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之间最浪漫的事情是什么?   也许是情人节里的一束花,也许是执子之手奔跑在海风习习的沙滩上,也或许是雨天里的一把伞。   但对于女儿来说,最浪漫的事情,却是最长情的陪伴。   那个矮胖男生,长得不帅,很简单很低调,在女儿生气的时候,甚至会故意出丑给女儿解压。   “爸啊,小段出国了,去了一家航天企业,那家企业专门生产飞机上的涡轮发动机。”女儿又恢复了往日甜甜的笑容。   齐一鸣这个时候已经回学校上班了,他还参与了一个抗癌药物的研究项目。   “女儿啊,看来你当初没走眼,老爸的这个准女婿还真出息!”齐一鸣笑着道。   “小段说了,他啊学成回来,要帮助咱们国家制造出更好的涡轮发动机,让咱们国家造的客运飞机能够飞上蓝天。”   “小段这小子有志气!”   女儿笑了笑道:“不过这家伙现在成段子手了,他给我讲了个笑话,还说愿意自扮丑角,只为博我开心一笑。”   “还有啊,爸,小段又给我提结婚的事情了,他说已经给他家里人说了我们俩的关系,他家里没有反对,他说回国就要和我办婚礼,爸你说我该答应他吗?”   女儿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表情很郑重,但又有些挣扎。   “这个得你自己看,老爸不是包办婚姻的家长,但我感觉小段这孩子挺不错的。”齐一鸣挺看好小段,但他也知道女儿有顾虑。   齐一鸣想到了什么,他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对了,陈世昌的那个案子下周就要开庭了,女儿你去吗?”   女儿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出过门了,大学毕业时的毕业典礼她都没去。   但这一次女儿却是坚定的开口道:“去!”   “那你能联系到蒋蕊吗?我咨询过检方和律师,虽然证据确凿,但蒋蕊的供词也很重要。”   齐一鸣是个素质很高的人,他真没恨过谁,但对这个陈世昌的所作所为,齐一鸣是无法原谅的。   “蒋蕊我再联系一下她吧。”女儿的表情黯然了一下。   “爸,能强制她出庭作证吗?”女儿又问道。   “这个恐怕不行,她不是凶手,而且检方也没有那种权利。”齐一鸣摇了摇头。   “我先试试,实在不行,我就去找她!”女儿生了气。   女儿给蒋蕊发了消息,但一如既往的蒋蕊没有回复,蒋蕊似乎已经忘掉了女儿,也或许她将以前所有的能联系到她的东西都抛弃了。   女儿再三坚持下,齐一鸣请了假。   他陪着女儿去了蒋蕊的老家。   女儿始终带着口罩,用刘海遮挡住额头,蒋蕊对她的生活影响的很深,那一趟旅程女儿没有再笑过。   齐一鸣带着女儿去了当地的派出所。   通过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他们找到了蒋蕊以前的家。   可蒋蕊以前的家却是人去楼空,还是在那位民警的帮助下,他们才打听到蒋蕊现在在一家珠宝首饰店里上班。   当他们找到的蒋蕊的时候,蒋蕊都没有将她以前的大学同学要好的室友认出来。   “齐甜,真的是你?”蒋蕊的尴尬不仅写在脸上,她的身体反应也很不自在。   f、最3@新9。章…节K上qd酷6匠V网D   “蒋蕊,你看起来变漂亮了,眼睛也变成了双眼皮。”齐一鸣记得女儿见到蒋蕊后,一直在忍着。   那个叫蒋蕊的女孩,齐一鸣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女孩妆面化的很浓,双眼皮明显是割的,嘴唇涂抹的红艳艳的,齐一鸣教了那么多学生,这个叫蒋蕊的女孩,一看就是爱慕虚荣的那种。   女儿本来是打算和蒋蕊好好谈谈的,但蒋蕊却突然拿起了手机,她有些慌张的拨打了一个号码。   “妈,我大学的那个室友过来找我了。”   “就是齐甜!”   “你快点过来吧!我快尴尬死了,我也没想到她还这样阴魂不散!”   蒋蕊是背对着齐一鸣他们打这通电话的,她刻意站的远了些,但她忽视了齐一鸣和他女儿这么长时间遭受的苦难和脆弱的神经。   女儿听到那句‘阴魂不散’的时候,她瞪大了眼睛,她似乎无法相信这是事实,她的瞳孔一直在来回抖动,眼泪吧嗒吧嗒落在口罩上。   蒋蕊打了电话后,她依旧站在柜台前,也不知道她母亲和她说了什么,她没有再跟齐一鸣和他女儿说话。   女儿忍不住走了过去,她还在克制着自己,齐一鸣是大学教授,女儿也尽量保持着涵养。   “蒋蕊,陈世昌那个案子下周就要开庭了,你能不能出面帮忙做一下人证,路费住宿什么的我家人可以全掏。”   蒋蕊没说话,那个柜台是圆形的,蒋蕊走到了一边。   “蒋蕊,我没有对不起你过吧?那天晚上,我也是为了帮你才受了伤,我不要求你赔偿我什么,我只需要你帮我这一次。”   女儿曾经帮了蒋蕊,她从不要求什么,她是受害者但她却苦求这个曾经被她帮助过的女孩,这一次帮帮她。   “蒋蕊,你倒是说句话啊,同学一场,你困难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你,我只是想让你帮我说一下实话……”女儿说着这些,她睁着眼睛泪水并没有间断过。   好痛,这种痛比陈世昌刺伤她的时候痛多了。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赶紧走,要不然我叫商场保安了!”蒋蕊低着头,她故意整理着黄金首饰,她假装不认识眼前这个女孩。   齐一鸣见状倒是走了过去。   “女儿啊,她不答应出庭作证就算了,咱们没有必要和她理论。”齐一鸣看出了蒋蕊的态度。   齐一鸣毕竟是知识分子,他不希望女儿和这样的人一般见识。   “爸,我不走!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她蒋蕊多没良心!那天晚上陈世昌要杀她,她躲在衣柜里,我帮她挡住了一切,我毁容了!我还失去了……”   女儿羞耻的难以开口,那天晚上的事情,是她和小段之间难以逾越的心结。   她有权利追逐属于她的幸福,可过去总像是无光的影子一样蚕食着她,就算小段不介意过去的这一切,但她介意,因为小段太好了,她给不了这个未来的丈夫任何东西。   她不想让小段这么优秀的男孩负重前行!   蒋蕊的表情很难看,她不敢抬头,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不愿意承担。   “女儿咱们走吧,这里好多人呢。”齐一鸣劝道。   “蒋蕊!你就说你去不去作证,人在做天在看呢!咱们大学的老师和同学大家都在看着呢!你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吗!”   齐一鸣印象中,从小到大女儿就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女儿有些失常了,但作为父亲他能理解她,这一切放在任何女孩身上恐怕都是难以承受之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