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的饭店中,聂天正在包间里抽着香烟,另外一只手还在拿着手机看着东西。   没一会包间的门打开,苏珊第一个到了现场,进门后,见聂天只是略微的抬头朝自己点了点头,便又低头看着手机了。   苏珊坐下后,朝聂天道,“你在看什么?”   聂天这才收好手机说没什么,随即看了一眼苏珊后,将香烟掐灭道,“倒是你第一个来了!看来你比聂武夷和聂五岳兄弟对这件事更加有兴趣啊!”   苏珊听聂天这么说,不禁朝聂天一笑道,“这不也正常,这两年来,我的所作所为,不就是为了今天么,我有兴趣也是完全合理的吧!”   )酷U匠)网首发m|   聂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就在这个时候,包间门又打开了,这次来的是聂五岳。   聂五岳进门后脸上露出一丝诧异,显然没有料到苏珊也会在这里,不过他也只是诧异地看了苏珊一眼后,就看向了聂天。   聂天朝着聂五岳点了点头,示意聂五岳坐下,聂五岳刚坐下后,就迫不及待的朝聂天道,“听说你有对付聂终南的办法了?”   听聂五岳这么说,聂天则说不用着急,聂武夷还没有来呢。   聂五岳这时掏出一根香烟点上,聂天则打量了他一番,感觉聂五岳看上去似乎要比之前憔悴了一些。   而坐在一侧的苏珊的眼睛也在一直盯着聂五岳看,聂天可以看得出,苏珊的眼睛里满是心疼,看来这丫头对聂五岳还是有感情的。   趁着聂武夷没来,聂天问聂五岳,“最近过的怎么样?”   聂五岳则朝聂天一声苦笑道,“还不是那样!”   聂天笑了笑后,朝聂五岳道,“对于之前的事,你对我就没有什么解释么?”   聂五岳这时抬头看了一眼聂天,随即一耸肩道,“我知道瞒不了你多久,没错,是我找人去撞你的,目的也的确是想栽赃给聂终南!我承认!”   聂天见聂五岳说话时吗,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禁微微皱眉道,“你没想过,万一你找的人,真把我给撞死了呢?”   聂五岳一听这话,脸色微微一动,手指里夹着的烟头上的半截烟灰立刻抖落在桌上。   聂天看得出聂五岳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甚至可能根本就没考虑这个后果,也可以说,自己的生死在他的报复行为里,根本不值得他去想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包间门再度打开,聂武夷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聂天后,又看了看聂五岳和苏珊,他的脸色几经变化后,坐在一侧。   聂天这时把服务员叫了进来,说人齐了,可以上菜了。   等服务员走后,聂武夷则说道,“我可不是来吃饭的,聂天,你到底有什么主意,直接说出来,免得我们在这乱想!”   聂天则一耸肩道,“人都来了,还在乎这一时半会的么?”   聂武夷无法,这时点上一根烟,看向聂五岳,皮笑肉不笑的道,“五岳,真没想到,你居然对我们聂家这么大的怨恨啊!”   聂五岳抬头看了一眼聂武夷,也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笑来,“连你这种不学无术的人都惦记着名山的宝座,我有什么不能想的?”   聂天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两人肯定还没有达成共识呢,他不禁看了一眼聂武夷,看来自己上次和他说了那么多,都成废话了。   聂武夷刚要说什么,这时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了,两人就什么也没再说。   等菜上全之后,聂武夷和聂五岳却没有要动筷子的意思,只是盯着对方看,偶尔的瞥一眼聂天。   聂天这时拿起筷子,也不管他们了,先把自己肚子填饱再说。   苏珊见状,也不吭声,跟着聂天一起吃饭,不过苏珊胃口不大,很快就吃饱了。   聂天快吃完了,聂武夷和聂五岳才发现,估计聂天不吃饱不会说什么的,这才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两人的饭量肯定比苏珊要大,不过和聂天一比,还是不行,他们吃完了,聂天还在吃。   等聂天完全吃饱后,拿着面纸擦拭着嘴巴,然后才问了一下三人是不是都吃饱了。   聂武夷有些着急的朝聂天道,“你有什么就直接说吧!”   聂五岳也看着聂天,虽然没像聂武夷这么说,但是眼神也很是殷切。   聂天这才点上一根烟,随即看向聂武夷道,“名山的第四大股东是乐通?”   聂武夷闻言先是一愕,随即朝聂天点头道,“不错,是乐通,这和对付我大哥有什么关系?”   聂天这时说道,“乐通可是一个韩国企业啊!”   聂五岳似乎听明白了聂天的意思,立刻朝聂天道,“乐通的确是韩国企业,不过据我所知,乐通在萨德问题上是反对韩国部署萨德的!如果你在这个问题上想要做文章,估计是不行!”   聂天却朝聂五岳一耸肩,看来聂五岳的确是比聂武夷要聪明的多,难怪刚才聂五岳直接说聂武夷不学无术了,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这货居然还没明白什么意思。   倒是聂五岳一点就透,自己刚提乐通,他就知道了自己的用意。   聂天这时朝聂五岳道,“乐通是反对萨德,但是韩国里好多都反对萨德的,难道韩国人是因为爱中国人,所以才反对的么?”   聂武夷这时诧异地看着聂天和聂五岳道,“等等,我们是在说名山和大哥的事,怎么又扯上政治了?”   聂五岳立刻朝聂天道,“你的意思是……”   聂天立刻说道,“乐通和租地给萨德的乐天本来是一家公司的,两者之间是有联系的!这些好多国民并不知晓吧!”   聂五岳心下一动,立刻说道,“你的意思是,在网上发起攻势,先营造舆论的压力,把乐通和乐天扯上关系?”   聂天点了点头后,立刻又说道,“那么接下来,作为被乐通注资的名山呢?”   聂五岳顿时一阵沉默,看着聂天良久,点上一根烟,许久也不说话了。   聂武夷则问聂天道,“到底什么意思,你们是想要用韩企的名义打垮名山?让网民来反名山?”   聂天朝着聂武夷一耸肩道,“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办法么?”   苏珊这时插话道,“如果这样的话,打击的就不是聂终南了,而是名山!”   聂武夷一听这话立刻就说不行,“我要对付的仅仅是我大哥,我没要对付名山,名山如果垮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聂天没吭声,深吸了一口香烟,看向聂五岳,其实他明白,聂武夷的目的是要聂终南的位置,没打算要名山出事。、但是聂五岳却和他不一样,他的目的应该是和自己一样,纯粹的是希望报复名山而已,所以聂天更看到聂五岳的意思。   聂五岳深吸了一口气后,看向聂天道,“现在的问题是,一旦舆论战发酵,一发不可收拾之后,名山能力挽狂澜的还是聂终南,残局还是要他来收拾,我们这也算对付他了?”   聂天则一笑道,“你太不了解国内的行情了,中国喜欢出事后,要找责任人,而要背这个责任的,必然就是聂终南,到时候你们就算不想,名山的股东们,也必然是要弃帅保车,罢免聂终南总裁的职务,来保住名山!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