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聂天刚送元秀英和杨帆到班上,聂五岳就给自己打电话了,问这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聂天也没把话说死,没把昨晚和安静娴的对话告诉聂五岳,他现在也没最终决定呢,只是和聂五岳说正在准备。   挂了聂五岳的电话后,聂天不禁骂了一声,这个聂五岳就是属狗皮膏药的,一听说自己要对付聂终南,就开始主动贴上来了。   昨晚想了一晚上,聂天没有想到什么更好的办法,暗道今天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新的进展吧。   而就在聂天一筹莫展的时候,接到了安静娴的电话,聂天看着电话,不禁眉头微微一皱,这安静娴不是昨晚说自己说的不过瘾,今天还要说自己几句吧?   不过聂天还是接通了安静娴的电话,岂知电话刚通,安静娴就和聂天道,“我昨晚查了一晚上的资料,终于给你找到了证据!”   聂天一听这话不禁眉头一动,原来安静娴昨晚挂了自己的电话之后,并不是这件事就不放在心上了,居然还在帮自己查资料?   想到这里,聂天立刻朝安静娴道,“你不是说这等于是栽赃陷害么?你们的平台只会按着事实说话,你还帮我找资料来陷害乐通?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更!r新最M}快上酷w匠网u√   安静娴则朝聂天一笑道,“我也不是帮你,我也是对这个乐通比较好奇而已,所以通宵查了一些关于他和乐天之间的关系!”   聂天一叹道,“乐天是乐天,乐通是乐通,两个公司虽然之前是一家,不过在萨德事件之前,人家就已经分道扬镳了!”   安静娴笑了笑道,“你说的没错,在萨德事件之前,乐通和乐天的确是没有什么关系了,但是,分道扬镳不等于完全没有利益交割了,毕竟曾经是一个公司,你说是不是?”   聂天一听这话,不禁诧异道,“你这么说,必然是有所指了?到底怎么回事?”   安静娴却朝聂天一笑道,“你得好好请我吃一顿大餐了!”   聂天听安静娴这么说,就知道安静娴肯定是查到了什么实时性的东西了,立刻说,“大餐没问题,包你一辈子大餐都行,是不是乐通和乐天之间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安静娴则朝聂天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查的乐通的资料,乐通在和乐天分道扬镳之后,好多不动产上都没有分割清楚的,而提供给美国军方不熟萨德的星洲高尔夫球场的地皮,不是乐天一家的,还有一半的股份是乐通的!”   聂天一听这话,直接从凳子上站起来了,“什么?地皮也有乐通的份?这怎么可能,如果有,新闻上为什么不报?”   安静娴则说道,“那是因为名义上星洲高尔夫球场是乐天的,乐通和乐天分家的时候,暂时没有分到这些!”   聂天这时又失望的坐了下来,朝安静娴道,“那这也不算什么了,到时候乐通紧急公关只要说,他们并不知道乐天要把星洲高尔夫球场提供给美国军方部署萨德就行了,毕竟地皮表面上是乐天控制的!”   安静娴则一笑道,“的确是如此,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再告诉你一些消息,乐通的安志勋当年是在美国读书的,在美国大学的时候,他发表过至少五篇反华的言论,这些都是可以查到的!”   聂天一听这话,顿时又兴奋了起来,“居然还有这种事?”   安静娴则朝聂天道,“这五篇论文我已经在网上都下载下来了,而且网站的截图都已经做好了,就是怕一旦公布出来,乐通会做紧急公关,把这些网站上的论文都给下了!”   聂天立刻朝安静娴道,“那这就不算是栽赃嫁祸了吧?”   安静娴则朝聂天道,“对于乐通而言,的确不算是栽赃嫁祸了,但是名山呢,到时候名山的公关可以说,他们并不知道乐通的所作所为,一个公关就可以解决这次危机了!”   聂天一听这话,心下顿时一动,难怪苏珊昨晚说事情的发展未必会如自己所愿,原来她早就看出了这个问题的关键所在了,为什么昨晚她不说?   安静娴见聂天没吭声,立刻朝聂天道,“我能做的就是这些,至于对于名山,我觉得资料还是不够,多少会对名山有一些影响吧,但是总体影响不大,大不了到时候名山让乐通退股就是了!”   聂天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看来是我太异想天开了!”   安静娴则安危聂天道,“你也不要多想,总归还是会有办法了,昨晚不还不知道安志勋还做过这些反华的事么,一夜之间不还是被我找到了?”   聂天则朝安静娴微叹道,“乐通毕竟是乐通,整死多少个都无所谓,但是名山毕竟是国内的企业,他是不可能做出这些事来的,想要在抓住其他把柄的话,估计很难!”   安静娴则朝聂天道,“反正资料我都准备好了,现在的问题是,你们必须找到名山的过硬的把柄才行,到时候只要你说一声,我立刻就可以把这些资料公诸于众,只是现在如果你要公布也可以,我只是担心你浪费了这么一次机会!”   聂天听安静娴这么说,立刻朝安静娴说道,“资料先留着吧,等我消息,让我再想想!”   挂了安静娴的电话后,聂天又陷入了一阵沉思,看来正如洪砚和自己说的一样,要对付像名山这样的庞然大物,自己没点真本事还是不行。   光是想靠这些旁门左道的办法对付名山,估计是没什么戏了。   本来聂天还感觉这次是绝佳的打倒名山的机会呢,如今被安静娴等于是浇了一头的冷水,逐渐也从兴奋中清醒了过来。   想了半晌后,聂天感觉还是暂时搁浅计划比较好,不然错过了这次机会,让聂终南有所提防的话,之后再想对付聂终南就更加难了。   而目前还有一个难题,就是聂武夷和聂五岳已经被自己调动起来了,两个人都在等着自己这边消息呢,这个时候和他们说取消了,估计这两人都不会同意。   聂武夷那边还好说,这货没什么脑子,稍微忽悠几句就行了,关键是聂五岳这边,虽然比聂五岳聪明一些,但是他比较着急,说不定自己这边说暂停了,他那边就会单独行动。   而且聂五岳那边还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了,如果他要硬干的话,那无疑就是以卵击石,而且打草惊蛇了。   甚至可能提醒了聂终南,在没有出事之前,就和乐通断绝了一些生意来往。   想到这里,聂天又想到了一个人,就是昨晚很少说话的苏珊,其实她早就看到了问题的关键,只是昨晚没有明说。   这时聂天拿起电话,给苏珊拨通了一个电话,不想苏珊刚接通电话就说,“你能这么快就给我打电话,说明你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说明你还没有太笨!”   聂天一听这话,自嘲的苦笑一声,“看来最大的问题不是我没有看出计划的破绽,而是我没有看清你这个人啊!”   苏珊笑了笑道,“也不用这么说,我其实还是很笨的!”   聂天则开门见山的朝苏珊道,“既然你一直在等我的这个电话,那是不是我可以理解成,其实你看出了破绽,但是也知道弥补破绽的措施?”   苏珊又是一笑道,“你果然很聪明!是”   聂天立刻又说道,“以前你这么夸我,我欣然接受,但是现在感觉你在骂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东门吹牛说:   这一更为「LED1498」大大帮更,感谢大大近期的解封!   另:本月有爆更活动,恶魔果实过百就爆更一章,守护开一个就爆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