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嘉欣只觉得用自己所学过的,任何的语言文字,都难以描述这种痛,如果非要描述的话,只能说是一种让人死去活来的痛。   林嘉欣浑身颤抖着,紧咬牙关强忍着,但是,她却看到陈坚在那一瞬间,给自己刺入五根金针之后,额头上出现了豆大的汗滴,脸色甚至看起来都有些许的苍白。   似乎,陈坚施出这五针,对他也是极大的损耗一般。   陈坚在做着深呼吸的同时,却是飞快的抓起林嘉欣的一直胳膊,依次在林嘉欣的中冲穴,神门穴,曲泽穴按压。   随着陈坚的按压,林嘉欣只感觉一股股的热流,顺着胳膊流向自己的胸口心脏!   一只胳膊按完之后,陈坚换了林嘉欣另外一直胳膊,做着同样的举动。   一股股的热流,再次涌入林嘉欣的胸口心脏位置。   林嘉欣只感觉一股腥涩的感觉直冲喉咙,忍不住就张口“哇”的一声,一股泛着黑色的血液从林嘉欣的口中吐了出来,带着一股腥臭的味道,直接喷到了陈坚的身上。   陈坚手上的动作不停,同时说道:“如果要吐就不要忍着。”   林嘉欣紧锁眉头,眼中带着歉意的神色看向了陈坚。   陈坚对她缓缓摇了摇头,示意没事。   并不是林嘉欣不想说话,而是林嘉欣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了。   可想而知,如果林嘉欣此时能说出话来,必然是要跟陈坚说对不起三个字。   “我刚才给你在胸口位置刺入金针的五个穴位,分别是中府穴,灵墟穴,天突穴,紫宫穴和膻中穴。”陈坚在这个时候说道。   林嘉欣有些不明所以,疑惑的看向了陈坚。   陈坚继续说道:“虽然这五个穴位并不是全部用来治疗心脏的,可不治疗心脏的穴位,却是属于治疗脏腑的内穴,这五个穴位想结合,就是治疗你心脉受损的方法,你会感觉到痛彻心扉,就是起了效果。”   林嘉欣根本就不懂医术,陈坚对林嘉欣说这些,其实完全就是在对牛弹琴。   陈坚之所以会跟林嘉欣说这些,并不是要告诉林嘉欣,怎么治疗她的病,而是在分散林嘉欣的注意力,让她对疼痛的感觉稍微减轻一点。   很显然,转移注意力这个办法,是有效的,因为林嘉欣在疑惑的同时,紧皱的眉头稍稍舒展了那么一点点。   “只是,你感觉到痛彻心扉,也只是起效而已,还不足以治好你的心脉受损的症状。”陈坚说道:“所以,我才会按压你的中冲穴,神门穴,以及曲泽穴这三个穴位,以达到加快血液通往心脏,使你受损的心脉,在心脏快速泵血的情况下,冲开受损部位,重新恢复生机。”   就在这个时候,林嘉欣又是“哇”的一声,再次吐了一口血出来。   只不过,这一次林嘉欣吐出来的血已经没有第一口那么多,颜色也淡了很多,已经有些趋于正常血色了。   林嘉欣胸口的五根金针,在这个时候停止了颤动。   林嘉欣也在这个时候,感觉到疼痛感正在从自己体内迅速消失。   陈坚放开林嘉欣的胳膊,再次以手抚枇杷一把的手法,迅速在五根金针上拂过,五根金针的针尾,再次剧烈颤动起来,而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还没等彻底从林嘉欣体内消失,就又一次出现了。   陈坚这次伸出双手,同时按压林嘉欣两只胳膊上的中冲穴,神门穴,以及曲泽穴三个穴位。   林嘉欣只感觉自己的心跳,随着陈坚的按压在加快,脸色也呈现不一样的晕红,简直红的要滴出水来一般。   “噗!”的一声,林嘉欣瞪大了双眼,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   这一次,林嘉欣喷出的是鲜红的血,正常颜色的血!   看到这一幕,陈坚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依次取下林嘉欣胸口的五根金针。   林嘉欣只感觉随着陈坚每取下一根金针,自己体内那痛彻心扉的感觉就减轻一分,等五根金针全部取下,林嘉欣体内那痛彻心扉的感觉,也彻底消失不见了。   林嘉欣浑身湿透,犹如洗了一个澡一般。   陈坚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身上的衣服也已经被汗水浸透。   陈坚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伸出手来,轻轻扶着林嘉欣侧着躺在了床上。   林嘉欣此时脸色苍白之极,犹如白纸一般。   “好了吗?”林嘉欣艰难的笑了一下,声音极为虚弱的问道。   “好了。”陈坚点了点头,说道:“你躺着不要动,想睡就睡一会,保命三针需要过十五分钟才能取下来。”   林嘉欣仿佛疲惫之极,听到陈坚的话,缓缓闭上了眼睛。   陈坚长长的出了一口长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渡脉金针,霸道至极!   林嘉欣心脉受损,气血两淤,围绕在心脏附近,吐出来之后,心脉畅通,气血两通,林嘉欣的病就彻底治好了。   只是,陈坚没料到渡脉金针会霸道到这种地步,在林嘉欣吐出了两口血之后,第三口竟然会直接喷出来!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有当林嘉欣吐出来的血是正常的血色,才说明她受损的心脉恢复了生机。   十五分钟过后,陈坚起身,给林嘉欣取下了最早刺入穴位的三根保命金针,拉过毛巾被盖在了林嘉欣身上。   此时的林嘉欣,已然熟睡。   陈坚收好一切东西,缓步下楼而来。   ◎9酷9Y匠网首t9发Z、   看到陈坚出现,唐乐年猛的站起身来,问道:“怎么样?”   随即,唐乐年就看到了陈坚身上的血渍,不由自主的就瞪大了眼睛。   “已经治好了,接下来,只需要调理好身体就行了。”陈坚来到沙发边坐下,缓缓的靠在了沙发后背上,却是看到了桌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满是烟蒂。   “我上去看看欣儿?”安馨在这个时候问道。   “去吧,她睡着了,不要叫她。”陈坚点了点头,拿出一张药方递给安馨,说道:“看过她之后,去回春堂按方抓药!”   “我去抓哟。”唐乐年伸手拿过药方,急匆匆的出门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