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晨逸面色阴毒,说完低头看着下方面无表情的黑衣少年大声说道:“魁木孤卿,你若是跪下求我,我便助你逃了此劫。不然,你会亲眼看到自己被撕碎的,嘿嘿……”   阴冷威胁换来的却是一脸不屑,魁木孤卿直接无视了他。   死亡?他从未怕过,只是不能手刃仇人心有不甘罢了。   双手迅速结印,魁木孤卿再也没有抬头。因为,他代表的是魁木氏,决不能让他人看轻。因为,他不能堕了师父名头!   许是感应到了空气中迅速聚集的山之魂元,魁木孤卿身前两头赤着眼睛的玄级魂兽咆哮着冲了过来。   两头玄级魂兽竟是放下了之前的争执,联袂而至!   魁木孤卿内心依旧充斥着背叛的愤怒,此时聚集山之魂元时竟比平时快了许多。   这也许将是我最后一战了……   这般想着,他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聂山孤傲的身影。为了让他能报得大仇,聂山不惜以残魂之躯逆天续脉。最终魂飞魄散,不曾想今日他竟会身陨于此!   “师父,徒儿不孝啊!……”   声音经久不绝,伴着嘶吼,魁木孤卿四周的山之魂元加快了进入他身体的速度。心口发出一阵温热,魁木孤卿立刻低头看去,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   平日只要他吸收魂元,心口的无上山之魂都会散着浓郁的白光,可今天,竟只是温热。   无上有灵!   过了半晌,魁木孤卿眸中掠过惊讶。因为随着无上山魂的灼热,他仿佛看到了梦境中魂祖随手成山的画面。同时感到周边的山之魂变得亲近起来。   “这是……”   口中喃喃,魁木孤卿立刻便释然了,这是无上秘宝在帮他提升与周边山之魂元的感应,也变相提升了他的战力!   魁木孤卿眸中闪烁着自信,那是他体内奔腾的强大力量赋予的。   既是最后一战,便让你们看看,我的力量!   一切不过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半空飘然而立的两人甚至没有发现魁木孤卿的气息变化。只见他仰天大吼,便结着手印聚集魂元。   “孤卿,孤卿……”   战天文君自听到魁木孤卿冷厉的话语后就显得有些呆滞,此时看着下方快要被魂兽淹没的黑衣身影无力的呼喊着。   纵使心痛如绞,她又能如何。修为被封,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闪着寒光的锋利爪子已是近在咫尺,魁木孤卿猛的抬头。伴着大喝打出了双拳。   竟是打算以一人之力硬憾两头玄级魂兽!   只见他拳面上闪着深沉灰芒,经过无上山之魂的帮助,那股力量已是远远超出了融魂境中级。   “哈,嘭……”   强大的气浪轰然爆发,方圆两丈内的花草尽皆震成齑粉。两丈以外,更是清楚的吹出了一道环形气痕。   拳爪相接,魁木孤卿闪着深沉灰芒的拳头瞬间就被震得虎口淌血,整个人更是倒飞而出。人在半空就已经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   半空立着的战天晨逸面露讥讽,暗自嘲笑魁木孤卿不自量力。   两头狂暴的玄级魂兽何其恐怖,那种力量,连他都要暂避锋芒。更何况修为远不如他的魁木孤卿。   魁木孤卿此时也深刻领会到了那种强大,代价就是他沿途撞断了数十根参天巨树才堪堪稳住身形。   抬眼望去,只见两头魂兽只是顿了顿前冲的身体就继续向他扑来。眼中掠过一抹绝望,他倾尽全力的一击,竟只换来了两头魂兽顿了顿身体。   便在此时,战天晨逸飘到魁木孤卿上空幽幽说道:“哈哈,滋味如何啊孤卿兄,刚才所说的依旧作数,只要你现在肯跪下求我,我便救你”。   胸前被鲜血染成黑红色的魁木孤卿慢慢站了起来,“你这跳梁小丑还真是聒噪”。   更%新2U最1快nC上%j酷◎=匠5L网j   说话的同时,少年眼中渐渐迸发出了光彩。那种力量,并非必死不可!   结印的同时一股强大的求生执念迅速占据了他的内心,他双手结印的速度变得迅疾起来。附近的山之魂元瞬间躁动了。   战天晨逸双目闪过的愤怒快速被惊讶所取代,他作为魂王境的魂者,自然清楚感应到了下方躁动的山之魂元,那种范围,覆盖了足足百米!   魁木孤卿面色严肃。他知道,面对如此强大的两只魂兽,只有瞬间重伤一只才能求得一线生机。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用出了唯一掌握的魂术,三印高级魂术--石破惊天。   应该说山破惊天更加贴切,因为他此时吸收的是山之魂元。   源源不断的山之魂元被他吸入体内,伴着心口发出的灼热。他吸收的魂元范围足足覆盖了方圆百米的位置,那种威力,可是能媲美玄级魂兽魂元波的存在!   魁木孤卿此时没有在意这些,他心中燃烧的求生执念也容不得他思索太多。   “砰、砰、砰”   两只玄级魂兽前冲的脚步像是闷雷一般,争先恐后的对着魁木孤卿冲了过去。   眼中是越来越重的猩红之芒,别说此时它们已经失去了理智。就算是理智清醒之前,怕是也不会对眼前蝼蚁一般的魁木孤卿有所忌惮。   “嗯?他莫非吓疯了不成!?”   “孤卿!……”   战天晨逸的惊疑与他身旁的少女同时叫了出来,因为此时的魁木孤卿竟迎着魂兽主动冲了过去。双手依旧紧紧捏着手印,他小臂以下的肌肤却是变得深灰如石……   冲到近处,魁木孤卿咆哮了一声,周遭的山之魂元瞬间爆发了。   “呃啊,去死吧!”   “吼,嗷呜”   一道令风云色变的冲击波纹瞬间席卷了方圆百丈的空间,依旧是魁木孤卿喷血倒飞,只是这次,一道黄色的身影也随着他倒飞而出。   那是战天文君口中的独角魔牛!   魁木孤卿见状先是一愣,而后人在半空就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天不绝我,天不绝我啊,哈哈哈”。   半空飘身而立的战天氏两人瞪大了双眼,战天晨逸口中兀自喃喃,“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眼前的一幕确实令人震惊。那不成比例的拳爪相交时,战天晨逸甚至还低声说了句“找死”,可接下来的一幕便狠狠扇了他一耳光,此刻他只感觉脸上一阵火辣。   烟尘散尽,场中只剩一道黑色身影,边上是一道方圆十丈的巨坑。鳞片间还冒着丝丝血迹,那是被魁木孤卿生生震伤的。   是的,震伤!   哪怕魁木孤卿没有针对它,那种狂暴的力量依旧让它负伤了。那种力量,哪怕它倾尽全力施展魂元波,也是略有不及。   “啪,嘭……”   魁木孤卿狠狠摔在地上,口鼻中的鲜血汩汩流着。俊脸上苍白如纸,眼中的精芒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真的成了!   看着远处奄奄一息的独角魔牛,他眼中求生的执念变得愈加浓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