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沈家的合作方打来的电话,全都对花明俊表达了同样的一个信号,有人又出了比花明俊条件更高的合作条件,他们在表示遗憾的同时,也询问花明俊这边是否还会再出比现在的条件更高一些的合作条件,如果花明俊这边不再出更高的条件,他们就准备跟对方展开合作了。   既然已经做了选择,花明俊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半途而废的,花明俊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再次把李乾给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要求李乾再做一份合作计划书给他,毫无疑问,这份合作计划书,是比对方条件更高的。   “花总,我们一开始给出的合作条件,就已经比之前沈家给出的条件让利不少了。”李乾听完花明俊的要求之后,说道:“在这个基础上,其实我们已经是处于赔本的情况了,有人比我们让利一成,我们做出的新的合作计划书,给出的条件又比对方让利一成,现在已经是双方第二次做出让利的举动了,哪怕我们最早做出的计划书是不赚钱的,现在都已经是让利四成的局面了,更何况我们一开始出的条件,就已经是处于亏本让利,这次再让利一成,我们大约要让利四成半了,如果对方再出价,花总还要继续跟对方拼下去?这个代价太大了,恐怕会截断整个东正集团的现金流的。”   “最后一次,如果对方还会再次出手,那我们就静观其变。”花明俊对李乾说道。   听到花明俊这话,李乾就知道他主意已决,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拿着之前的合作计划书,出了花明俊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重新做合作计划书了。   在李乾看来,花明俊这样做法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花明俊这样做,会截断东正集团的现金流量!   现金流并不等于现金,现金流说的是现金流动,是公司账上还有多少现金,短期内还要支付多少现金出去,又能入账多少现金,现金流是当下的,手里进进出出的,马上会用到的钱。   现金流是血液,现金流是氧气,现金流是战略。   现金流量的多少能清楚表明公司周转是否顺畅、资金是否紧缺、支付偿债能力大小,以及是否过度扩大经营规模,对外投资是否恰当,资本经营是否有效等,从而为投资者、债权人、管理者提供非常有用的信息。   Gl酷匠网首发   东正集团与沈家有着本质的区别,东正集团是上市公司,只不过是花明俊的父亲掌握着东正集团半数以上的股票,有着绝对的管理权,可他也是要对其他股东负责的,哪怕是那些股东持股数比较少。   东正集团发展到现在,已经具有相当规模,运转良好,但是,多余的利润都被已经拿去做了其他的投资,公司账上也只不过是维持着良好的现金流动而已,这种情况下,花明俊的举动,无疑会动用公司大量的现金,以至于在李乾的估算中,会导致东正集团现金流被截断,这对一家上市公司来说,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不过,花明俊做了这样的决定,李乾也只能是答应下来,除此之外,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通知花明俊的父亲?   李乾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因为花明俊的父亲把李乾给安排到这样的位置,其实就是在锻炼自己的儿子,以准备让他接手东正集团了。   加上花明俊坐上这个位子以来,其实一直都做的不错,他父亲对他也越来越放心,隐隐有放手任他去做的架势,东正集团上下,谁看不出这一点?   李乾如果通知了花明俊的父亲,无疑是得罪花明俊的举动,而花明俊做的事情,虽然冒着极大的风险,可一旦真的能收购了沈家的公司,这一切的损失也就会被抹平,甚至是拓展了东正集团的新业务,到了那个时候,公司里哪里还会有李乾的位置?   每个人都是需要为自己打算的,李乾也不例外,更何况,花明俊是东正集团的太子爷,而李乾不过是东正集团的老员工而已,对于自己的位置,李乾还是摆的很正的。   就在李乾给花明俊重新做合作计划书的时候,沈曼文和陈坚在店里等着沈博良的到来,因为沈博良给他们打了电话。   时间不长,沈博良就出现在了沈曼文的店里,三人在沈曼文的办公室里见面了。   “我已经跟沈家的那些合作方打过招呼了,目前沈家能出的条件已经是最低了,如果花明俊继续恶性竞争,就由的他去跟这些公司合作吧。”沈博良也不废话,来了之后,直接对两人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林大壮那边,不是可以保证公司的资金不断链吗?”陈坚问道:“无非是恶性竞争而已,比烧钱,恐怕没人能比磐石帮的现金多。”   “我让人核算过了。”沈博良说道:“之前也问过曼文了,咱们这样跟花明俊硬拼,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更何况,即便是我们损失了钱,维持了之前的合作关系,以后再继续合作,也不好做下去了,毕竟已经给出了极低的条件。”   沈博良说完这些之后,喝了口水,才又继续说道:“与其这样,咱们还不如拿出准备让利给合作方的那些钱,也就是花明俊硬拼的资金,只用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这样要比跟花明俊硬拼划算的多,而且,东正集团根本就不做沈家公司的业务,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就做起来,让花明俊以这种极低的亏损的条件,跟沈家的合作方合作就是了,反正我们该做的已经做了,那些合作方也知道东正集团是在恶性竞争,这种合作是长久不了的。”   “既然是这样,那四叔和曼文看着办吧。”陈坚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上,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我这几天会回海港呆几天。”   “你要回海港?”沈博良皱眉说道:“在这种时候?”   “对,我得回海港。”陈坚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