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永j久免费*h看y小p说N◇   除此之外,杨帆那边的研究所还在研制小型的家用5号、7号电池,不过没有生产线,暂时还在规划之内,年内可以付诸实际。   等了几天没消息,别说聂五岳了,聂武夷那边也有点按捺不住了,给聂天打电话,问聂天不是要曝光名山和乐通,制造舆论的呢,怎么那晚吃完饭一点下文没有了。   聂天也只是说在筹划中,任何计划都要做到百密一疏才行,不能这边痛快了,却立刻被名山察觉了是自己所为。   聂武夷比聂五岳好打发,听到聂天要求周密,觉得也有道理,反正这么多年他也忍了,也不在乎多等这几天了。   倒是聂五岳这边,几乎每天都打电话或者发信息来问,开始聂天还找几个理由解释解释呢,后来直接也不搭理了。   尼玛,自己答应帮你是情分,搞的好像自己欠他似得,完全贴上自己了。   不过这几天下来,也不是白等的,藤卫纪香那边终于有消息了,其他的太细的她还没查到,但是名山这边的偷税漏税,甚至是做假账是铁定的了。   而且藤卫纪香还把证据直接发给了聂天,聂天看了一下,知道这些其实已经够让名山喝一壶的了。   不过聂天还是没有着急,既然藤卫纪香现在已经获得了聂终南的信任,她可以找到的资料,就应该远远不止这些。   所以聂天让藤卫纪香继续再找其他的信息,自己这边不着急。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藤卫纪香那边又发来信息,说有重大发现,让聂天下班后去她家,当面和聂天说。   聂天晚上下班后,如常的先送杨帆、元秀英和卫欣回去,随后找了一个借口,就去藤卫纪香那边。   敲开藤卫纪香的门时,藤卫纪香好像刚刚洗完澡,头发都没有吹干呢,见聂天来了,朝着聂天一笑,随即就请他进去。   聂天进门后,看到客厅的茶几上放着红酒和两个已经倒好红酒的杯子,不禁皱眉道,“我可不是来喝酒的!”   藤卫纪香脸色则微微一动道,“我对你也没有别的要求,只是喝杯酒,这个要求过分么?”   聂天听藤卫纪香这么说,也没多说什么,坐到沙发上,端起红酒杯喝了一口后,看着藤卫纪香道,“这样总可以了吧?”   藤卫纪香立刻一笑,坐到聂天的身边,挽住聂天的胳膊,端起酒杯和聂天砰了一下,泯了一口后,这才朝聂天道,“你都多久没来我这了?”   聂天皱着眉头道,“也没多久吧,不才几天么?”   藤卫纪香立刻说道,“已经半个多月了!”   聂天这时喝了一口酒,点上一根烟后,这才朝藤卫纪香一耸肩道,“是么?这都半个月了,时间过的还真快呢!”   藤卫纪香这时朝聂天道,“我没要求你每天都陪我,也没要求你去和杨帆解除婚约和我结婚!”   聂天点了点头,朝藤卫纪香道,“这一点,我的确无话可说!”   藤卫纪香这时却朝聂天道,“我原本以为我可以只做你背后隐形的女人,对你没有任何要求,但是现在我发现我根本做不到!”   聂天一听这话,心下顿时一凛,暗道,这藤卫纪香果然要放什么幺蛾子了。   藤卫纪香这时朝聂天道,“我现在要求你一个月,至少有一天是在我这过夜的,好不好?”   聂天这时端着酒杯,盯着藤卫纪香看了许久之后,这才道,“纪香,我们当初可是说好的……”   藤卫纪香没等聂天说完,立刻就说道,“当初我是因为和你认识不久,我以为我根本不爱你,只是因为那天彼此需要对方而已,我以为我可以洒脱!但是这么久来,我发现我根本做不到,我无法像元秀英那样,每天看着你和杨帆卿卿我我,还假装没事!”   聂天深吸了一口香烟后,看着藤卫纪香道,“那你要怎么样?”   藤卫纪香立刻说道,“我刚才说了,我没有其他的要求,只要你每个月有一天在我这过夜!这么小的要求,你不会拒绝吧?”   聂天则冷笑一声道,“人的欲望,都是在不断的得到满足后,才开始变的不满足的,我今天答应你,下次你就会要求两天,然后就是三天,最后就是天天……”   藤卫纪香连忙摇了摇头道,“不会的,我只要一天,一天就可以了,绝对不会再有其他过分的要求!”   聂天深吸了一口气,这时见藤卫纪香正用近乎祈求的眼神在看着自己,暗道其实藤卫纪香的要求,对于一个女人而言,也不算太过分。   想到这里,聂天点了点头,“哪,说好了就一天啊!”   藤卫纪香立刻露出了笑容,上来就要亲聂天。   聂天见状立刻躲开了,连忙朝藤卫纪香道,“这个月我已经来过一次了……”   藤卫纪香却说道,“那次,你并没有过夜啊!”   聂天闻言不禁一愕,还是有些犹豫的看着藤卫纪香,尼玛这边元秀英刚大肚子,别再在这边把藤卫纪香的肚子搞大了,那自己就真的有的头疼了。   藤卫纪香就好像看出聂天在担心什么一样,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盒子来,放在茶几上。   聂天定睛一看,居然是一盒杜蕾斯,不禁眉头一动。   藤卫纪香则朝聂天一笑道,“放心吧,除非是你愿意让我怀上你的孩子,不然我绝对不会这样的!”   聂天正犹豫着呢,藤卫纪香已经伸手帮聂天解开了身上的衣服,又帮聂天脱掉了裤子。   随即藤卫纪香打开一个杜蕾斯,这才上来拥吻住了聂天。   顿时,藤卫纪香的客厅就是一股满园春色关不住的感觉。   一阵激情之后,聂天感觉自己好像完全沉沦了一样,原来性爱这玩意也是上瘾的。   藤卫纪香得到了满足后,躺在聂天的怀中,那满脸娇红满足的样子不言与表。   聂天这时点上一根烟,朝藤卫纪香道,“现在该说正事了吧?”   藤卫纪香这才一笑,坐直了身体披上睡衣后,这才从一侧的包里拿出了一叠文件来,朝茶几上一放,“这些就是名山近期内和乐通的经济来往,你先看看!”   聂天坐起身来,弹了弹烟灰后,拿起文件翻看了几张,发现纸上全是一堆的数字,不禁皱眉道,“这些只能证明名山和乐通是有经济往来而已,能代表什么?”   藤卫纪香这时则指着其中几串数字道,“你再仔细看看,这个5000万,是每个月都有的,什么款项才会每个月是固定的金额?而且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明!”   聂天不禁仔细地看了一下,这笔五千万的资金,每个月都是月初从境外韩方的一个银行转入到聂终南的账户的,然后月底的时候又从聂终南的账户再转走。   看到这里,聂天心下不禁一动,藤卫纪香这时坐到聂天一侧,将脑袋靠在聂天的肩头上,这才说道,“你是不是已经想到了什么?”   聂天点了点头,抽了一口香烟,这种账目上的流水趋势看来,很可能是聂终南在帮乐通洗钱。   想到这里,聂天立刻朝藤卫纪香道,“虽然很可疑,但是光是流水,还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啊!”   藤卫纪香一笑道,“这个暂时就没有办法了,除非是能查到乐通的所有业务,要知道乐通的业务当中是有多少违法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