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俊义交代赵勇这两天不要露面,便返回家中。   自从康俊义离开后,美貌少妇也没有睡,而是一直在客厅里面等候康俊义。   她知道,晚上肯定出了很大的事情,康俊义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被一个电话惊的半夜出门的日子,屈指可数。   看见康俊义回来了,少妇面露几分担忧之色,“俊义,发生什么事了?”   康俊义没有回答,走到茶几面前,抓起茶几上面的紫砂壶,重重摔在地上,然后又摔了两个花瓶。   少妇吓了一跳,立即上前从后面抱住康俊义的腰,“俊义,你不要吓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她一只手掌触碰在康俊义的胸膛上面,能够感觉到康俊义激烈有力的心跳。   康俊义身子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栗,许久,他深吸了口气,绷紧的身子也放松了许多,“没事。”   Ko酷J4匠#m网*正版+首‘发   少妇松开手,但还是有些不放心,担忧道,“俊义,你对我说实话,我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以前从来不这样的。”   康俊义在沙发上面坐了下去,掏出一支香烟点燃,嘴角露出一抹阴冷,“人算不如天算,我没想到,他能解断魂散之毒。”   少妇在康俊义身前蹲下,抬头看着康俊义,“俊义,自从那个林天成出现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从来就没有安稳过。你和他之间并没有化不开的恩怨,可不可以握手言和。”   康俊义道,“我自有分寸。你先休息去吧。”   看见康俊义气势依然沉稳,眼神依旧凌厉,少妇知道,她阻不了康俊义和万世侯一争高下之雄心。   等到少妇上楼,康俊义吸了口雪茄,在客厅里面缓缓踱步。   此时此刻,他心中还抱有几分幻想,希望申市三甲医院的医资力量,能够力挽狂澜,创造奇迹。   等到天将放亮,汪副院长打电话过来,告诉康俊义,两个中毒严重的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其他人的情况也很不乐观。   康俊义脸色越发阴沉。   他调查过林天成的详细资料,知道林天成以前救治过百草枯中毒的患者,可是,他却不能给林天成打这个电话。明明有救治的希望,但此刻康俊义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得力手下排队死去。   让康俊义略感欣慰的是,三个刀手斩杀李小艺未果,但成功让李茹菲又欠了林天成一个天大的人情。   林天成在斗狗场帮过李茹菲两次,李茹菲又和林天成姐弟相称,这次林天成救了李小艺,倘若自己这时候再对林天成痛下杀手,哪怕李茹菲冷血无情,想必也不能做到袖手旁观。   曼茶园。   林天成的伤势并不是很严重,简单包扎一下便无大碍。   倒是李小艺,虽然没有受伤,但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这会儿已经坐在床上,但俏脸上还是有些发白。   李茹菲一只手搂着李小艺的肩膀,正在轻声安慰,“好了。小艺。已经没事了。”   林天成也笑着安慰,“小艺,我不是送给你一个镜子吗,只要有镜子在身边,任何时候都不要担心。”   想到林天成送自己的镜子,李小艺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地,她点了点头,“我没事了,你们休息吧。”   李茹菲又安慰了李小艺几句,转身离开。林天成知道李茹菲有话要和自己说,便跟着李茹菲进入书房。   李茹菲感激地看着林天成,“天成,菲姐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林天成笑了笑,“这是我应该做的。”   李茹菲道,“你我姐弟之间,矫情的话菲姐就不多说了。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   林天成也想和李茹菲说这个问题,“康俊义的人,三个暗劲高手,目标是小艺。”   说到这里,林天成面露狐疑之色,“菲姐,按道理是我得罪了康俊义,他的目标应该是我才对。”   李茹菲略微沉吟,“康俊义的目标是我。更确切地说,是我手中恒茂集团的股权。”   林天成一直就觉得恒茂集团对李茹菲好像极其重要,只是李茹菲不曾说,他也不曾问。   李茹菲继续道,“我创办恒茂集团的时候,拿的是侯爷的风投。我们之间有一个风险对赌,我要在十年内,把恒茂集团做到百亿市值,如果做到了,恒茂集团就属于我一人。如果没有做到,我和恒茂集团都属于侯爷。”   林天成总算明白,恒茂集团百分之二的股权,对李茹菲有多么重要。   李茹菲是最大的股东,母女两人控股百分之五十一,另外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权恐怕早就被万世侯暗中掌握。   倘若李茹菲和李小艺两人丢掉了百分之二的股权,便意味着丢掉了整个恒茂集团,还有李茹菲自己。   李茹菲国色天香,风华绝代,谁不垂涎。倘若是康俊义能够拿到李茹菲手里的股权,便捏住了侯爷的痛脚。   只是,林天成还是觉得有些想不通,“就算康俊义的目标是菲姐,他对付小艺有什么意义。”   李茹菲脸上露出几分微不可查的苦涩,“如果我们能够把康俊义的布局全部看透,他就不是玉麒麟了。我只知道,从康俊义断康有为两指开始,他就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你我都在棋局当中。”   说到这里,李茹菲问,“对了,那三个杀手怎么样了。”   林天成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其实他们不止三个人,一共十六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现在应该在医院抢救吧。”   李茹菲大吃一惊,“十六个暗劲高手,你一个人?”   林天成道,“他们中半步宗师境界的人都有,我当然打不过。不过他们是被康俊义用毒控制的,要定时服用解药,那个毒我恰好能解,我在帮三人解毒后,给了三人两瓶百草枯说是解药。”   看见李茹菲脸上写满惊疑,林天成又道,“之前那三个人,喝百草枯确实解毒了,其他人应该也会喝的吧。”   李茹菲当然可以想明白事情的缘由,她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林天成,脸上写满服气,“天成,你运气真好。”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