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耳熟的声音,苏铭立刻便确定了老者的身份,确实是莱姐的父亲。   上次在江莱的住宅内,趁着江莱沐浴,苏铭接到了老丈人的来电。   而且两人还说定了第二天见面,甚至连彩礼钱都谈好了。   当时,老丈人要三百万,自己直接说给一千万。   不过,这件事情因为一连串时间的发生,不了了之。   苏铭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这里见到了未来的老丈人。   “停车!”苏铭急促喝道。   Gp酷A匠网V2永\I久免费PT看尊宝娱乐s$   “ok!”熊二来了一个完美的飘逸转弯,找块空地停车。   苏铭下了车,不管周围一大波妹子暗送秋波的眼神,径直了走向了这家下午茶店,同时苏铭对着熊氏三兄弟叮嘱道:“看到了吗?最边缘安静的地方便是江莱,你们三个给我老实点,那个是我老丈人。”   “明白!老大放心便是。”三熊也都是人精,见到江莱便明白了一切,从兜里摸出来墨镜直接带上,十足的保镖气势。   “干得漂亮!”   第一次见到老丈人,怎么说也要把逼格提上了,不能让老丈人小觑咱不是?   熊氏三兄弟的自觉性,得到了苏铭极大的认可,会来事。   “帅哥,加一个微信号呗!”一个长得不错,身高一米七的漂亮妹子相当自信的走上前来搭讪。   不得不承认,一辆豪华的骑士十五世实在是太拉风了。   尤其是熊氏三兄弟一个个长得跟美国大片里面的强森一样,有这样的保镖,肯定非富即贵啊!   “走开!”见到美女欺身上前,苏铭打开透视眼,仔细一看,都他么黑了,吓得苏铭浑身一哆嗦。   “去去去!”熊氏三兄弟尽管两眼反光,但为了衬托出苏铭的逼格,不得不装作一副很绅士的样子。   下午茶在豫省还不是很流行,因此设计的比较一般,但也不是普通的工薪族可以享受的。   “你还有脸叫我闺女?江一水,你瞅瞅,你那里有父亲的样子?”   刚刚进门,苏铭就听到一阵江莱的一阵气愤的咆哮。   幸好,此时是下午五点多,也就是喝下午茶的人群最少的时候,大声的喧哗也不会影响到别人。   江莱坐在南边,大门就在北边,见到苏铭一行四人走了进来,江莱俏脸一变,随后使了一个眼色不让苏铭靠近。   “先生,您几位。”女侍者优雅的问道。   苏铭错愕了一下,说道:“四位,随便找个位置吧!要僻静一点的,我看那边就不错。”   苏铭指了指不远处一个角落里面。   “好的,四位先生,您们这边请。”女侍者含笑道。   熊二懵逼道:“老大,江小姐在那边呢!”   熊大反手就是一个爆栗,疼的熊二差点流下眼泪。   “老大想要干什么还要跟你汇报?少废话,跟着就是。”   “哦哦!”熊二欲哭无泪的跟了上来。   “给我们三个来杯奶茶,我们需要补补钙,补充一下蛋白质,这个这个。”熊氏三兄弟手舞足踏的开始点单。   苏铭也不在意,这三个熊货开心就好。   “老大,你要什么?”三熊点完后,熊储墨探着脑袋问道。   苏铭随意瞥了一眼菜单,低语道:“祁门红茶吧!”   “好的,四位先生,请稍候!”   苏铭眼角的余光不停的扫视着靠近窗户的那一桌的情况。   “莱莱啊!无论如何,我都是你的亲生父亲啊!就算是你也认我,这纂改不了我是你亲生父亲的事实。”老者哭丧着脸说道。   老者的两旁还坐着两位满脸痞气的大汉,他们的眼球不断的扫视着江莱的完美娇躯,两眼都在放光。   若不是这里是公共场所,指不定这两个家伙会做出来什么不轨的意图。   “啧啧!江老头,没料到你还有这么一个天生丽质的女儿,真是看不出来嘛!”其中一位坏笑道。   “江莱,大明珠宝行的总裁,应该不差这区区的几百万,你父亲在我们这里欠了八百万的赌债,你这做女儿的是不是应该替你老爸分担分担?”另一人满脸邪笑,一双眸子不断在江莱的娇躯上游走。   侵犯性的眼神令江莱面色憎恶。   “我早已经和江一水断绝了父女关系,无论他欠下多少债务,都跟我没关系。”江莱语气笃定的喝道。   老者眼巴巴的祈求道:“闺女,你就快帮帮老爹吧!你发达了,身价百亿,总不能六亲不认吧?我可是你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今天若是还不上八百万,秃鹫哥会卸了我一条腿的。你总不能看着你老爹被人害卸腿吧?”   “没错!告诉你小娘们,你老爹在我们这里欠下了八百万,今天若是不把钱还上,一条腿都是轻的。”其中一人狠厉道。   江莱气的浑身发颤,她盯着老者愤恨的喝道:“江一水,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之前我见你可怜,念在旧情的份上,不仅帮你还清了赌债,还多给你五百万。”   “没多久,你就去买跑车,包养漂亮的女大学生,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当初你信誓旦旦的承诺,现在又碰上的赌博,这都是第几次了?告诉你,今天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   见到满脸愤恨的江莱,老者瞬间眼珠里面泪水都在打转:“闺女!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能丢下老爹不管啊!你可是我的亲生骨肉啊!造孽啊!都是造孽啊!”   “哼!少在这里打感情牌,上一次当就够了,我不会再次上你的当,江一水,收起来的小把戏吧!”江莱不屑的嗤笑道,满眸寒光。   两个大汉对视一眼,看着江莱的架势,相继点了点头。   桌底下,两道寒光闪现,两把锋利对准了江莱的小腹,其中一人满脸狠辣的讥笑道:“小美人,告诉你,今天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要不然,必须要见血的。”   见到阴寒的匕首,江莱俏脸猛然一变。   “嘭!”   就在这一刻,一道红酒瓶狠狠地摔在了这名大汉的头颅之上。   大汉哎呦一声,丢弃手中的匕首,抱着头哭丧了起来。   酒水和血水混淆流出。   一道戏谑的言语打破了僵局。   “嘿!伙计,现在见血了?可满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努力努力再努力说:   感谢辰皇哥哥、三木哥哥的解封与果子;感谢龙行天下小伙伴的肥皂! 晚安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