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去、咱们现在就去。”墨天放下手里的野果,也没心思再吃了,连声应道。   宦娘一笑倾城,螓首微颔、轻声道:“公子,今天的阳光甚好,我不方便自己打伞,公子可否帮我拿伞?”   墨天一阵恍惚,这宦娘的言行举止,这简直是要让人犯罪的存在。   墨天不是柳下惠,所以、能不能坐怀不乱、那就要看情形了!此刻,墨天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被宦娘给引诱坏了?要知道、以前他可从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行,我帮你拿伞。”说话间,墨天已经伸手从宦娘手中、接过了油纸伞,只是接过伞的一瞬间,宦娘也从他面前消失。   “宦娘,你……”   “公子不必大惊小怪,我就在你手中的伞里!”宦娘那美妙的声音、从墨天手中的油纸伞里传来。   墨天这才意识到,宦娘已经躲在了伞中。   “清清,你愣着干嘛?好了没有?”收好伞、墨天却是看到叶清清正看着他这边发愣,不由得说了一声。   你等一下,马上就好!”叶清清缓过神,说完之后紧忙的洗了把脸,也顾不得擦去脸上的水珠,跟着墨天出了鬼楼的院门。   “这鬼女是不是很美?”两个人按照宦娘的指引,朝着西北方向走去,叶清清有意无意的、冷声向身边的墨天问道。   “是挺漂亮,可是跟我又没有关系!”墨天无所谓的回答。   “切”叶清清不屑的切了一声、不再说话。   两个人一个鬼,走了一上午的时间,终于来到了宦娘说的那个山洞附近。   “公子,我闻到了这附近有人的气息,你们走慢一些,注意周围的情况。”油纸伞中的宦娘提醒道。   都说鬼的鼻子灵,尤其是对生人的气息,这话果然不假,墨天和叶清清可是连个人影都没看到,更别说闻了。   “墨天,你看前面真的有个山洞,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叶清清刑侦出身,警觉性和观察力自然不用说,此刻、已经先一步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山洞。   随着叶清清的话,墨天也看到了那处山洞,压低声音道:“进去是肯定要进去的,只是我们不能冒然闯入,这样,你在洞口附近警戒,我带着宦娘进去看看情况。”   不知怎地,听到墨天说带着宦娘进去,叶清清就感觉别扭,只是眼下的情况还不明朗,叶清清还是有些大局观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   两个人确定了各自的分工,墨天便拿着油纸伞朝着洞口、蹑手蹑脚的走去,深怕弄出什么响动、惊扰了洞里的妖狐。   当墨天走近洞口、正待要继续往里走的时候,隐约听到山洞中传来一个有些尖细的声音。   “臭丫头,你别不识好歹,你爹已经把你许配给我,洞房花烛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何不现在就从了我呢?黄四爷我一定会好好疼你……”   墨天是修道中人,已经达到第二层‘汇’境,算是耳聪目明,所以、尽管山洞中传来的声音并不清晰、他还是听出了每一个字。   “宦娘,你能知道里面什么情况吗?”墨天尽量将声音压低,小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我可以闻到、山洞里除了有人的气息之外,似乎还有……还有黄皮子的气味。”   说到这,宦娘停顿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道:“公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山洞里的那只黄皮子就是被蒲先生镇压起来的那只,也就是二十年前跟青丘黑狐一起来盗取‘鬼狐真经’的那一只。”   “你的意思是?”墨天虽然有些笨、可眼下也已然明白了宦娘的话。   “没错,很有可能是那只黄皮子、趁着蒲先生不在的这段时间,冲破了镇压它的封印、逃了出来!”   宦娘的话音刚落,山洞里又传来了另一个声音:“你个老不死的黄皮子精,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还有,我再跟你重复一遍,那只妖狐不是我爹,我爹是人、而不是妖。”   墨天心中一震,因为他已然听出刚刚说话的这个声音是胡艳,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臭丫头,我不管你爹是人是妖,我只管你从今以后要做我黄四爷的女人,嘿嘿嘿嘿……”   “死妖精、臭妖精,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喊人了!”胡艳的声音发抖,显然这威胁的话语没有什么底气,也很明显能听出她在害怕、在挣扎。   墨天听到此处、再也按耐不住,抬脚就要冲进山洞。   “公子且慢!”宦娘低声制止了墨天的冲动。   “怎么了?”虽然此刻心急如焚,可墨天还是耐着性子想听宦娘说些什么,说不定宦娘会有更好的主意。   “那只黄皮子精、道行不比妖狐低,你这么冒然往里冲、恐怕救人不成、倒是很可能把你自己的小命也丢在这。”宦娘提醒道。   “那……那怎么办?总不能任由这只臭皮子、把胡艳给糟蹋了吧?”墨天真是急了,他可是没有想到、这黄皮子的道行比妖狐还深。   酷匠v;网e永/A久(P免*费Ni看Qg小~$说?%   “来人呐,救命啊,来……嗯……”山洞里、胡艳呼喊了两声之后、好像是被人捂住了嘴巴,只能嗯嗯的发出一些鼻音。   知道墨天又会按耐不住了,宦娘说道:“公子不是修道之人嘛,你可以用隐身术、隐藏自己的身形,如此一来、你要救人也多了几分把握不是?”   墨天一听这话,立刻来了精神,可很快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奈道:“我倒是知道隐身术,可是我还不会用,我的修为根本没达到使用隐身术的境界!”   墨天此刻真是恨自己没用,若是能将修为提升的快一些,眼下的情况也不至于让他如此手足无措!   “嗯嗯……”山洞中再次传来胡艳挣扎求救的鼻音,墨天却是再没心思听宦娘给他出主意,拔腿就往山洞里冲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