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莲带着护卫们,直接驾着飞舟,闯入苍山。   要知道,空中飞着那些凶兽,最低也是紫丹境。强的,甚至可与元婴境匹敌。   敢如此狂妄的紫气境之修,几乎没有。   当然,仗着飞舟恐怖的防御阵法,一路竟也是有惊无险。   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孟符。   因为这时候的他,事实上很显眼。   灵海境巅峰,却在与一头四阶后期蛮兽火拼。   更让人心神惊骇的是,他没有动用修为,只凭肉身就让那怒吼连连,受了轻伤。   天杀向前踏了一步,正要出手偷袭,却被红莲拦下。   “杀一只蝼蚁还要偷袭,要不要脸了。你们都不许出手,本小姐要堂堂正正的灭了他!”   “小姐,族老吩咐,尽快将此人斩杀,带尸体回去。”   天杀没有说话,倒是,其中一个族人开口道。   “怎么?你觉得本小姐杀他还会出意外?”   红莲语气很冷,眼中暴虐更多。   “不敢。”那人慌忙低头。   于是,一船之人就这么看着,看到孟符抬头朝众人所在方向冷冷看了一眼。   然后,不加理会,继续与蛮兽厮杀。   O酷匠5√网&v永》久TF免t=费看GM尊宝娱乐G   此兽四阶后期,杀之不难。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锻炼自己的战斗技巧。战神诀,并不只是一部炼体法诀。   其中,蕴含着战神一生的感悟。   战意炼体,只是一小部分。还包括战斗技巧、对力量的感悟。这些,全都蕴藏在那些停留在他全身大小穴位上的符文中。   随着战斗次数越来越多,那些符文开始亮起淡淡的金光。   藏在其中的感悟,开始烙印在孟符脑海。   这些,却比法宝之流更为珍贵。   他在这魔修之地,明悟的却是战神感悟,倒也有趣。   头顶之人露出的杀意,被他感受到了。   因此,他就更加不着急了,一拳一拳的轰出,偶尔还故意卖个破绽,让那兽打他一拳,吐出些鲜血。   如此纠缠了近半个时辰,他才仰天怒吼一声,将其斩杀。   然后,捂着胸口,吞下几颗丹药,快速远遁而去。   红莲抬手,命人驾起飞舟,不慌不忙的追去。   孟符来到一个小小的山谷停下,盘膝而坐,呼吸急促。   看他的样子,似乎消耗极大。   此时,那飞舟落下,红莲站在船头。   “就是你杀了丑秋那个废物?这样的实力,还能在兽潮中活下来,估计也是个逃兵吧。”   红莲完全不认为丑月的死于孟符有关。   先入为主之下,她已经认定之前爆发过兽潮。   她心中不屑,天杀却感觉到了危机。   原因无他,孟符的眼神太平静了。   只是,光从修为上,他看不出孟符有多不凡。从刚才一战,能知晓他肉身不俗。   但总体的战斗力,并不是特别强。四阶后期蛮兽,必是先前受了伤,被此人捡了便宜。   危机之感,来自何处。   不管他有何手段,先下手为强!   于是,天杀再次踏出,欲出手斩杀孟符。   “退下!”红莲再次将他喝止,“本小姐已经说过了,我要亲自杀了他!你们都给我让开!”   然后,她看向孟符。   “别说本小姐欺负你,给你半个时辰恢复。”   说完,傲然而立,将头颅高高抬起。   天杀等人只能暗暗防备。   小姐千金之躯,不知修界残酷。若是他人,怎可能还给敌人恢复的时间。   就连孟符都对这个女子感到好奇。   不过,他才不会傻到告诉对方,我的伤势都是装出来的,其实一点都没消耗。   二十多人真的等了半个时辰。   孟符主动站了起来。   “你给我半个时辰,我也给你一个机会,逃命去吧。”对客气的人,向来以客气相报。   只可惜,这话被当做了嘲讽。   “不知好歹!”   红莲喝了一声,漫天紫气化作一朵莲花,向孟符撞来。   这式法术,确实展现出了紫气境巅峰的修为,但平凡得可怜。或者说,此女依旧在轻视孟符。   孟符无奈的摇摇头。   这么好看一个姑娘,怎么只知道寻死呢。   然后,抬手,碎脉指随之点出。   方圆百余里,山脉尽数崩溃,化作碎虚之力,从指尖蜂拥而出,向对方绞杀而去。   至于那紫莲,片刻绞碎。   指出之时,天杀便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   他也不管红莲的命令,大步上前,将修为释放出来,浑身衣袍鼓荡。黑色的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在光芒的笼罩下,目不能视,连神识都探查不到任何东西。   “哼,早就注意着你!”   孟符冷哼一声,杀念倾巢而出。   黑光能屏蔽神识,但他拥有的,乃是杀念。   此念之强,绝非常人能够想象。   