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天听聂五岳和聂武夷达成了“默契”,立刻走到两人身前,朝两人道,“那就这么决定了!”   说着立刻朝聂武夷说,你在名山毕竟这么多年了,要帮忙收集一些名山和乐通合作的证据。   又和聂五岳说,你在名山的职位虽然不高,但毕竟是名山的人,这个时候你要会演戏,关键时候要维护名山的名誉。   最VX新☆:章节$上\酷匠2网:   聂五岳听完这话,心下一动,瞬间就明白了聂天的意思,聂天这是在帮自己呢,丑人都让聂武夷去做,自己到最后如果站在名山那一块的话,聂崇山定然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聂武夷果然如同聂五岳说的那样,就是一个酒囊饭袋,居然完全没听出聂天这话的背后含义来。   等聂五岳和聂武夷走后,苏珊却没有要走的意思,这时朝聂天一笑道,“看来你是真心实意的帮聂五岳。”   聂天则朝苏珊一耸肩,她这么认为就这么认为吧,在自己看来,他帮谁都等于在帮自己。   和苏珊走进电梯的时候,聂天问苏珊,“今晚你主动要来的,但是却很少说话,现在聂武夷和聂五岳都不在了,你有什么建议?”   苏珊朝聂天一耸肩道,“没有什么建议,我只是觉得,规划一切都是美好的,但是真正付诸行动的时候,会未必如意!”   聂天闻言心下一动,不禁看了一眼苏珊,不过苏珊的话也就到此为止了,没有继续再说下去的意思。   等看着苏珊上车开远后,聂天开车回到了自己家,他先去了杨帆和元秀英那边看一下。   估计这以后将成为自己生活中的日常了,毕竟这边元秀英是有孕之身,自己要时刻过来看一下,心里才会放心。   不过聂天刚进门,就看到元秀英和杨帆正坐在沙发那边,各自都在忙着什么。   杨帆的面前是一堆数据报告,而元秀英手里则拿着一个电话本,还拿着圆珠笔在划着什么。   聂天见状不禁朝元秀英以及杨帆说道,“这么晚了,你们还不休息?”   元秀英则朝聂天说道,“今天我已经联系了七家电动车厂商,其中四家对我们的电池有兴趣,而且有一家已经派人过来了。”   聂天闻言不禁一笑道,“那结果还是蛮不错的……”   元秀英这时却朝聂天道,“现在才七分之一的战果而已,你知道全国有多少电动车厂商么?据我调查的登记在册的,而且销量都过十万的,就有一百五十三家,过百万辆的也有四十多家,我们的电池要打入这些市场,应该是革命还未成功,通知还需努力啊!”   杨帆那边则说道,“不着急的,我对我们的电池有信心,销量完全不是问题,秀英姐,我早和你说了,不用这么着急,我们只要盯着顶尖的几个电动车牌子就行,剩余的那些自然就会慕名而来了!”   聂天一听这话,立刻附和道,“小帆说的没错,我们没有必要一家一家的去联系,只要联系比较有名的大牌子就行了!”   说着聂天还不禁看了看元秀英,以元秀英的脑子,是不可能想不到这些的吧?难道真应了一句老话,一孕傻三年?   元秀英这时一耸肩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我就按着你说的来就是了,明天我就重点给那些大牌子打电话就行了!”   聂天则过去帮着元秀英将她面前的东西收起来,朝元秀英道,“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其他都不是问题,用小帆的话说,我们的电池好,就没有任何问题!”   杨帆闻言也点头附和说是,让元秀英赶紧休息,而聂天也帮着杨帆把桌面上的东西收拾起来,“下班就是休息时间,有工作上班时间再弄,说她没说你?”   看聂天如此,杨帆朝着聂天一耸肩,无奈一叹,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后,这时卫生间里突然有放水的声音。   聂天心下一动,诧异地看向卫生间,“还有人?”   杨帆立刻朝聂天一笑道,“你傻了?小欣不是来石城了么?正好我们这房子是三个房间,小欣当然过来一起住了、”   聂天倒是把卫欣来石城的事给忘记了,而此时卫欣穿着睡衣,头上裹着浴巾就出来了。   聂天见状立刻朝着卫欣笑着一点头,随即说,“那你们早点睡吧,我也回去了!”   三个女人异口同声的朝聂天说了一声晚安,聂天出门后还在想呢,尼玛,要是藤卫纪香再搬来,自己真成了封建社会的老爷了,妻妾成群哪!   到了自己房子后,聂天倒了一杯水,随即坐在沙发上,就拿出手机来,给安静娴打了一个电话。   安静娴现在自己搞了一个媒体平台后,也好久没联系了,电话一通就朝聂天道,“怎么记得给我打电话了,你一来电话,准没好事,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聂天喝了一口水后,朝着电话里的安静娴一笑道,“还真被你猜中了,的确是有事需要你帮忙……”   说着聂天就把自己的计划和安静娴简单的说了一下,安静娴一听就知道聂天的意思了,“你这是打算用舆论搞垮名山啊?”   聂天一笑道,“安大记者一语中的啊!”   那边电话里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好像是安静娴正在用电脑输入着什么,没一会就和聂天说道,“这个乐通可是反萨德的,我看效果未必会如你所愿啊!”   聂天闻言朝安静娴说道,“我也知道,所以才找安大记者,你看看有什么办法!”   安静娴则朝聂天说道,“办法不是没有,就是栽赃陷害呗!”   聂天一听这话,立刻笑了笑道,“不要用这个词,很刺耳!”   安静娴则朝聂天笑了笑道,“再刺耳也是事实!”说着朝聂天一叹道,“虽然你资助了我们的平台,但是我们平台还是要以事实说话的,抱歉啊,这件事我帮不上忙了!”   聂天本来还想和安静娴再说说呢,不想人家安静娴那边的确是有态度的平台,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聂天看了一下手机,不禁摇了摇头,不过细想了一下安静娴的话,不禁陷入了一阵沉思。   是啊,自己这么做,真的就等于是在栽赃陷害啊,名山姑且算了,但是一旦真的舆论起来了,乐通的在华业务就等于是彻底死了,之前的乐天不就是如此么?   想到这里,聂天不禁一阵纠结,虽然自己对棒子也是没什么好感,但毕竟人家乐通是萨德的,不然是出于什么原因,毕竟表面上是让你无话可说的。   其实不找安静娴,自己也可以找路明,路明在电脑这一块也认识不少人。   不过安静娴的那些话,始终回荡在聂天的耳边,是啊,自己是要对付名山,但是也不能用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来栽赃陷害。   聂天甚至问自己,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变的这么无所不用其极了。   想着聂天上床睡觉,暂时不去想这个问题了,等明天天亮之后,再想想看,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办法。   虽然脑子里想着要睡觉,但是却久久不能睡去,毕竟这也是自己决定要和名山正面交锋以来,最有机会的一次,如果就这么放弃了,自己又真心的觉得可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