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田士!”   兵卒们纷纷惊呼,立刻围了过来,将吐血的壮汉扶起。   原来其名唤做西田。   孟符三人迈着平静的步子走上教场。   在他身后,是另外六个百夫长。   “政宗士、安藤士和浩司士死了!”   也不只是谁看到了屋内的场景,大喊一声。   “什么!”   “谁干的,老子杀了他!”   诸如此类的怒吼不断从人群中传来,千人瞬间包围过来,同仇敌忾的怒视着孟符。   显然,人是他杀。   孟符站在那里,并不说话。叶枫则躲在两人身后,害怕极了。   这些人个个都凶神恶煞的。   她想不通,孟符为什么要来这里。   “他就像那只小鸟一样,争强好胜。”   不知从何时起,这个念头就在脑海中根深蒂固。有时候,叶枫甚至想劝孟符放下厮杀,过一段平静的生活试试。   但她不知该如何开口,该以什么身份开口。   在七位百夫长的控制下,战士们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对孟符出手,却一直喧闹不休。   他就这么等着。   等吵闹平息下去,才平静开口。   “尔三人以下犯上,按军法当斩。有谁不服,可提出来。”   之前的威信,建立在百夫长心中。   现在,该是让这些兵卒折服的时候了。   立威最好的手段,自然还是杀。   这是军营的特点。   越是能杀,就越能赢得众人的尊重。   声音才落,立刻有三百人站了出来。不用想都知道,他们便是死去那三人手下之兵。   其他人的情绪可以控制,但这三百人,不行。   “杀!”   他们迈着整齐的步子,血煞之气融在一起,形成磅礴的气势,向孟符压来。   这是军队的独特之处。   不需阵法,却能将所有人的力量汇聚,凝成一股。   能做到这点的,无疑是一支极强的军。血刺,光是这个名字就能体现其出众之处。   如利刺一般,穿透敌军的胸膛。   鲜血,只是装饰。   能统领这样一支军,若能服众,便是幸事。若不能令人臣服,则是大不幸。   这次,孟符没有说什么以下犯上的军法。   因他说过,不服者,可站出来。   若这些人没站出来,说明其心无逆意。   无逆,亦无战。   若真是那样,他会毫不犹豫的将其全部斩杀。现在,这些人可免一死,但必须经历一次败绩。   败给孟符,才能令其心悦诚服。   只见他身上魔气森森,背后凝聚出千丈冥神。   背着手,一步步朝前走去。   冥神七踏!   六步踏出,威压已极强。   但三百士兵竟没一人在颤抖。   力量融合,堪比紫丹境。此刻他们不是单独的个体,而是铁板一块。   一荣俱荣,一殒俱殒。   要败他们,必须有战败紫丹境的实力才可。   吼!   众人齐齐怒吼一声。   压不住他们,必受其反噬。怒吼声起,心中的杀意、愤怒涌出,凝成一根利刺。   森森寒意从锋利刺尖传来。   就是这跟利刺,熄灭了多少敌军的生命之火。   此刻,这根利刺却指向了孟符。   他怡然不惧,眼中同样露出战意。只见他大步上前,抬起的右手手指瞬间变得无比锋利。   然后,朝那利刺点去。   碎脉指!   观战之人眼中露出鄙夷。这利刺,就是有紫丹境巅峰强悍实力的上任士官也不敢硬接。   一指点落,孟符身子微颤,却未后退半步。   但那利刺却层层崩溃,烟消云散。   一指,碎百人法术。   人群瞬间变得无比寂静。   孟符并不好受。   他的手指在微微颤抖,整个手臂都失去了知觉。但这些,不能让在场之人看出来。   所以,他再次迈出一步,握指成拳。   “你们就这点能力,有何面目自称血刺!”   拳落如星坠!   “杀!”   三百战士同样发出嘶吼,气势一变,灵气涌入凝成一尊千丈巨人。在其手中,有大剑一把。   大剑横扫而来。   孟符的拳头砸在剑身上。   砰!   大剑嗡鸣不断,却并未崩溃。孟符掐诀,唤出千丈法相,星罡拳连同九转战天同时落下。   青铜之体,其强悍程度,足以震惊众人。   那巨人口中低吼连连,不断后退。   三拳之后,大剑崩溃。   两次交手,皆以孟符获胜结束。兵卒看他的眼神中,渐渐多了一丝敬畏。   他有此战力,当得了众人的士官。   只是,他们曾发誓,报仇之前,不立新官。   所以,要让他们此刻承认孟符的身份,有难度。   那三百人相互对视,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然后,各自取出一枚丹药,吞下。   此丹,孟符见过。   纳吉吞下,修为暴涨了一个大境界。   此刻,又见此丹。   让孟符吃惊的是,这些吞下丹药后,竟然都将修为提升了一个大境界。   