红芒撕裂黑暗,紧接着便传来闷哼。天杀未曾想到他有如此手段,猝不及防之下识海受伤。   另外,为了救下红莲,他以肉身去挡碎脉指之力,此刻已是血肉模糊。   黑光散去,待看清了场面,剩下二十人纷纷震惊。   天杀的手段,他们有所耳闻。   孟符竟然真的凭着灵海境巅峰的修为,将他伤成这副模样。   但孟符和天杀自己都很清楚,除了识海的伤,肉身伤势根本不足为虑。   双方的眼神都渐渐冷了下来。   “你果然有些手段,本小姐倒是小瞧你了。”   红莲俏脸微红,一半是吓的,方才一击,她感受到了生死危机。另外,则是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   自己堂堂紫气境巅峰之修,竟被灵海蝼蚁威胁。   甚至若非天杀出手救援,自己已死。   “都给我让开,本小姐要杀他泄愤!”怒斥一声之后,红莲再度出手。   这次,是一支玉笛。   此笛并非用于奏乐,也不能发出声波攻击。   它只是一件纯粹的法宝。   玉手掐诀,打入此笛当中,玉笛立刻变为十丈,如一根天柱,倾倒而下。   此物乃是上品法宝,落下的同时,已经将孟符锁定。   周围空间,仿佛被冻结,无法移动丝毫。   他低吼一声,不再藏拙,将百丈法相展开,上前出拳轰在了玉笛之上。   此宝之坚硬,超乎想象。   一拳砸实,法相之躯后退三步,有了崩溃的迹象。而孟符的手指传来剧痛,仿佛指骨都已裂开。   “给我滚!”   他怒吼一声,将冰蓝色魔刀取出来。   用力将长刀挥动,与玉笛撞击。   轰隆巨响中,长笛崩飞,法相崩溃。   孟符受到反震,气血翻涌,嘴角鲜血更多,险些握不住魔刀,被甩飞出去。   噗!   红莲同样喷出鲜血。   玉笛上传来的反噬,她压制不住。   若不是凭着法宝等级压制,她连让孟符受伤的资格都没有。   “你敢伤我!”   红莲厉啸一声,动用了极强的手段。   惊天杀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其中,还夹杂着一丝雷霆之意。   此为杀戮之雷,乃是杀气浓郁到一定程度,并产生了灵性才能形成的杀意。   一旦某种力量领悟了意,威力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一丝杀戮之雷很微弱,比发丝还细。   但就是这样一丝杀戮雷霆,却给了孟符十分危险的感觉。   与此同时,识海杀念却首次传来阵阵渴望。   似乎对它来说,若能吞噬融合此杀戮之雷,将会壮大自身。   “此物,我收下了!”   孟符冷哼一声,上前一步,张口将其吞下。   然后,将魔鞭取出,狠狠一抽。   啪!   脆响声中,红莲再度受伤。   这个时候,那名为天杀之人又冲了上来。   虽然在他看来,孟符贸然吞下杀戮之雷,已是必死之人。但他受丑台之命保护红莲,就不能让她受伤。   他伸手,想将魔鞭抓住。   魔鞭却穿透手掌,依旧抽在红莲识海。   此刻的红莲,已经没有才来时的骄傲。识海剧痛,让她惨叫连连。披头散发,状若女鬼。   天杀默默无言,向孟符杀来。   如今之计,不是帮红莲缓解痛苦,而是如何斩杀孟符。   人死,法宝自然就没了威胁。   储物袋上灰光一闪,手中便出现一柄骨刀。此物白森森一片,并不锋利,却给孟符十分危险的感觉。   杀念略有触及,就能听到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   那白色骨刀当中,困着无数冤魂。   他们时刻哀鸣惨叫,散发出无尽的怨气,将这把本就阴森的骨刀沾染得鬼气森森。   “噬魂!”   天杀第一次开口。   声音沙哑,如骨片摩擦。   语落之际,一道惊天刀芒从天而降。灰雾弥漫,无数冤魂在其中张牙舞爪。   刹那间,刀气临身。   肉身上没有丝毫痛楚传出,识海也没有任何感觉。   但孟符却闷哼了一声。   钻心的疼痛,从灵魂深处传来。   若他能睁开灵魂之眼,必定能看到有数万冤魂将他的灵魂狠狠咬住,用力撕扯。   灵魂之眼,尚未开启。   但他有一式秘法,来自泣鬼,同样能看见鬼物、灵魂。   双指在眼上一抹,他便看到了无数冤魂。   “哼!”   黑魔炎瞬间腾起,焚烧冤魂。   鬼物属阴,最忌火焰。而孟符的黑魔炎,融合了某种极强紫火,威力恐怖。   片刻时间,冤魂已被焚毁大半。   天杀大惊。   他这噬魂之术,就算紫丹强者遇到,也要小心。若让冤魂临身,必定受伤。   但孟符只是闷哼一声,立刻找到了应对手段。   那黑色火焰,竟能克制鬼物!   于是,他只好再度抬手,施展法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