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重伤垂死的李青鸾,陈青阳连忙从怀里掏出陈白朗送给他的疗伤圣药。   “别说话,把它服下!”陈青阳声音沙哑说道。   他能感觉到李青鸾的生命在快速流逝,脉搏气息都变得微弱不堪,只能把希望寄托那颗疗伤圣药上。   李青鸾艰难地张开嘴,然后吞下那颗丹药。   丹药入口即化,浑厚的药力瞬间遍及李青鸾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原本虚弱颓靡的李青鸾身体微微一颤,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生机,那迷离无神的双眼渐渐恢复,闪过一抹惊骇的神色。   “这药……”李青鸾声音震惊问道。   她能明显感觉到重伤的身体在快速恢复,就连身上的血洞也不再流血,如此神奇的丹药,简直闻所未闻。   “不要说话,先恢复体力再说,接下来交给我。”陈青阳伸手将李青鸾散乱在脸上的秀发拨开,柔声说道。   如此暧昧亲昵的动作,让李青鸾神情为之一怔,不知为何,从来不愿意和男人有半分身体接触的李青鸾,此刻对于陈青阳的“侵犯”,内心居然没有产生半点厌恶情绪,有的只是愕然和迷惘。   等陈青阳站起身来背对着她,李青鸾才如梦初醒,不顾身体的虚弱,咬牙站了起来。   “青阳,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李青鸾焦急喊道。   连她都不是鬼手的对手,陈青阳上去,只会白白送命。   陈青阳微微摇头,眼神坚定地看着前方的鬼手,说道:“就算不是他的对手,我也得拦住他。”   李青鸾身体微微一颤,目光看着陈青阳的背影,内心尘封已久的那根弦莫名在颤动。   “愚蠢,我不需要你来救,快走!”李青鸾那绝美苍白的容颜此刻变得狰狞起来。   陈青阳根本不欠她什么,没必要为了她搭上自己的性命。   “桀桀,好感人的画面,不过既然来了,那么就一起留下来吧!”鬼手缓缓上前,身上的杀意骤然变得狂暴起来,顷刻间笼罩陈青阳。   感受到鬼手那无边的杀意,陈青阳的身体也不受控制在颤动,他不是在害怕,这是身体本能在抗拒外界涌来的致命威胁。   陈青阳眼神寒芒闪烁,死死盯着鬼手,两人实力如此悬殊,这一战,他没有半点胜算。   但是陈青阳不后悔过来救李青鸾,虽然对于这个比自己大好几岁的女人还没有产生男女之情,但是在潜移默化之中,李青鸾在陈青阳心目中的位置已经达到一个很高的高度,一个足以让陈青阳豁出去性命保护的女人。   “年轻人,英雄救美可是要付出代价的。”鬼手冷笑说道,眼神阴森地看着陈青阳,仿若看着一个死人一般。   “陈青阳,快走!”李青鸾大吼一声,正欲上前拉住陈青阳时,突然间发现她的手只抓到一个残影。   陈青阳动了!   明知不是对手,可他依然一往无前。   气势猛然增长巅峰,蓄势待发的身躯暴动而起,朝着鬼手疯狂冲去,狂暴的力量瞬息弥漫开来。   “砰砰!”   霸王拳悍然轰至,鬼手满脸不屑,随意伸出一只手抵挡。   “咦?”   感受到陈青阳拳头与他境界不符合的强大力量,鬼手那不屑的神情也是微微有些意外。   “化劲初期居然能发挥出堪比化劲后期的力量,原来是一个天才啊!”鬼手脸上肌肉颤动,神情突然间变得激动起来。   杀死一名武学天才,这可比征服一个女人还要让鬼手来的兴奋。   陈青阳身体不退反进,犹如猛虎出林,狂暴的力量缠绕在拳头之上,直取鬼手的命门。   霸王拳据说是当年华夏战神项羽所创,此拳法至刚至猛,霸道无比,而且步法敏捷,跳跃自如,非内劲浑厚者不可施展。   如今陈青阳以化劲初期的实力,施展霸王拳,足以轰出自身四倍的力量,同级别的化劲初期武者面对他全力一拳,恐怕会瞬间被秒杀。   周围的空气顿时变得躁动起来,爆冲而至的陈青阳毫无停滞,挥动着铁拳发动狂风骤雨般的进攻。   “砰砰砰!”   堪比老牌化劲后期武者的力量,陈青阳毫不吝惜轰向鬼手,那狂暴的力量如怒海翻腾,朝着两侧肆意席卷。   鬼手的脸上虽然惊讶于陈青阳的力量,但是眼中的不屑依旧没有减弱半分。   “蚍蜉撼大树,你的力量再强,在我面前依旧是一只蝼蚁。”   鬼手声音冷漠之极,双脚没有后退半分,握手成拳,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迎向陈青阳。   任陈青阳气势如虎,力猛劲刚,在鬼手那绝对实力面前,他根本无从招架。   紧紧一拳,陈青阳整个人倒飞出去,口吐鲜血,脸色惨白。   化劲初期与凝劲巅峰之间的差距,根本不是任何功法招式可以弥补的了,就好像是一个三岁孩童面对一名全副武装的成年男人那般,除了被虐杀,没有其他任何的可能!   翻山印这门古老的战斗武技兴许能让陈青阳突破境界壁垒,达到凝劲初期武者的最强一击,可是在鬼手面前,别说凝劲初期,就算是凝劲后期的最强一击,恐怕也伤不了鬼手。   “青阳,快逃!”   $酷+l匠O网正O!版ok首6发_   见陈青阳承受不住鬼手随意一拳,李青鸾神情焦急喊道,声音带着哀求,她想要走向陈青阳,可是身体却没有半点力量,那疗伤圣药终究药力有限,能将她的命保住已经很勉强,断然不可能让她短时间内恢复战斗力。   她想不明白,一个只跟自己见过几次面的小男人,为何会为了她连性命都不顾!   陈青阳站起来,大吐一口血水,他没有回头看李青鸾,目光再次直视鬼手。   “青鸾姐,本来一年前我就应该死了,所以我并不怕死,只是死在这样阴阳怪气的人手中,实在是不甘心啊!”陈青阳沉声说道,声音中带着悲凉。   陈青阳不怕死,可是不代表他想死,王家和天邪门还没有覆灭,他还没有完成对秦洛神的承诺。   可是如今面对强大的鬼手,生死已经由不得他掌控。   一听到“阴阳怪气”这四个字,鬼手脸上本就狰狞的表情,突然间露出一抹残忍的狞笑。   “我决定了,我要让你尝尽千刀万剐极刑,流尽最后一滴血才死去!”鬼手低吼一声,那双阴冷死寂的双眼突然间泛着歹毒的凶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