五行界的丹道,超越岁星上太多。   或许,这香火界的主人,原是个炼丹成道的仙人。   但再逆天的丹道,也避不开天地规则。有得,必有失。短时间暴涨的修为,需以代价来换。   不过,这种丹药换得更多,可能反噬来得也相对柔和。   修为提升,气势暴涨。   战意凝刀,向孟符斩来。   这是众兵最后的手段。破之,可服人。   孟符深吸口气。   朝前走出一步,身上亮起光芒,勾勒成一座山。随着他抬手一指,山纹脱落下来,变成一座真正的山。   此山通体黝黑,没有丝毫气息散出。   但肉眼看去,却有种厚重之感。   再指,黑山呼啸而出,与大刀相撞。   此山乃碎星所化,坚韧程度上,少有力量能将其撼动。   碰撞的结果,自然是大刀崩碎。   兵卒们齐齐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瘫软在地。   这一战,他们败了。   但并不彻底。   孟符动用了法宝。而他们,自始至终都只是凭借一身灵气,施展法术。   孟符是这么想,但其他人却不这么认为。   若动用法宝,众人就只能各自为战。   这样,他们坚持不到现在。   言而总之,孟符用自己的实力,让众人臣服。不敢说心服口服,但至少,不敢再明目张胆的违抗命令。   能做到这一步,已经不错了。   适可而止。   再抓住机会,循序渐进。   “我等败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其中几个人挣扎着起身,怒吼道。   孟符笑笑,取出一个储物袋,吩咐道:“西田道友,将这些丹药分发下去。”   那些丹药,是他自己存的。   至少都是四品。   这个世界丹道如此繁盛,拿出四品以下,绝对被人笑话。   西田没有抗命,接过储物袋,怔了刹那,随即分丹,每人三颗。   储物袋中的丹药,超过一千,并非刚好每人一颗。   兵卒们握着丹药,久久沉默。   丹算不得珍贵,让他们沉吟的是孟符的态度。   先兵后礼。   上一任士官受人尊敬,因其骁勇善战,带领弟兄们打了不少胜仗。但他对弟兄们,并未这么客气。   至少,不会把自己的丹药发给兵卒们养伤。   众人并未立刻吞丹,而是相互搀扶的站起来,看着孟符。   “还有人不服么?”孟符问。   说完,静静等待起来。   没人说话。   “若无人反对,那么,从此之后,你等皆听我之号令。为令不从者,斩!”   这话说得铿锵有力。   士兵们略有异动,却依旧不说话。   孟符走到方才对他出手的三百人前,指着之前说悉听尊便的话那几人,道:“从今日起,你三人便是新任百夫长。”   看似随意,但他已暗中考察过,这三人修为不强。   正因为不强,才要指其为百夫长。   这三人,日后将是他的心腹。   三人领命,而他则回到属于上一任的营帐中。尴尬的是,里面只有一张床,一把椅,连打坐的蒲团都没有。   好在他储物袋中什么都有。   而另一个让叶枫脸红的情况是,营帐中只有一个房间。   玉嫣无所谓,反正是师娘,而且脸皮厚。但她不行啊,自己才十八岁,风华正茂的黄花大闺女,怎能与男子共处一室。   孟符命人在营帐旁搭起了第二座小小的营帐。   叶枫独自一人住在其中。   不过大多数时间她都跟着孟符,请教修炼上的问题,或是与玉嫣说一些女儿家的小秘密。   酷Jg匠网\唯一,正|“版w,!c其(他都)是盗版$   只有夜晚才会回去。   手下之兵本来对孟符身边带着两个女子这件事十分不喜,后来也就慢慢接受了。   这日,孟符唤来那新任命的三个百夫长,了解军营情况。   军队的传统,以及上一任士官与敌军之间的仇怨。   了解到这些后,他终于明白为何第一次坐在士官位置的时候,那三个百夫长如此愤怒。   除此之外,他还顺便打探了另一件事。   关于五行界修士储物袋的问题。   孟符不止一次注意到,这里的修士腰间并没有储物袋。通常都是在手上一抹,便取出法宝。   显然,这样速度更快。   虽然只是半个呼吸的差距,但对强者来说,这点时间可以做很多事。   另外,这种储物方式,孟符从未在其他地方见过。身上的至宝,可用这种方式隐藏,防止被人强行杀灭夺宝。   那三人对孟符心存感激,言无不尽。   道理很简单。   人的身体,是个复杂的世界。丹田灵海、识海都是大世界。除此之外,开辟一个小世界存放法宝并不难。   但这种世界,通常不大,百丈已是极限。   更大的法宝,同样要用储物法宝。不过不是储物袋,而是身上的某件装饰品。   不易发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