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五岳听聂天这么说后,顿时一阵沉默,如果董事局出面要聂终南扛锅的话,那倒是很有可能。   聂武夷却连连摇头说不行,“这对名山的剩余有损,名山辛辛苦苦,风雨这么多年,才建立现在国内旅游度假村的标杆形象,如此一来,形象必然受损!”   聂天则朝聂武夷一笑,“看不出来,你还蛮看重名山的名誉的嘛!”   聂武夷冷哼一声道,“那是肯定的,我对名山没有意见,只是对老爷子这样的分配感觉不公,我可以对付我大哥,但是对名山有损的事,我绝对不做!这是我家老爷子毕生的心血,不能在我手里毁了!”   聂五岳这时却冷哼一声道,“如果名山到你手里,和毁了又有什么区别?”   聂武夷一听这话,立刻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朝聂五岳呵斥道,“你说什么?”   聂五岳则冷哼道,“我有说错么?”   聂武夷刚准备反驳什么,聂天则立刻敲了敲桌子道,“如果你们继续这么吵下去,那你们就在这吵吧,反正对不对付聂终南,我目前是无所谓的!”   聂五岳立刻说道,“我觉得没问题,只要能先把聂终南拿下,就算是名山损失点名誉也不算什么,到时候如果是我掌权,我有信心再把名山的名誉给挣回来!”   C酷H匠S网s:永久免}W费#F看uv尊宝娱乐   聂武夷一听这话,立刻说道,“你掌权?你喝酒来的吧?咱们名山怎么可能让你一个野种掌权?”   聂五岳闻言眉头一紧,不过并没有反击聂武夷,而是朝聂天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拉这个一个酒囊饭袋来,这个计划,我们自己就完全可以实施!”   聂武夷一拍桌子,朝聂五岳呵斥道,“你说谁是酒囊饭袋呢?”   聂天这时微微一叹,看来让这两人联手,估计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了,这名山老总的位置还没空出来呢,两人就都盯上了,谁也不服水。   他想着这时朝两人道,“以我看,只要名山出现危机,你俩谁都掌不了权!”   聂武夷和聂五岳闻言不禁都看向聂天,“为什么?”   聂天一笑道,“你们忘记了,在名山,还有一个无论是能力还是威望都在你们大哥聂终南之上的人,如果名山真的出了问题,名山总裁的位置,还有比他更合适的么?”   聂五岳一听这话,脸色顿时一动,盯着聂天看道,“你的意思是,聂崇山会出山?”   聂武夷立刻指着聂五岳道,“你说什么?父亲的名讳也是你可以直呼的?”   聂天则朝两人道,“你们水火不容,这事情还没有任何眉目呢,你们就在这争了起来,还怎么做事?”   聂武夷这时立刻朝聂天道,“那不可能,我父亲身体不是很好,早已经退居二线了,他就是有心出来,身体也绝对不允许!”   聂五岳也朝聂天道,“是啊,他身体一直不好,常年在家修养,而且平日里很少过问名山的事,都是聂终南在过问!”   聂天则一笑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在石城的职务,是怎么来的?”   聂五岳闻言不禁一愕,怔怔地看着聂天,是啊,自己石城的这个职务,不过是聂崇山一句话的事,虽然他早已经不在名山了,但是这次让自己来石城,是直接给名山人事部打了一个电话就解决的事,甚至都越过了聂终南。   换一个角度来说,聂崇山虽然已经不在名山了,但是他的命令,他的威望以及他目前的能力,在名山都是无可代替的。   聂武夷这时也皱眉开始思考了,如果大哥下了,父亲又出来,那什么时候轮到自己,自己不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与其是这样的结局,那自己还搞这么多名堂做什么?想到这些,聂武夷都不禁有些后悔了。   聂天一直在观察聂武夷的神色,这时看到他的样子,就大致猜到了他的想法了。   他这时朝聂武夷一笑道,“聂总?怎么?开始后悔了?”   聂武夷脸色微微一动,立刻说道,“我不后悔,只是要毁名山的名誉,肯定不行!”   聂五岳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一眼聂武夷道,“那你用什么办法去抢你宝贝大哥的位置?你倒是说出来一个来!”   聂武夷闻言一阵沉吟,半晌也没想出什么办法来,如果自己能想出办法的话,也不用等到今天了。   聂天这时看了一眼聂五岳,随即说道,“如果聂终南被迫辞职,让聂武夷上也不是不行吧?”   聂五岳闻言眉头一皱,自己怎么可能为他人做嫁衣裳?不过看聂天的眼神中似乎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信息。   他顿时心下一动,明白了聂天的意思,聂武夷不过就是一个废柴,他在位置上,怎么也不能有聂终南的能力吧,只要先哄着聂武夷把聂终南拿下,就算最后真的让聂武夷先上,他有那本事把位置坐稳?   想到这里,聂五岳立刻说道,“他要上就让他上呗,我的目的是对付聂终南,谁上我没兴趣!”   聂天闻言心下一笑,这个聂五岳到底是聪明人,自己一个眼神他就能领悟到自己的想法了。   这时聂天又看向聂武夷,“聂五岳都说了,聂终南下来后,会保你上去,这不是你的目的么?现在你还在乎名山的名誉么?”   聂武夷一听这话,顿时陷入了一阵沉思,之前是有聂五岳在和自己争,所以他咬定了不放,不让毁坏名山的名誉。   但是现在连聂五岳都不和自己争了,一旦计划得以顺利的完成,那名山总裁的位置,岂不是自己囊中之物了?   聂武夷想着没直接回复聂天,而是问聂天,“你刚才不是说了,我大哥下来之后,还有我父亲呢,那个时候,我可能和我父亲争么?”   聂天心下则一笑,这家伙也不是太傻,还能想到这点,不过他嘴上却说道,“你不也说了,你父亲年老,身体也不行了,到时候就算他真有这打算,最多也就是出来稳定一下局面而已,到时候还是要把位置给让出来,这个时候就要看聂总你在名山的人脉和你在你父亲心目中的地位了!”   聂武夷一听这话,脸色微微一动,虽然他能力不行,但是在人脉这一块,他倒是一直和不少股东之间有着不错的联系呢。   这时他自信地朝聂天一笑道,“如果真有那天,我不敢保证股东们都会站在我这边,但是至少也有一半会支持我的,至于我父亲嘛!到时候没了大哥,他也没有其他可选择的了不是么?”   聂天这时站起身来一拍手,朝聂武夷道,“这么说,聂总是同意了?”   聂武夷也站起身来,却看向了聂五岳,“其他都没有,我就是不太相信你说的,你真的不和我争?”   聂五岳则一耸肩,“你也知道你有一半的股东支持,我有谁支持我?就算我真想和你争,也得有本钱不是?”   聂武夷一听这话,顿时得意的一笑,走到聂五岳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五岳,只要你真心帮我,二哥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到时候我肯定比大哥大方多了,给你几个重要的部门,以后咱们兄弟齐心,就没有什么难事了!”   聂五岳背对着聂武夷,眼神中露出不齿的笑容来,之前一直叫自己野种,现在却称兄弟了?不过他嘴上却说道,“那我可得先谢谢二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