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沈博良看来,沈家这次的事情,完全是陈坚的功劳,他本应该是在滨江,看着这件事情尘埃落定的,没想到陈坚要在这个时候回海港。   而且,从陈坚说的话,不难听的出来,陈坚这次回海港,一两天之内不会回滨江。   “你回海港有什么要事吗?”沈博良不由得问道。   陈坚点了点头,说道:“给人治病,治病的时间是早就定好的,不能再拖下去了。”   陈坚这话说到后来,转而看向了沈曼文。   沈曼文点了点头,意思是知道陈坚在说什么。   K《酷匠@,网*正!版首发   毫无疑问,陈坚是要回海港给林嘉欣治病了。   “四叔,我相信你和曼文的能力,不会有问题的。”陈坚又对沈博良说道:“有蒋格格在滨江,花明俊耍不了什么见不得光的花招,沈家公司的资金,有林大壮这边支撑着,也不会有问题的。”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回去?”沈博良点了点头说道。   “我现在就要走。”陈坚说完这话,站起身来,说道:“四叔不给我打这个电话,我也是要来曼文这边跟她说一声的,蒋格格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   “要不要我送你?”沈曼文站起身来问道。   陈坚缓缓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   沈曼文点了点头,送陈坚出了店外,目送陈坚打了一辆车离去。   陈坚打车直奔滨江影视城而去,今天是林嘉欣的戏份杀青的日子,拍摄完成自然就要回海港了,林嘉欣早上就给陈坚打来了电话。   此时已经是下午,算起来,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陈坚赶到影视城的时候,林嘉欣已经跟剧组的人道过别了,正在影视城旁边的酒店里收拾行李。   先拍林嘉欣的戏份,本就是林嘉欣的公司和剧组签订的合同条款之一,毕竟,这是趁着林嘉欣的假期拍摄。   再加上有杨清华这家伙在这里,林嘉欣的戏份拍摄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如果不是考虑到林嘉欣的身体受不了,会太累,杨清华恨不得安排剧组每天全天拍摄林嘉欣的戏份。   即便是这样,林嘉欣的戏份,拍摄速度也是够快了。   此时已经是下午,陈坚和林嘉欣赶回海港林嘉欣的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安馨去厨房做晚饭,林嘉欣惬意的躺在别墅客厅的沙发上,感叹了一句:“还是家里的感觉好,哪里也比不上家里舒服。”   “我出去一下。”陈坚笑着说道:“安姐,把车钥匙给我。”   “你今晚还回来吗?”林嘉欣立刻问道。   “回来。”陈坚点了点头,接过安馨抛过来的车钥匙出门了。   陈坚先是去了山顶的一号别墅,跟秀儿说了声,自己回来了,但是要住在林嘉欣的别墅里,因为要给林嘉欣治病,而后驾车去了回春堂,抓了一副药之后,才回到了林嘉欣的别墅。   安馨已经做好了晚饭,但是,她和林嘉欣却是没动筷,而是在等着陈坚回来。   陈坚和两人一起吃过晚饭之后,把自己带来的那副中药,带到厨房里熬上了。   “你熬的什么药?”林嘉欣百无聊赖的来到了厨房,看着陈坚熬药。   “补气养血汤。”陈坚说道:“从今天开始,你每天都得喝。”   补气养血汤,顾名思义,气血兼补。   林嘉欣听到这个药方,自然知道药效是什么,不由得问道:“我需要补气血吗?”   “这是准备工作。”陈坚看着林嘉欣,说道:“给你治病需要用渡脉金针,而渡脉金针过于霸道,我担心会对你的身体有损伤,所以,准备了补气养血汤让你喝。”   “明天一早就给我治病,今晚喝还有效果吗?”林嘉欣歪头看着陈坚问道。   陈坚点了点头,说道:“其实,补气养血汤,本该等我给你施针治病之后再喝,不过,我开着回春堂,抓药这么方便,就干脆让你从今天开始喝了,效果多少肯定是有的,别的不说,最起码有助于你今晚的睡眠。”   “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林嘉欣点了点头问道。   陈坚此时已经熬好了补气养血汤,给林嘉欣倒在碗中,端到餐桌上放好,说道:“我给你施过渡脉金针之后,一个星期之内不能洗澡,你明早洗个澡吧!”   “啊?”林嘉欣噘着嘴,嘀咕道:“这个时候,一个星期不洗澡,身上不得馊了啊?”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陈坚笑了笑,说道:“一会把药喝了就去睡觉,我先去睡了,要养足精神,准备明天给你施针。”   陈坚说完这话,转身上楼去了客房休息了,扔下林嘉欣一个人呆在这里。   林嘉欣本以为还能跟陈坚再聊一会的,可没料到陈坚会把她一个人给扔在这里,坐在餐桌旁一边喝着补气养血汤,一边不满的嘀嘀咕咕的。   不过,林嘉欣在喝过补气养血汤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回房休息去了。   陈坚说的没错,林嘉欣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了过去,很显然,这是补气养血汤起了作用。   陈坚回到房间也早早就睡下了,原因无他,明天要给林嘉欣施展渡脉金针,是相当耗费精力的一件事情,陈坚必须要养足精神。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陈坚就醒了过来,洗漱过后,一溜小跑出了门,去了紫云山半山腰处的湖畔,坐在湖边静静的打坐,直至浑然忘我的境界。   渡脉金针极难施展,而且不容有失,陈坚必须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   打坐之后,陈坚缓缓打了一套陈氏太极,而后漫步下山,整个人已经调整到最佳状态。   而陈坚回到林嘉欣的别墅的时候,唐乐年已经到了。   陈坚昨晚回来,就已经通知了唐乐年,今天早上要给林嘉欣治病,这种事关林嘉欣生命的大事,唐乐年这个父亲岂能不在场?   唐乐年本想昨晚就过来的,可想到林嘉欣才刚刚从滨江回来,一定会很累,这才忍住了没过来,生怕打扰了林嘉欣休息。   “欣儿在洗澡。”安馨看到陈坚回来之后,对陈坚说了这么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