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内药力在奔腾,有青光自苏逸体内四处升腾,不断发出龙啸之声。   这山洞隐蔽,无人知晓,野兽也不近。   若是此刻有强者在此地,见到苏逸的情况,也定然会瞠目结舌。   这么重的伤势,苏逸居然以几乎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这何止是骇人听闻,简直是变态了。   时间如流水,一晃便是七天过去了。   蛮城子弟在大修城墙,各种建筑在有条不紊的修葺,一切都在恢复。   以五大家族为首的各大势力家族,身先士卒,出钱出力。   而特别是苏家,现在整个蛮城的子弟,见到苏家之人,都是会心生敬意。   这一次大敌来临,又是苏老爷子出马,还有苏逸力挽狂澜,那一幕幕的震撼,铭刻在了所有人心中。   “以后谁还敢说苏逸少爷半句,我就和他没完!”   有人在这样开口,力挺苏逸。   “当初苏逸少爷所为,也可能是误会,那时候也年少不懂事!”   “我看苏逸少爷和柳若曦小姐很配啊,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队!”   “金童玉女,这是冥冥之中天注定的!”   悲痛笼罩全城,但有人也恢复了一些,议论起了苏逸和柳若曦。   所有人有目共睹,这一次大敌,那是苏家苏逸力挽狂澜。   要不然的话,圣山的那元皇境强者还未曾到来,蛮城就已经被血洗了。   毫无疑问,苏逸当初留在蛮城骂名已经彻底被清洗干净。   力挽狂澜,以一己之力斩杀了诸多大敌,这比起年轻之时的纨绔和少不更事,简直就是和毛毛雨相比了。   “要是柳若曦要退婚,那我就嫁给苏逸哥。”   莫家,贺家,宋家,甚至柳家等一些年轻女子都在私下议论。   当初圣山要退婚的事情整个蛮城都知道,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现在却是不一样了,一想起当初那一个战神般的少年,全城的年轻女子,莫不是芳心暗动。   “苏逸少爷没死,谁敢说我苏家少爷是个祸害,这分明就是救星,是战神!”   “我就知道,苏逸少爷从小不凡,迟早有着一天能够一飞冲天!”   苏家的弟子,更是兴奋激动。   现在哪怕是苏家的护卫走在路上,都比起别人来要多得到几分敬意。   ……………………………………   “呼……”   安静的密室中,柳若曦一口浊气呼出,惨白的面色上多出了一丝红润,但依然透着些许苍白。   H酷G匠网2永I;久免费@P看!小!说“   手印收敛,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柳若曦睁开了眸子,光芒闪烁,灿若繁星。   “圣武大会就要开始了,圣女不应该这般出手的,我已经传信回去,怕是这一次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圣武大会,就要便宜别人了。”   中年美妇王执事在密室内开口,神色微凝,自身此刻也颇为凄惨狼狈,面色苍白。   “你还知道我是圣女么?”   柳若曦灿若繁星的眸子望在中年美妇的身上,淡淡华光闪烁,圣洁中自有着一股凌厉威严之色,说道:“这一次前来蛮城,是有人特意让你去苏家的么?”   “圣女应该清楚,身为圣山圣女,不是那些凡夫俗子所能够匹配的。”王执事暗自咬牙回道,微微变色,眼神不敢直视。   “凡夫俗子……”   柳若曦起身,眸子中一抹不露痕迹的波动掠过,喃喃轻道:“他虽然有些讨厌,可从来就与众不同。”   “圣女,我们必须启程了,这一次发生的事情太大,你身上的伤势不能够多耽误,必须马上回圣山。”   王执事对柳若曦说道,暗自眸动,这一次那苏逸还活着的消息,定然要亲自通知回去,说明一切。   “我心里有数。”柳若曦轻声说道。   片刻后,柳家偏厅。   “就要走了么,也好。”   柳宗元目视着眼前的女儿,英朗脸庞上这一次如是突然苍老了好几岁。   虽然舍不得女儿,但柳宗元心中很清楚,回到圣山才对女儿最好。   “父亲要多保重。”   柳若曦不舍,一直以来父女相依为命,这数年来才见面数天。   “我无碍,以后蛮城就靠你们了,我相信不用多久,再也不敢有人来犯蛮城!”   柳宗元脸庞上泛着笑意,这一次女儿的表现让他知道,才数年时间,女儿的修为实力就已经超越了他,这是何等的天资天赋。   而这一次,那样一个战神般的少年出现,更是让他清楚,蛮城之中绝非自己女儿一人有着潜力。   那一个少年,怎么会是杂役之资?   从当初击败圣山亲传弟子纪超开始,他就知道,那不会是杂役之资,就算是杂役之资,那也是一个另类。   那小子从小到大,不就是一个另类么。   柳若曦眸动,从父亲的话语中,她听得出来所指,片刻后,轻声问道:“城中现在如何了?”   “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死了很多子弟,伤残很多,我这城主有愧!”   柳宗元心中自责,无法守护蛮城,这是他的失责,心中愧疚。   “父亲无需自责,不死门来势汹汹,好在这一次蛮城无恙,我回圣山后,会让师门相助,想必到时候将再无不死门。”柳若曦轻声说道。   柳宗元点了点头,目视着眼前的女儿,满目疼爱,手掌轻捋着耳畔几缕散乱的鬓发搭在而后,随即说道:“岁月不饶人,我老了,你长大了,一转眼,仿若一切还在昨天般。”   “父亲依然年轻。”   柳若曦一笑,动人无比,身为修炼之人,父亲这个年纪本就是还极为年轻。   “哈哈,我柳宗元有着一个好女儿,以后也不知道谁才有那等福气,才能够娶进家门。”   柳宗元哈哈一笑,目视着眼前的女儿,随即试探问道:“没想到苏家的苏逸那小子,居然没死,还活着,还那般不凡,想当初,那小子可是顽劣成xing,要不是老爷子出面,当初我就饶不了他。”   “我还是饶不了他,那登徒子可回来了?”   柳若曦眸子中顿时有怒意波动,只是脸颊上,一抹红晕悄然爬上耳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