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忌庸在车里等着,远远就看到秦漠从办公大楼走了出来,还在一边接电话,直到上了车才挂断电话,直接对金忌庸说道:“订张机票,我要去趟燕京。”   “穆叔叔给你打的电话?”金忌庸挑了下眉,拿起手机给秦漠订票。   秦漠嗯了声,嘴角溢出冷笑:“不出所料,上面做出决定,收回我手里的护国勋章。”   “只说把护国勋章从你手里收回去,而没说是从秦家收回去。他们是想暗度陈仓,将护国勋章给秦仇么?还是说想拿护国勋章将秦扬弄出来?”金忌庸的神色沉了沉。   秦漠又冷笑了声,如果他肯轻易地让秦仇拿到护国勋章,也不会多此一举绕个大圈子了。他之所以要绕这一圈,就是为了让秦扬的棋子暴露出来。这次所有支持收回护国勋章的人,都有可能是秦扬的人,只要再一一排查,就不难确定目标了。   金忌庸订了机票,先送秦漠回去拿护国勋章,然后送他去机场,这次只有秦漠自己去了燕京,其他人则继续留在省城。   与秦漠登机的同时,储修文也接到了秦仇的电话。   秦仇在电话里告诉储修文,上面已经决定收回秦漠的护国勋章,他这边想做什么,也已经可以开始行动了。   储修文等的就是这句话,挂了电话后,他马不停蹄的就去了警局,要求见杜亦菡。他毕竟也有身份摆在那里呢,王局长也不能不让他见。   储修文顺利的见到了杜亦菡,不过他没敢进拘留室,就在拘留室的外面,隔着一扇钢化玻璃门,看着脸色苍白又狼狈的杜亦菡。   拘留室的外面还站着秦漠派来的人,储修文也无需避讳他们,反正到了这个时候,他对秦漠也已经不需要再忌惮什么了。   杜亦菡看到储修文,一双剪眸又浮现起肃杀之意,要不是隔着钢化防弹玻璃门,她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立刻杀了他。   “储修文,你来干什么?”夏末握了下杜亦菡的手,示意她镇定,一边冷冷的问储修文。   储修文嘴角带笑:“来看看我的好妹妹,啧啧,堂堂商界传奇人物,也有落魄至此的一天,可真是世事难料。”   “呵,原来储副市长也知道世事难料这个词,那么同样的话奉劝储副市长,世事难料,说不定明天,你堂堂储副市长,也会跌下政坛,成为阶下囚。”夏末面对他的嘲讽,那是一点儿也不客气的双倍奉还回去。   “死鸭子嘴硬。”储修文冷嗤:“不妨告诉你们,秦漠的护国勋章已经被收了回去。没有护国勋章,看他怎么把你捞出去。你这个罪名,是坐定了。”   杜亦菡寒冰般的视线看着他,厌恶于他的嘴脸,吐出了一个字:“滚!”   “我的好妹妹,哥哥来看你,你这么跟哥哥说话,未免太让哥哥伤心了。”杜亦菡狼狈的样子,让储修文更加心花怒放。   杜亦菡眼神越发的冷冽起来:“储修文,我奉劝你,最好不要让我更加厌恶你,不然你只会死的更痛苦。”   “哈哈哈……”储修文扬声大笑:“杜亦菡,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嚣张的阶下囚。”   杜亦菡冷笑,不想和他再废话。   储修文却不打算离开,嘲笑够了,他才沉下了语气,理直气壮的说道:“杜亦菡,你拿了储家的东西,是不是该物归原主了?”   杜亦菡怔了下,眼底略过一丝疑惑:“什么东西?”   “别给我装,什么东西,你我心知肚明。”储修文恼怒的道。   杜亦菡着实不知道储修文说的是什么东西,但她敏锐的觉察到,储修文对那个东西有着很深的执念,她的眸光又寒冷了起来:“你就是为了那个东西,才杀了他的么?”   “人是你杀的,杜亦菡,为了那个东西杀人的是人你,你莫不是失忆了,连自己杀过人都不记得了。”储修文嗤笑,甩锅甩的很顺手。   杜亦菡的视线如死神一般:“别说我没有你说的那个东西,就算我有,我也不会给你。既然是储家的东西,那就都是我的。别以为你杀了他,就能顺理成章的继承储家的一切。你要是没本事把我弄死,等我出去,死的就是你。”   储修文暴怒:“你没资格,也不会有这个机会。如果你不说,就等着一辈子待在牢里吧。”   “不用对我这么心善,我就没有打算给你坐牢的机会。”杜亦菡声音里难得的平静。   储修文原地爆炸,骂骂咧咧了好一会才负气而走,与杜亦菡的第一次摊牌不欢而散。   “储修文想要的是什么东西?”夏末有些好奇的问道。   杜亦菡摇头:“不清楚,当时爸爸失血过多,只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并没有跟我说其他的,不过储修文惦记的东西,肯定是很重要的。”   夏末也深以为然,她走到门口,跟外面的人交待了几句,让他们把储修文的话转达给秦漠,让秦漠从这个方向调查一下。   储修文气急败坏的离开了警局,摔上自己的车门就打了一通电话,在电话里和对方交待了些什么事,挂断了电话后,储修文阴沉一笑:“杜亦菡,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   秦漠两个半小时后抵达了燕京国际机场,秦炎亲自来接机,兄弟俩上了车,司机和一名惊天的弟子恭敬的喊了秦漠一声:“少主。”   秦漠应了声,对司机摆了下手:“去中南海。”   司机脸色凝重的点了下头,发动车子离开。   “你不先去见一下太爷爷吗?这么大的事,你就自作主张了?”秦炎听他要直奔目的地,婉转的建议了一下。   “事后再负荆请罪吧。”秦漠怕自己见了太爷爷,就下定不了决心了。   最I新章|节上酷;3匠网(   “那爸呢,你也没有告诉他一声?”秦炎又问道。   “没有,说了他也只有三个字,随便我。”秦漠微微一笑:“再说,他现在忙着给我们造小妹妹呢,哪有空搭理这些糟心的事。”   秦炎嘴角一抽:“说的也对。”   他们三兄弟,分工一向明确。大哥秦睿继承了奶奶和妈妈的衣钵,潜心钻研医术。二哥秦炎继承了惊天集团,掌管秦家的经济命脉。老三秦漠则一直被当成秦家未来家主在培养,继承了惊天,暗地里的事,都是他处理的。   至于他们的大姐秦小苏,什么家族责任都不用承担,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开开心心的当个大公主就行了。以后若韩一念真的生了一个小公主,那么也将会和秦小苏一样,一辈子无忧无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