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说什么?”   我看不到花姐,也猜到花姐一定站了起来,太吵的缘故,那边的花姐的大骂道:“给老娘闭嘴,吵什么吵?没看到老娘在打电话吗?”   一时间,那边安静了,而后花姐的声儿传来,急道:“你TM的快说,发生什么事儿?对了,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谁动了你,道上的人?让对方报出名号,老娘不砍死他。”   我有点儿愣了,知道花姐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可没想到会如此‘彪悍’,看来镇守一个场子也是有原因。不过话说回来,这心里边暖,多日不联系,一听我出事儿,比我还急呢。   “别,我没事儿,只是有事儿麻烦你。”我说道。“你在家?我过去找你。”   “废什么话?老娘带人过去。”花姐急道。“那个人是谁?我找人砍了他。”   我无语了,忙说:“不是,我没事儿,不然谁给你打电话呢?你别着急,等我过去,知道么?你可不要乱来,等我就好,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说完,我忙挂了。   “小子,你有见过黑社会么?”我想了一会,问了老者外孙一句,既然他一心想过打杀的生活,那就让正儿八经的黑社会去‘调教’一下。   老者的外孙听后,不屑的笑了笑,‘哼’了一声,不以为意的抖了一下头,说道:“老子什么没见过?不就是黑社会么,老子还见过黑社会砍人呢,那叫一个刺激。知道么?老子眼也没眨一下,就在一边看着。”   我‘哦’了一声,说:“那有胆儿来么?我认识一些朋友,算黑社会吧。”   这么说也是故意如此,激一下老者的外孙,不然一路上骂骂咧咧,神TM的烦了,虽说可以弄晕他,但我不想抗他,何况别人看到会以为我在拐卖人口呢。   “就你?”老者的外孙轻蔑一笑,轻松道:“走啊,老子也是出来混的人,你说老子胆小?可笑,老子不知什么叫胆小呢。”   我松开了他,说那走吧,你要是怕了可以说。   “告诉你,老子不怕。”老者的外孙道。“哼,不就是黑社会,有什么了不起,老子早出生个十几年,早TM统一黑道了。”   我不言,目的达到了。   “老爷子,要不我一个人去?”我问了一句,说来老人去了也没什么用,来回一趟也费事。   老人摇头,那就是要一起了。   对此,我也没说什么,一行来到公交车站,而后上了车,车上人不多,但有几个年轻一些的女孩,很靓丽。   z酷…匠X8网{"永久免l费看;小Q说8   “哇,帅哥。”   “好帅。”   这些女孩在说我,只是老者的外孙却看不惯,哼了一声,一边选好了位子,自语道:“一个个婊子的德行,长的帅有什么用?有钱才是大爷。”   “你有病吧?”一个女孩愣了,而后气道。“一点儿家教也没有,我又没说你,看你丑的样子,恶心。”   “就是。”一边的女孩也附和了一句,显然气道了。对此,老者的外孙一下也忍不了,站起了身,点指道:“臭婊子,你说谁呢?有种再骂一次,别看你女的,老子照打不误。”   “你是不是有病?我认识你吗?说你了吗?”女孩也站了起来,莫名被一个不认识的人指着鼻子一通骂,不生气才怪,何况‘婊子’太难听了。   我见老者的外孙还要说什么,拽住了他,警告了一句:“你最好别惹事。”   老者的外孙顺手一甩,见甩不开我的手,‘枪口’又对向了我,骂道:“放开,老子叫你放开,你听到没?别你以为老子怕你,小心老子对你不客气。”   我再也忍不了,还以为老子怕你是不?要不是有老者的‘愿’在先,老子早一巴掌扇飞你了。不过我也不在乎了,大不了坏一次规矩,不还愿了。   我不想废话,反手用力一扯,不免大力了一些,把老者外孙甩到了一边,而后一巴掌扇了过去,‘啪’的一声,耳光声清晰无比,听着也巨疼无比。   啊!   女孩尖叫,别人忙躲开了一些,那老者外孙也是懵了,可能没想到我会出手,但我可不管你,上前一把拽住了老者外孙,把他的头硬塞到了座位底下。   我一脚踩了上去,冷声道:“老子给你脸了,是么?不打你一顿不舒服,是么?”   “司机,大王村!”   说真的,我怒了,阴气逼人,仅仅是一个眸子,车内的十几人安静无比,一声不吭,其中也包括了司机,唯独老人杵在门口,眸子悠悠,神色如常。   过了一会,老者的外孙才回过神来,虽然头塞在底下了,但依然在叫嚣,言语难听:“你给老子滚,你有种……弄死老子?来啊。”   好可悲的一人,即使如此也要‘硬气’么?别人不一定会认为你是一个‘有种’的人,反而会很看不起。   车在行驶,司机也许是知道我想去大王村教训老者的外孙,所以别的站口也未停车,一路行驶向大王村,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硬是缩短十几分钟。   大王村到了,车门开了,我一手拽出了老者的外孙,拎着一条腿腿便下车,对于他而言,这样的姿势或许很不堪,但我就是故意让他难堪。   “放开老子,老子……一定弄死你。”老者的外孙在骂,试图要挣扎开。这边的一幕引起了不少路人围观,纷纷指点,而我也在忍,咬牙强忍。   走了一会,我发现老人不在身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老人杵在原地,眸子悠悠,盯向了不远处,而在不远处有一个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   老者来了。   对此,我也不动,不过一点儿也不心虚,随便老者了,老子还一肚子火呢,大不了坏规矩不管了,好心办好事受气,还挨了一刀。   一时间,我有点儿疏忽了,老者的外孙从地上爬了起来,从一边捡起了一块砖头,大骂道:“老子弄死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大鱼儿说:   求守护!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