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感觉!”林嘉欣回答道。   内关穴在手腕横纹上两寸,这个两寸指的是同身寸,不是指的用尺子量的两寸,两寸大约是自己手指两横指的宽度,横纹上两寸,两个肌腱的正中间的位置就是内关穴。   不管是心慌,胸闷,胸痛,或者经常出现晕厥,都可以按摩这个穴位来缓解,用另外一直的大拇指,带一定的力度压揉,感觉到明显的酸痛,就是起效了。   内关穴是古人治疗胸部疾病摸索出来的经验,这个穴位是心包经非常重要,非常常用的一个穴位,这个穴位的疗效是整个中医界公认的。   听到林嘉欣没有任何感觉,陈坚又再次把金针刺入了一些,问道:“现在有感觉了吗?”   “有一点酸痛。”林嘉欣微微皱起了眉头说道。   “忍着点!”陈坚轻声说道,手里的第二根金针刺入了林嘉欣的鸠尾穴。   有了酸痛的感觉,就说明内关穴刺入金针已经起效,陈坚刺入的鸠尾穴,是第二个穴位。   这个穴位位于胸骨下面,有一个小的骨头叫剑突,像斑鸠的尾巴,所以叫鸠尾,其尖端就是鸠尾穴。   这个穴位在中医里讲是“膏”原穴。   原穴在临床上,可以治疗各自所属脏腑的病变。   Bo最新章W节.|上}h酷匠!网2   膏即膏肓,有个成语叫做病入膏肓,就是病比较严重。   膏胃在人体的什么部位呢?   古代有好多解释,现在通行的解释就是心脏的下面、膈的上面,把这个地方叫膏肓。   其前面对应的正是鸠尾穴,说明这个穴位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穴位。   但是用这个穴位治疗心脏病心绞痛,书上没有记载,这是陈坚爷爷传授给陈坚的。   “酸痛的感觉有缓解吗?”陈坚在这个时候问道。   “有!”林嘉欣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陈坚轻轻捻动手里的金针,问道:“等你酸痛的感觉消失了之后,告诉我一声。”   林嘉欣先是“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陈坚,而后过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告诉陈坚,身上酸痛的感觉已经全部消失了。   陈坚轻轻呼出一口气,这才站起身来,走到了林嘉欣的背后,手里最后一根金针,刺入了林嘉欣的至阳穴。   至阳穴位于两侧肩胛骨最下点连线中点的脊椎凹陷处,极第七胸椎棘突下面凹陷的地方。   这一次,不等陈坚发问,林嘉欣就主动说道:“我又感觉到酸痛的感觉了。”   陈坚点了点头,转而再次走回林嘉欣的身前,捻动鸠尾穴上的金针,同时说道:“一会就会消失的,消失了之后告诉我!”   很快,林嘉欣就感觉到自己体内酸痛的感觉再次消失,并且告诉了陈坚。   陈坚站起身来,说道:“现在我跟你施的这三针,是保命三针,你不要乱动,接下来该开始治疗了!”   “好!”林嘉欣轻声说道。   内关穴,鸠尾穴,至阳穴,这三个穴位都是统管心脏的穴位,给林嘉欣治疗她心脉受损的病,就必须在这三个穴位上施以渡脉金针的保命三针。   而这三针的顺序,不可更改,必须就是这样做,先刺入内关穴,等林嘉欣感觉到有酸痛的感觉,说明内关穴起了效果,而后刺入鸠尾穴,以捻的手法在鸠尾穴施针,以达到让林嘉欣体内酸痛感消失,并且也起到保命的效用。   等林嘉欣体内酸痛的感觉消失了之后,再以金针刺入至阳穴,同样也是以感觉到酸痛为有效果。   此时,则必须再次回到鸠尾穴,再次以捻的手法在鸠尾穴施针一次,再次让林嘉欣体内的酸痛感消失,这才算是真正完成了保命三针的彻底施针过程。   虽然在内关穴以及至阳穴施针,都是以金针刺入的常用手法,无需其他施针手法,只需要林嘉欣感觉到酸痛即可,在鸠尾穴也只是简单的用了捻动的施针手法,可这次序却是不能有任何差错。   不然的话,就会一点效果都没有,也就是这保命三针,没有一点保命的功效。   很多时候,越是难治的疑难杂症,找对医生之后,施针治疗的手法也就越简单。   所谓大道至简,就是这个道理。   虽然陈坚告诉林嘉欣,保命三针已经施完,接下来就该开始治疗了,可陈坚却是没有任何动作,就站在床边,看着桌上的小闹钟。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林嘉欣感觉不到陈坚继续给自己施针,不由得就偷偷睁开了眼睛。   看到陈坚一脸严肃的看着桌上的小闹钟,林嘉欣不由得问道:“怎么还不开始?”   睁开眼睛,林嘉欣就感觉到有些羞涩,想要拽过身边的毛巾被盖在身上。   陈坚没有看向林嘉欣,却是知道林嘉欣睁开了眼睛,说道:“不要乱动,保命三针施针完成之后,要等十五分钟才能开始治疗。”   “哦!”林嘉欣微微点了点头,动作幅度不敢太大。   陈坚背着双手站在原地,在林嘉欣看来,此时陈坚不像是医生,倒给人更多的是一代宗师那样的感觉。   看到陈坚一脸严肃的样子,林嘉欣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再加上陈坚的目光一直盯着桌上的小闹钟,并没有看向自己,林嘉欣那一点羞涩的感觉,也就消失不见了。   “一会施针治疗的时候,你需要坐起来。”陈坚在这个时候说道:“面对我!”   “好!”林嘉欣再次答应出声。   十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陈坚取了五根金针在手,转过身来,看向了林嘉欣,说道:“坐起来吧。”   林嘉欣听到陈坚的话,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此时,林嘉欣完全彻底的呈现在了陈坚的面前,毕竟,林嘉欣也不可能做到闭着眼睛坐起身来,在坐起来的时候,必须要睁开眼睛。   一想到自己彻底呈现在陈坚面前,林嘉欣脸上不由自主的就出现了两抹红晕,犹如醉酒少女一般,极为诱人。   陈坚看着林嘉欣的眼睛,说道:“深呼吸,让自己彻底放松,平静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