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唐乐年也很想立刻上楼去看看自己女儿现在到底什么状况了,可是,唐乐年却是知道,陈坚给林嘉欣治病施针,林嘉欣肯定是会除去上衣的。   在这种情况下,安馨先上楼去看看林嘉欣的状况是比较合适的。   哪怕是父女,毕竟林嘉欣已经长大成人,一些该避讳的情况,还是必须要避讳的,所以,唐乐年才会主动去抓药。   时间不长,唐乐年就去了一趟回春堂,抓了药回来。   人参,黄芪,当归,白术,白芍药,艾叶,炙甘草,阿胶,川穹,青皮,香附,砂仁。   还是这些药材组成的补气养血汤。   林嘉欣现在的情况,完全就是气血两亏,补气养血汤正对症。   唐乐年回来的时候,安馨已经下楼来了,林嘉欣的房间里面,安馨已经打扫过了,也给林嘉欣穿上了衣服。   看到唐乐年回来,安馨对唐乐年微微点了一下头。   唐乐年把抓来的药递给了安馨,说道:“我上去看看欣儿。”   唐乐年上楼之后,安馨把这包中药放在了桌上,一脸担忧的神色,看着陈坚问道:“欣儿吐了好多血?”   “三口。”陈坚说道:“其中两口为气血淤积的血块,最后一口是鲜血。”   “吐出淤积的血块,是不是就证明欣儿的病好了?”安馨问道。   陈坚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安馨又问道:“那怎么还会吐鲜血呢?”   “我也没想到渡脉金针会这么霸道!”陈坚叹了口气,说道:“欣儿这病,必须要吐了鲜血,才能证明受损的心脉恢复了生机,只是,渡脉金针霸道至此,是我始料不及的,难怪老头子会说,渡脉金针是游离于生死之间的一种针法,轻易不要使用!”   陈坚所说的这些,安馨并不了解,因为陈坚所说的渡脉金针,安馨完全理解不了。   安馨所关心的,就是林嘉欣目前的状况到底是不是属于正常,因为林嘉欣其实是有点昏睡的状态,安馨给林嘉欣穿上的衣服,对于这一点自然是无比清楚的,另外就是林嘉欣的脸色过度苍白,完全没有血色。   唐乐年在这个时候下楼来了,回到了沙发边坐下,安馨本想开口问的问题,也就咽了回去,因为唐乐年是林嘉欣的父亲,他肯定会问出这个问题的。   果不其然,只见唐乐年坐下之后,看着陈坚问道:“欣儿在昏睡,而且脸色很苍白,这种情况正常吗?”   “正常。”陈坚很肯定的说道:“两方面原因造成欣儿现在昏睡,一是气血淤积所导致的血块吐了出来,另外还吐了一口鲜血,另外的原因就是渡脉金针实在是太过霸道,如果晚上欣儿还不醒,我就用刺激穴位的办法让她醒过来,她还得喝药,现在还是让她好好睡,不要打扰她。”   陈坚说完这话,站起身来,说道:“我去洗个澡。”   陈坚现在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再加上还有林嘉欣吐上的浴血,的确该洗个澡,换换衣服了。   水流通过花洒流下,冲刷着陈坚的身体,陈坚的思绪却是一直在渡脉金针这种针法上。   酷@匠@H网永久A免s费E:看尊宝娱乐C、   渡脉金针共有八针,全部施针完成,才是真正的渡脉金针。   至于有时候会用到一两针金针施针,哪怕也是用的渡脉金针的手法,也不能称之为真正的渡脉金针。   只有八针全部施展,才是真正的渡脉金针。   自从陈坚学会渡脉金针,哪里有过机会全部施展出这八针的渡脉金针?   林嘉欣的病,必须要渡脉金针才能治愈,老头子在传授给陈坚渡脉金针的时候,就已经跟陈坚说过,并且还对陈坚说过,给林嘉欣治病过后,他才会真正懂得渡脉金针!   在传授陈坚的时候,老头子曾不止一次说过,渡脉金针太过霸道,游离于生死之间,只有真正懂得渡脉金针,才能发挥渡脉金针治病救人的功效,不然的话,就会成为杀人的针法。   林嘉欣的病该怎么施针,怎么治疗,老头子都曾详细的告诉陈坚,陈坚早已经刻在心底,绝对不会出错。   只是,即便是如此,陈坚通过这一次八针全部施展,才见识到了渡脉金针到底有多霸道!   如果只是一般的针法就能够治愈林嘉欣的心脉受损,林嘉欣在吐出受损心脉所导致的气血淤积的淤血之后,第三口证明心脉恢复生机的鲜血,绝对不会是喷出来,而应该只是吐出一点点。   可渡脉金针却是促使林嘉欣最后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实在是有够霸道。   可想而知,如果不是有保命三针的存在以及效用,这五针下去,怕是林嘉欣会当场毙命,就更别提给林嘉欣治病了。   任何事情都是亲身经历过,才会有切实的体验。   医术也是如此,没有实际施展过的针法,哪怕是有逆天的功效,也不会有任何的体会。   这一次,通过给林嘉欣施渡脉金针,陈坚才真正深刻体验到了渡脉金针,自然也就更加理解了老头子的话,渡脉金针是游离于生死之间的针法。   陈坚其实很清楚,只有他们自己家人,才会称呼渡脉金针为渡脉金针,而外界传言,则是称之为渡脉神针!   只不过,老头子却是对陈坚说过,不用理会那些,只是外界夸大了渡脉金针的效果而已。   陈坚也一直这样认为,此时,陈坚彻底明白了,渡脉金针固然效果神奇,但也是霸道至极,所谓神针,要看的是施针之人对渡脉金针的理解,哪怕是有固有的针法相传,治疗各种疑难杂症,需要用到什么样的穴位,以什么样的手法施针。   但是,真正在面对病患的时候,充足的经验和随机应变的能力,才是最为重要的,这才是渡脉金针真正神奇的地方!   也正因为如此,每次施针渡脉金针,其实是相当耗费心力的一件事情,虽然渡脉金针的施展,本身就比普通针法要更难,可那不过是身体上的,毫无杂念的专注,耗费的心力才是真正最累人的,这也是陈坚施展过渡脉金针之后,全身会被汗水浸透,而且疲惫之极的真正原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