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一眼手指甲,已全黑的大拇指,食指也黑了一些,心想与它有关吗?   不管怎么样,我没事儿,老人也没事儿。   “老公,你饿么?我给你烧饭,只是不太好吃,小阮儿出去买东西了,很快会回来。”小青揉了揉眼睛,见我没事儿也不哭了,样子有些心疼。   我攥住了小青的手,说不用了,你陪我会吧。   过了一会,小阮儿回来了,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脸红扑扑的像个苹果,一进门说着:“哎呦,累死了我呢,那个家伙还没醒么?我买了些营养的东西,等会给他熬粥喝。”   说着,小阮儿看见了,愣了一会,眼圈红了,忙背过身子,说醒来了?   我‘嗯’了声,说不久。   一时间,沉默了下来,气氛有些尴尬,还是小青打破了沉默,说小阮儿,你过来一下,他压的我腿疼了,你照顾一下他,我去做点儿吃的。   小阮儿‘哦’了一声,但不敢与我直视,只是在一边发呆,时不时瞄上我一眼,唯有小青在忙活着。我试图动了下,但浑身上下很无力,索性也放弃了,可能与那天的事儿有关。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小青端来了所谓的粥,那色泽简直了,表示不忍直视,估计她也不好意思,说:“我不太会,味道可能会好些,反正有营养呢。”   嗯,我喝了一口,果然辜负了我的期望,味道也一般般,表示米、豆类还硬梆梆的呢。不过我没出声,一口、一口的喝光了,过程实在有点折磨人,幸好小阮儿买了些吃的,不至于小青下厨。   当然了,吃东西需要有人‘喂’,别的什么也要人啦,比如人有三急,总不可以憋着吧?不过小青一人扶不动我,于是小阮儿也凑了过来,全被看光了。   晚上时,小阮儿不得已去了我的屋子,不然只有与我们挤在一张床上。不过听小青说,在我昏迷时,小阮儿为了方便照顾我,白天与晚上不曾离开。   ……   过了四天,我才有了点儿精神,至少可以生活自理,但还需要修养,幸好第18区没事儿,不然我可惨了。不过也难说什么,或许知道我身体不佳,所以才会没什么事儿。   一晃眼,半月过去了,我好的差不多了,精神头也很足,相比于之前的精神状态,这会更加的精力充肺,于是事儿TM的来了,让人有点无语。   这一天,老人找上门来了,说了两字:“走吧。”   我和小青、小阮儿说了一声,快步与老人下楼了,出了阴阳路来到外边,忙问道:“老爷子,那天怎么回事?我怎么晕过去了,红衣男孩死了吗?”   说来,我TM要憋疯了,不可以问小阮儿,也不敢去问,这会好不容易‘逮’到老人,不说几句才怪了。   只是老人一言不发。   晕,一个字儿也不说么?你老人家好歹开一下金口,让我心里多少有个谱,回回这样,表示很扎心啊。   对此,我有一股淡淡的忧伤,一下泄了气,以前还可以问一下小阮儿,但小阮儿出了一次意外,这会又与小青在一起,总之不好开口啊。   算了,不问了。   我吐了口气,那叫一个郁闷,可又没地儿撒气,只有憋着了,谁让我谁也惹不起呢?对于有什么事儿呢,我也懒的去问,估计不可能是鬼车的事儿,不然也不会白天出发,或许是正儿八经的鬼事。   其实细想一下,那天的鬼车被‘劫持’了,鬼事自然要拖后,黑袍人一定知道,也一定了解我的身体情况,所以规矩可能稍微的变通一下,毕竟鬼车出了事儿,与我们、鬼车司机全无关。   这一走,上午过去了,下午又过去了,才好不久的我,稍微有一些累人,不知还要多久。   晚上七点,到了。   这儿是一个农村,沿一个方向走了一天,估计已出了市区,但也不会离市区太远。在村口处,老人停下来,沉默了一会,说了一个字:等。   唉,这一等怕是又好久。   我四处转悠了一会,在路边寻摸了一块石头,嘴里边叼上了一个枯枝,只有玩手机打发时间了,翻了一下短信,有好多未读短信,这些很早发了过来,只是我没看而已。   算了,还是不回了,免的招惹下什么‘是非’,有一个小青足够,不在外拈花惹草。   八点了,老人一言不发,原地一动未动,我有些熬不住了,主要有点儿小情绪,谁让老人什么也不说呢,忍不住问了一句:“老爷子,还等吗?”   老人看了我一眼,说了两字:“问他。”   /更新9最^快=!上^酷J,匠网L   嗯,谁啊?   我转头一看,只见身边多了一个男子,阴森森的样子,此时正死死的盯着我呢。“哎呦,我勒个去。”我骂了一句,这冷不丁的一幕有吓到我,一屁股到了地上,手机也扔了。   TM,这个男子啥时出现的?   我来不及去拿手机,退后了几步,看了一眼男子,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比我大不了几岁,样子也很普通,只是一脸的阴沉,隐隐有绿光,这男子是鬼!   这时男子可能觉着不好意思,对我伸了伸手。   有曹蓉、淘淘的事儿在前,我知道了与鬼交流的方式,估计男子是想与我交流了,只是老子还有情绪呢,一声不吭的在一边,出不了声,好歹也有个响动,快吓死我了。   “等一下。”我忍住了骂人的冲动,大呼了口气,找到了手机,拍了一下屁股上边的土壤。   在伸手之前,我瞄了一眼老人,见老人没什么反应,那我也不用顾虑了,把右手伸了过去,与男子的鬼手接触在了一起……   一刹那,我明了男子的遭遇。   这个男子也姓王,叫王冬,今年二十七岁出头,至于死因呢,竟然是自杀。如果说自杀的人有什么怨气呢?那也得分事儿了,有不想活而自杀的人,也有想不开自杀的人了,王冬属于后者。   王冬自杀了,后悔了,只是人死不可以复生,所以生出来了一点点怨气,而‘怨’起因于他的媳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大鱼儿说:   求推荐!求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