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嘉欣会羞涩脸红,心跳就会自然加快,这样的情况下,是无法给林嘉欣施针治疗的,必须要让她彻底平静下来。   林嘉欣按照陈坚所说的,做着深呼吸,同时看着陈坚。   陈坚站在原地,林嘉欣坐在床边,陈坚是以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林嘉欣的。   可是,陈坚的目光,却是锁定在林嘉欣的眼睛上面,哪里都没有乱看。   林嘉欣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一点的,也就慢慢平复了自己的呼吸,脸上的两抹红晕,也正在一点一点的褪去。   陈坚的清澈而透亮,一丝一毫的杂念都没有,看到林嘉欣开始平复呼吸,陈坚对林嘉欣微微一笑,以示鼓励。   林嘉欣也对陈坚回以微笑,两人变成了相视微笑的样子。   这一刻,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凝结住了一般。   在此之前,陈坚从没见过林嘉欣除去上衣的样子,按照常理来说,陈坚见到这样的一幕,应该是很难保持平静的。   毕竟,陈坚是一个年轻男人,正值血气方刚的时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陈坚只不过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有了那么一瞬间的一窒的感觉,就彻底的恢复了平静。   而这一窒的感觉,也并不是因为陈坚起了杂念,有了男人的该有的反应。   尽管陈坚自己都有些想不通,可这一切却就是如此。   陈坚刚才盯着桌上的小闹钟,等待十五分钟的时间的时候,其实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自己在面对这样的林嘉欣的时候,竟然能瞬间达到心如止水的境界?   陈坚自己心里很清楚,自己可不是圣人,绝对不是自己已经达到了坐怀不乱的境界。   是出必有因,陈坚在这十五分钟的时间内,想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   从小,老头子就一直给陈坚灌输一个思想,那就是一直告诉陈坚,他有一个未婚妻,叫做林嘉欣。   毫无疑问,陈坚是从没见过林嘉欣的,直到他来到海港,才第一次见到林嘉欣。   原本,林嘉欣在陈坚的心里,是没有具象化的,只不过是一个名字,代表着自己的未婚妻,林嘉欣是以一个女人,但是却不知道长相的方式,出现在陈坚的心里,以及陈坚的梦里的。   当陈坚第一次见到林嘉欣的时候,林嘉欣的样子,慢慢就和自己心中的未婚妻的形象重叠了起来。   {(看8正版章L/节上¤酷*{匠网   很自然的,老头子从小灌输给陈坚的思想就会在这个时候作祟,陈坚对林嘉欣,有着一种近乎本能一般的亲近与责任!   尽管陈坚从没见过林嘉欣除去上衣的样子,可当陈坚真的看到这一幕,却是一点也没有惊讶,唯一有的就是一点点意外的感觉,这感觉源自于林嘉欣那犹如瓷娃娃一般的肌肤,所泛着的那层给人的圣洁的感觉。   仅仅只是那一眼,林嘉欣除去上衣的样子,就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陈坚的脑海之中,仿佛这一切就是浑然天成,林嘉欣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一般。   陈坚说不出这种感觉,总之是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很矛盾的一种感觉。   不过,极短的时间内,甚至可以说是瞬间,陈坚心中那股陌生的感觉就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一种感觉,就好像陈坚和林嘉欣,已经是多年的夫妻,甚至可以说是老夫老妻一样。   林嘉欣该是什么样子,在陈坚的心里已经有了概念,真正看到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的惊讶与不同。   这一切,虽然说起来看似很复杂,可根本原因却是在简单不过,就是因为老头子从小给陈坚的灌输,陈坚心底认定了林嘉欣是自己的未婚妻,见到林嘉欣之后,林嘉欣自动与心中模糊不清的形象重叠了。   再看到林嘉欣以任何形象出现在陈坚眼前,陈坚都会觉得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从而也就不会犹如没见过世面的初哥一样。   林嘉欣脸上的两抹红晕,彻底褪去了。   陈坚轻声说道:“一会可能会很痛,但是,你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要倒下。”   “有多痛?”林嘉欣微笑着看着陈坚问道。   陈坚也笑着看着林嘉欣,说道:“有个词叫痛彻心扉,恐怕从今天过后,没人能比你更了解这个词的含义了。”   痛彻心扉也就是痛这种伤害,直接冲击到内心的最深处,形容非一般的痛。   这个词其实往往用来形容人伤心,或者其他事情导致的一种感觉,而非用来形容真正的身体上的伤痛。   此时,陈坚用了这个词来形容接下来,林嘉欣会痛到什么地步,可想而知,必然是极痛的一种感觉。   不过,不管是林嘉欣,还是陈坚,在聊有痛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笑容,仿佛两人说的不过是蚂蚁咬一口那样微不足道的疼痛而已。   陈坚转过身去,从桌上拿过了那个一直在燃烧着的酒精灯。   此时,陈坚左手拿着酒精灯,右手指缝里夹着五根金针,看着林嘉欣,问道:“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林嘉欣依旧带着笑容,微微点了点头。   陈坚深吸一口气,右手指缝中夹着的五根金针,以极快的速度在酒精灯燃烧的火焰上来回过了三遍。   而后,陈坚犹如手抚琵琶一般,动作极快却优雅无比的在林嘉欣胸口的中府穴,灵墟穴,天突穴,紫宫穴,膻中穴各刺入一根金针!   在林嘉欣看来,陈坚的动作快的不可思议,却偏偏又那么好看。   林嘉欣下意识的就低下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的位置。   只见这五根金针,刺在这五个穴位上,形成了一个倒着的三角形!   五根金针的针尾,全都以极快的频率在颤动着。   “这......”林嘉欣抬起头来,看向了陈坚,不知道想说什么,可是,她却只说出了这一个字,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因为有一股难以描述的疼痛感,从她的胸口忽然出现,让她不由自主的就浑身颤抖。   不过,林嘉欣却是记得陈坚的话,紧咬牙关坚持着,没让自己倒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