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东的话听来毫无头绪,面这对未知的危险,幽松只能更加警惕。   他微闭着双眼,让白袍下的身躯,全部布满鳞甲。   猛的一刹那,他警觉到了危险,睁眼一看,周围的石碑竟都射出了一根根寒光闪闪的利刃。   这些刀刃异常锋利,几乎捅穿了他的鳞甲!   强大的冲击力,还是让幽松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来。   “小子,在这片石域内,所有岩石内部所蕴含的铜铁,本座都可以自由操纵,我看你,还是乖乖授首吧!”   听了傅东的话,幽松忍不住吐了一口血痰:“呸!”   这种程度就想要叫他屈服,这墨衣人倒是莫名的自信。   「游龙身」运起,幽松开始不断移动自己的身体。   他经过的每块石碑,都会爆发出一柄又一柄的利刃。   三种功法的来回变换使用,让幽松气海中的灵气急剧下降,好在他的气海异于常人,容纳的灵气足够深厚。   “小子!别做无用功了!”   傅东不依不饶地劝说幽松。   幽松充耳不闻,只管在移动的过程中变换手中法印。   随着法印的结成,那些他踏过的石头纷纷开始沙化。   “沙!”   「秘术·流沙沼泽」   一处又一处的沙化之地渐渐形成流沙,并且不断扩张着。   没过多久,那些林立着的石碑也都纷纷沉入沙海。   “陷之法则?!你小子到底悟了几种法则!”   傅东惊恐的大喊。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普通的修士修至气婴境才能完善自己的法则,凝练出自己的‘域’。   有些人甚至穷极半生才能接触一道法则,就如傅东。   而幽松,不过十余岁就已经接触到了两道法则!   幽松在与风万邈一战后,便返回上清宫进入闭关。   也许是境界太低,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领悟到了什么。只觉得风万邈施展「腐骨经」的画面总是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就一直在想,如果他也可以将自己的对手死死困住的话是不是就能······。   幽松不知道的,这些不过是他脑海内那枚神秘之物带给他的错觉,与风万邈的交手也不过就是一个契机而已!   傅东最引以为傲的‘石域’也被凝丹境的幽松给破掉了,他难免会接受不了。   本来「千碑石林」配合「石魔身」是他的杀手锏,可是这小鬼能够使用那种白色圣光,他就不敢祭出魔身。   如今这般境地,着实尴尬。   “嗖嗖~~”   两道破空之声传来。   傅东赶忙召唤出锯齿剑护身,心中忍不住感叹道,不愧为器灵法器呀!   瞥了眼远处的五具尸体,傅东知道这次他算是栽了。   这时深山中的另外六名黑衣人赶到,那个断臂人也在其中。他们一看眼前的场景,便都吓住了。   五名同伴都已成尸体,还有一个不知所踪。   再加上现场的魔气,明显楼主与目标已经交上手了,可是现场二人的气氛有些怪异。   “小子!这一次本座就放过你,下一次你ke就没有这种运气了。”   傅东的话让六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一见楼主扭头离去,这六人也只能紧随其后了。   最/"新章节/`上z酷T☆匠网7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幽松也早已离开了那个不知名的小地方。   这时,三道身影出现在了此前幽松与傅东交手的地方。   “小姐,那人刚刚在这与一群魔修交上了手了。”   “小姐,我找到那人离去的方向了,应该距离这里不远。”   “小姐,你说按这「诛魔令」上的说法,这人到底是要生还是要死啊!”   “小姐小姐,我看不如这样,要是长得俊俏的话直接捉回莫云谷给我们当姑爷得了?”   “苏苏,你这个提议不错!”   “那是当然,小姐这么多年来,就只有我们二人陪着,也是时候有个暖床的人了。”   ······   翻过了两座山,幽松找到了个山洞休息。   与那墨衣人之战,表面上看是他更胜一筹,但事实上他算是侥幸逃脱了。   在最后的秘术施展出来之后,他的气海就快要见底了,而那人却是气婴境,是可以靠气婴随时吸收天地灵气的。   他完全就是胜在出其不意,一时唬住了墨衣人罢了。   放出璃龙月轮后,幽松开始运转「大黑天法言」来恢复自己气海中的灵气。   虽然「魔龙心经」中有一种快速吞噬周边灵气的方法,可那种术法一经施展,便会疯狂掠夺周遭的一切灵气,轻易便会夺走那些花草树木飞鸟走兽的生命。   这种仅对自己有利的捷径,幽松由衷抗拒!   突然有一股花香飘进了山洞,幽松立马收功,打算冲出山洞。   可刚到洞口,他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不久便不省与人事了。   过了许久,有三道身影来到他的身旁。   “小姐,我的伤神花只要一丝花香,便能放倒一座城镇的居民,这小子吸了这么多,竟然还可以走这么远!还真是有些不好对付呢。”   一个头盘双平鬓的小丫头嘟着嘴说道,这女子的鬓发上插着一朵天蓝色的花苞,小脸右边有一个迷人的小酒窝,满脸的俏皮可爱。   “锦罗绵绵,你没听墨大叔之前说过的吗?这人寻常药物是没办法迷倒的,也就你的伤神花也许会有些用处。我还记得当日墨大叔说到此事时,某人可是拍着自己那不大的胸脯打了包票的。”   说话的女子貌似桃李年华,面容有一种说不出的娇媚,发鬓盘结于后,似有灵蛇吐珠之态。   “锦罗苏苏,你能知道我的伤神花有多珍贵呀,早知道就该让你去勾引他,这样也不枉你魅骨罗的威名。还有!我的胸用不着你来评判,哼,也就你不知道‘胸不平何以平天下’的道理。”   小丫头插着腰,指着锦罗苏苏,愤愤不平地辨驳道。   对于锦罗绵绵来说,身高与胸部是她永远不想被人提及的禁忌!可偏偏苏苏这个死丫头天天都挂嘴边,不就是胸前多了那么几两肉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丫头顺势将目光投下另一名蒙着面纱的女子,忽然觉得小姐那胸貌似一点也不比苏苏的小!   呜呜~~同样是女人,老天怎么独独就不厚待她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