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坚点了点头,说道:“等她洗完澡就开始。”   陈坚心里很明白,安馨对自己说着话,是因为昨晚自己跟林嘉欣说让她今天早上洗个澡的时候,安馨就呆在客厅里,从而也就知道,林嘉欣洗澡是为了治病做准备,告诉自己林嘉欣在洗澡,也就是在告诉自己,林嘉欣在为治病做准备。   唐乐年看了看陈坚,想说些很么,却又说不出来,因为林嘉欣的病,只有陈坚能治得了,此时再问陈坚有多大把握,也是没什么意义的事情了。   何况,唐乐年是知道陈坚的医术极为高明的。   只不过,事关自己女儿的生命,唐乐年始终还是有所担心的。   “不必担心。”陈坚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说道。   看到陈坚这副淡定从容的样子,唐乐年放心不少。   不过,陈坚虽然这样说,可心里也是有着一丝紧张的,因为他虽然会渡脉金针,可却是没有真正全部施展过。   渡脉金针一共八针,三针保命针,五针治病针!   意思是渡脉金针全部施展出来,一共八针,其中三针用来保命,五针用来治病。   治疗的病不同,保命的三针所取的穴位也会不同,五针治病的针也是如此,治疗的病不同,所取的穴位也会不同。   但是,老头子告诉陈坚,陈家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渡脉金针其实是九针,只是,老头子都不曾习得第九针,陈坚自然也就不会这第九针。   据陈家的传说,老头子也曾仔细推敲过是不是有第九针的存在,不过,老头子的推敲却是没有结果的,甚至怀疑是不是陈家祖上乱吹的。   不过,陈家的渡脉金针并没有医书相传,而是代代相传,一直流传至今都是如此,老头子一共也就只学的这八针,全部悉数交给了陈坚,由于这种口口相传,言传身教的学习方式,也不能排除渡脉金针是九针,有一针失传的可能。   而且,老头子把陈家祖传的金针给了陈坚,陈家祖传的金针,也的确是九根,似乎也能说明渡脉金针的九针传说是真的!   时间不长,林嘉欣洗完澡下楼而来。   陈坚看向了林嘉欣,问道:“准备好了吗?”   林嘉欣默默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陈坚。   “还是去你房间施针吧。”陈坚站起身来,迎向了林嘉欣。   给林嘉欣治病,需要林嘉欣除去上衣,自然是不能在别墅的客厅里施针的,还是在一个相对比较私密的空间里方便。   唐乐年也随之站起身来,看样子是想要跟着上楼,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迈动脚步,重新又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安馨在看到陈坚和林嘉欣去了楼上之后,宽慰道:“陈坚医术这么高明,不会有事的。”   “嗯!”唐乐年点了点头,却是问道:“有烟吗?”   安馨听到唐乐年的话,起身去给唐乐年拿了一包烟。   虽然安馨和林嘉欣都不抽烟,可公司里有时候派人过来也是有抽烟的,安馨就买了烟扔在了家里,以作备用,没想到唐乐年会开口要烟。   唐乐年年轻的时候是抽烟了,可等上了一些年龄之后就戒烟了,已经多年不抽烟了。   接过安馨递过来的烟,唐乐年拆开之后,点燃了一根,只抽了一口,就被呛得咳嗽连连。   不过,唐乐年却是没有扔掉的意思,咳嗽着还一口接一口的抽着,显然是担心之极。   陈坚和林嘉欣来到楼上的房间之后,陈坚拉开了林嘉欣没有拉开的窗帘,此时还是清晨,太阳光并不炽热,透过窗子照射在人的身上,让人感觉暖洋洋的。   “脱了上衣吧。”陈坚从身上拿出一个针包,在桌子上慢慢展开,里面是长短不同的九根金针。   *酷匠网5首发k   林嘉欣站在床边,抓着上衣的衣角,紧咬嘴唇,一时之间却是没有动作。   陈坚背对着林嘉欣,说道:“迟早有这一天,我也早跟你说过,做好心理准备,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该不会跟我说,你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吧?”   “我做好心理准备了。”林嘉欣深吸一口气,说道:“不过,你给我治病可就什么都看到了,我们的关系就真的确定下来了!”   “我知道。”陈坚仍旧没有转身,打开了消毒用的酒精,又拿出了一个酒精灯摆在了桌上,说道:“我准备好了。”   听到陈坚这话,林嘉欣不再犹豫,脱下了上身的t恤,而后说道:“我也准备好了。”   “躺到床上去,侧躺着。”陈坚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没有转身。   林嘉欣依言侧躺在了床上,陈坚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要先给你施保命三针,如果有什么不对的感觉,就告诉我。”   陈坚说完这话,才转过身来。   林嘉欣此时侧躺在床上,紧紧的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显示出她此时的紧张。   无限风光被陈坚一览无遗,陈坚此时才发现,林嘉欣的皮肤是真的好,除去上衣之后所看到的肌肤,犹如瓷娃娃一般,在阳光的照射之下,竟然隐隐泛着反光,刚刚成熟的身体,散发着少女特有的魅力,让人为之呼吸一窒!   虽然极为诱人,可陈坚却并没有产生任何的想法,反而是在惊艳的一窒之后,就彻底的平静了下来,达到了心如止水的境界。   或许,是林嘉欣肌肤犹如瓷娃娃一般,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的反光带着那么一丝圣洁的味道,让陈坚不由自主的就达到了心如止水的地步。   不过,陈坚此时来不及多想什么了,而是轻声说道:“放松,不要紧张!”   林嘉欣“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陈坚取出三根最短的金针,用酒精消毒过后,把第一根金针刺入了林嘉欣的内关穴。   黄金质地偏软,针灸用的针又极细,黄金制做而成的金针就更不用说了,刺破人的肌肤容易,可刺入穴位,就不那么容易了。   可是,陈坚手里的金针,却仿佛质地很坚硬一般,轻而易举的就刺入了林嘉欣的内关穴。   陈坚在这个时候问道:“有什么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