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荡荡的楼梯回荡的是我们几个的脚步声,小军在前面拿着枪,神色凝重,没走到楼梯的拐角处的时候,拿着枪都瞬间的躲在一旁,警惕的向着四周寻思着。   整个楼道寂静的有些不同寻常,我微微皱了下眉头,这里还没有电梯呢,单单楼梯都已经让我安排好了人,这一次东北虎必将插翅难逃,可是在我的心里总有着一股似有似无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随着我不断的向上迈动的脚步,越发的浓烈了起来。   来到六楼的时候,小军微微愣了一下。   我一把推开了他,待看到屋里的一切我也愣住了。   房门并没有关上,只见屋里一片空荡,除了躺在地上的那个身影,仿佛什么都没有了,静悄悄的,只有点点滴滴的血从躺在地上的那个身体上渗透了下来,渲染了地面上的一片血红,并且还在不断的蔓延着,渲染的痕迹逐渐的扩大。   “磊子。”我沙哑的叫了一声,跪在地上,把他抱了起来。磊子胸前炸开了数个弹痕,右手的掌心一片血色的模糊,只是他依然还在紧握着的枪,仿佛握住了最后的希望一样。房间里有着少许的凌乱,可以看到在这里发生过激战,不远处还躺着几个人,其中一个是李光亮,只不过他的身体已经冷却了下去,他的一只手已经被人砍断了,但是依然还在努力的向前伸着,在他的不远处是一把枪,只是这少许的距离却已经是跨不过去的沧海桑田了。   “磊子,磊子。”我一声声的叫着。冬阳他们几个也同时的过来,叫着磊子。   低低的咳嗽,从磊子的嘴里传了出来,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陡然泛起了一丝异样的光亮,伸手紧紧的拉住了我的衣襟:“快,东北虎,刚……刚走,去杀了他,帮我杀了他。”磊子仿佛是在用尽全力的说着,他嘴角有血渗透了出来,低落到了地上,轻微的声响微不足道,宛如一滴泪滴落的的微弱。   “好,我帮你杀了他。”我沉重的点了点头,在磊子身上的伤口看了一眼,我移开了目光。   “谢……”磊子喉痛触动,嘴唇不停的颤抖着,眼角的泪一滴一滴的流淌了下来,只是他依然还在用力的睁着眼睛,努力的看着我;“姐……”仿佛是从他喉咙深处挤出来的声音,微弱的宛如蚊鸣一样。   “磊子,你说什么?”强子把耳朵靠了过去。   磊子张了张嘴,血从他的嘴里流淌而下,渲染到了我的手掌上,宛如那一天陈琳的消失,也是这样的红渲染在我的身上。   “我想……我……我姐了……”磊子用尽全力的说着,紧紧的拉住我的衣袖:“送我,去……去墓地……”他眼中泛起了一丝异样的光亮。   我艰难的点了点头,一滴泪水飞出眼眸:“大胜,强子你们俩送磊子去墓地,这里交给我。”   “好。”大胜和强子涩声应道,大胜俯下身背起磊子向外走去。   看着满身是血的磊子,我开口说道:“我一定会杀了东北虎的。”   磊子从大胜的身上艰难的回过头,向着看来,这样温馨而又熟悉的目光,渐渐的移开了。   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在看他了,同样的,也是最后一次他凝视着我的脸了。   这一刻最后熟悉的目光,凝聚成了永不褪色的记忆。   最新章)节上V酷Z》匠/网   向着房间我巡视了一圈,看来东北虎在我们刚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走了。地上血余温犹在,看来他们肯定还没有走多远,甚至更有可能就藏着这里附近的某一个角落。   这个念头刚升起,就听到下面陡然传来一声枪响。   两辆疾驰的车子,宛如脱缰的野马,直直的向外小区外飞驰而去。车子坐着的人时不时的探出头来,对着我留在外面的那几个人扣动着扳机。   前面那辆车车窗下滑,露出了东北虎带着笑意淡然的脸。   我带着人急忙向下跑去,可是楼梯陡然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二十来个人堵住了楼梯,拿着枪同时的笨我们扣动了扳机。   砰砰的枪声,隆鸣的响彻在了耳畔。   同时的向着旁边一躲,回头顺着窗户向下看去,东北虎的车子已经马上就要行驶出了小区。   “草你么的。”我低骂了一声,向下看了看,拉着窗帘奔着窗户我就跳了出去,这一下直接跳到了五楼的阳台上,身体又是往下一跳,在即将坠落到地的这一瞬间,我两只手,十个手指死死的扣住了二楼的窗台,缓了一下力,放开,我稳稳的落到了地上,急忙的跑进了旁边的车子里,奔着东北虎追了过去。   磊子坐在车座后面,微闭着眼睛仿佛是睡着了一样,强子在他的身边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磊子,磊子……你特么的别睡,我们马上就到墓地了。”   大胜开着车红灯绿灯不管不顾,一路疾驰。荒凉的墓地,看起来已经近在咫尺了。   磊子勉强的睁开眼睛,向着四周巡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笑意。   停好车子,强子和大胜一左一右的搀扶着磊子向着墓地走去。只是即将走到陈琳墓前的时候,磊子一把推开了他们俩,自己摇摇晃晃的站直了身体,艰难的迈动脚步,向着那含笑的脸接近而去。   在磊子走过的地方,绽放出了一朵一朵血色的花。   走到陈琳墓前的那一瞬间,磊子仿佛再也坚持不住了,膝盖一弯跪了下来,他笑了笑:“姐……咳咳……”刚叫了一声,紧接着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从嘴里溢出的是血,大口的喘息了两声,他才接着说道:“姐,对不起,我没有做……做到……我……来陪……陪你……对不起……姐……你……你别怪我,好不好?我……我不是故意的。”磊子的眼神越发的暗淡了,似乎他在坚持着最后的力气说着,他没有说完的话:“姐……我来保护你,你照顾了我好久好久……现在……换我保护你了……姐,我长大了,可以保护你了,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夜说:   感谢我是螃蟹的解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