了他!”   “好,杀了他,让你亲自动手。”秦漠按住她的肩膀:“你乖,交给我,先把一切都交给我,好吗?”   杜亦菡几乎快要暴走的情绪被秦漠安抚下来,她乖巧的点头,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我乖,我会乖乖的。我乖乖的听话,你帮我把爸爸找回来。我爸爸不要我了,一定是我不听话,他才不要我了。他去找妈妈了,他们都不要我了。”   “亦菡!”秦漠突然拔高了声音:“清醒一点!”   杜亦菡心神一惊,猛的回了神,她茫然的抬起脸,像是不知所谓:“我很清醒,我没有疯,我不能疯,我还要给爸爸报仇。”   bL最新章5\节dH上酷¤…匠网   夏末快要压抑不住眼泪哭了出来,她感觉的到,杜亦菡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只是在努力的压制自己不崩溃,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   “对,你不能疯,你要是疯了,就没人给你爸报仇了。你答应我,不能疯。我就让你亲手杀了储修文,给你爸报仇,好不好?”秦漠声音柔和,像与她打着商量。   杜亦菡狠狠的甩了下头:“我不疯,我不疯,我一定不疯。”   “嗯,亦菡最乖了。”秦漠摸了摸她的头,赞许的说道。   杜亦菡很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清醒:“秦漠,不要让他们解剖我爸爸的遗体,他说他想和我妈妈合葬。我不要他被人解剖的支离破碎的去见我妈妈,他会不高兴的,我妈妈也会不高兴的。”   “好,我不让他们解剖。”秦漠点头,又摸了摸她的头。   “不能解剖,爸爸会生气,妈妈也会生气。他们生气了就不要我了,他们不要我了,我会难过。我现在好难过,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我很乖,我很听话,他们为什么不要我……”杜亦菡清醒了不到一分钟,又开始朝着不清醒的状态发展,一直在胡言乱语。   秦漠直接拧起了眉头,二话不说又将她打晕了。   “秦漠你……”夏末不解的看着秦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锦瑟说:   四更啦,兄弟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