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伟从齐一鸣家里出来的时候,还记了齐一鸣的手机号码。   齐一鸣以前活的很颓废,但现在的齐一鸣正在走出来,并且过上新的生活。   卓伟听喀秋莎提起过,齐一鸣的女儿生前被人刺伤又受到了侵犯,犯罪嫌疑人当堂悔供,而齐一鸣当时正好在负责天华制药的抗癌药物研究项目。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审开庭后,齐一鸣的女儿受不了刺激自杀了,因为缺少关键证人,想让犯罪嫌疑人罪有应得很有难度。   人都有低谷期,在齐一鸣的人生暗淡无光的时候,作为那个抗癌药物研究项目的投资人田贯中伸出了援手。   田贯中帮齐一鸣请了深城最好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并且无私的帮助齐一鸣收集证据。   二审开庭结束,法院的最终判决是数罪并罚,20年有期徒刑,并且不得上诉。   这也是田贯中和齐一鸣他们能够争取到的最公正的判决。   卓伟已经通知了齐一鸣保险库的事情。   田向东那边,卓伟不需要再打招呼,田向东不像是齐一鸣这样很难联系到。   卓伟开车准备回天城紫府,可喀秋莎却给他打了电话。   “喀秋莎,我这边准备回天城紫府呢,怎么了?”   “卓伟,你来长青电子设备厂一趟,郭芙蓉的人阴魂不散,又在门口盯着呢。”   “是狼青帮的人还是天华安保的人?”卓伟皱了皱眉。   “情况有点复杂,一拨是天华安保的人,一拨是狼青帮的。”喀秋莎解释道。   “马知了不都进去了么,狼青帮的人怎么还会过来找麻烦?”卓伟皱眉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刘队长这边我已经安排好了,刘队长说要帮厂里解决这样的麻烦,但我暂时不想让郭芙蓉的人看到咱们的底牌,卓伟你过来一下吧,我现在要是出去,指不定他们会盯上我。”喀秋莎不放心道。   “喀秋莎你在厂里等着,我马上到。”   卓伟调转车头,朝着长青电子设备厂的方向行驶。   天华安保那边看样子是想守株待兔了,他们觉得长青电子是一个突破口,就好像上次法格鲁带着秃鹫他们,绑架了喀秋莎一样。   但之前卓伟被困在燕子山疗养院里,现在卓伟已经出来了,天华安保要是再敢动喀秋莎一根汗毛,卓伟绝对不会轻饶了他们。   酷NA匠t网正版H/首c发0D   卓伟开车到了长青电子设备厂的大门口。   天华安保的人,并没有阻碍长青电子设备厂的生产运输工作,天华安保那边大概有三四十号人,这些人就坐在安保车里守着。   卓伟还看到了秃鹫。   秃鹫脸上还有伤,卓伟出去走了这么几天,秃鹫脸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   卓伟将车停到了一边,他走了下来。   卓伟没去找天华安保的人,他去找了秃鹫。   卓伟想问问秃鹫他们为什么会出尔反尔。   “秃鹫,找刺激呢不是?”卓伟眼神里带着寒意。   “卓哥,您误会了,我们来这边就是为了找您的。”秃鹫见到卓伟后,尴尬的赔笑了起来。   “找我的?你是不是皮痒了想挨揍?”卓伟皱眉道。   “卓哥,是我们保良哥想找您,保良哥就在车上。”秃鹫拉开了一辆黑色的迈巴赫。   这辆黑色迈巴赫,车体非常光滑,几百万的豪车看起来非常的大气上档次。   卓伟蹙眉瞧了一眼,杨保良就坐在后车座上,杨保良气定神闲的开口道:“卓先生上来谈。”   卓伟搞不清楚杨保良卖的是什么关子,但他没有犹豫上了车。   “杨保良,我想咱们在皇家一号的时候已经谈的很清楚了,马知了去自首,之前的账一笔勾销,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卓伟看到车上的副驾驶,坐着上次和他动手的那名穿着紧身皮衣的女子。   女子一直盯着后视镜,她表情很冷。   “卓先生,我很欣赏你的实力,紫鹃说你应该是个用刀的高手,而且你俩真打起来,她或许不是你的对手。”   杨保良显得很镇定,他等在长青电子的大门口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就是专门等卓伟的。   杨保良先前以为卓伟和这个穿着紧身皮衣的女子,实力是半斤八两,卓伟顶多就强了那么一点。   但和穿着紧身皮衣的女子深谈后,穿着紧身皮衣的女子却告诉杨保良,卓伟没拿出真水平。   “那你想怎么样?再打一次?”卓伟蹙眉道。   “卓先生,我来找你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杨保良从车座旁拿起了一个档案袋。   “你应该想查清楚天华集团董事长田贯中,死亡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吧,答案就在这个档案袋里。”杨保良很从容的将档案袋递给了卓伟。   “你可以拆开看看。”   卓伟一愣,随后他蹙眉道:“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   卓伟当然想查清楚田贯中的死因,还田嘉欣一个清白,但凡事都有代价,卓伟想知道这个代价是什么。   “还是那天咱们在包厢里谈的,你帮我杀一个人。”杨保良淡淡的一笑。   “不可能!”卓伟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帮杨保良去杀人?这样做,卓伟和狼青帮天华安保的那些人渣又有什么区别?   “别着急,卓先生,我话还没说完,你听说过黑拳赛吧?”杨保良就知道卓伟会有这种反应,他反而缓缓的说道。   “听说过。”卓伟没接杨保良手中的那份档案袋,但那份档案袋里的真相的确很有诱惑力。   “我说的这个黑拳赛,还不是普通的黑拳比赛,我说的是黑拳赛是澳门地狱火俱乐部举办的地狱之门黑拳争霸赛,能上榜的人都是黑拳格斗中的高手。”   “我叫你杀的这个人,是以前华夏重量级拳击比赛全国联赛中获得过两届重量级拳王的高手柳云龙,他退役前的战绩是56胜2负37场KO。可以说这个柳云龙巅峰状态下,很难在拳坛上找到敌手,黑拳和正规的拳击比赛不同,黑拳比赛选手被对手击毙很正常,而且不算犯规。”   杨保良还要继续往下讲,可卓伟却打断了他:“黑拳比赛的规则我很清楚,杨保良你不用给我解释了,不管犯规不犯规我都不会随便杀人,这次恐怕要叫你失望了!”   卓伟要下车,可杨保良却是开口道:“卓先生,等一下!”   “退而求其次,你只要在地狱之门总赛的时候重伤他,剩下的事情交给我的人来处理就可以了。”   “事成之后,除了比赛奖金以外,我还给你三千万作为酬谢!”   杨保良不断加码。   卓伟闻言,扶着门把的手却是停顿了下来。   卓伟面露不解,他皱了皱眉道:“杨保良,你为什么非得要杀这个柳云龙?”   杨保良闻言,声音突然变得很冷:“他杀了我毕生挚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