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伟提出要陪着中年男人喝酒,于蕙却表现的有些担心:“卓伟,你别理这种人,别跟他一般见识!”   “没事,他既然想喝酒,那我就陪陪他!”卓伟却表现的很轻松。   中年男人将一瓶没有开瓶的白酒拿了起来。   “我刚才已经喝了一瓶了,你想和我喝酒,你得先喝完这一瓶!”中年男人冷哼道。   中年男人用狗眼看人低的眼神看着卓伟。   而卓伟见状,则什么都没说,他立刻拧开了酒瓶盖。   “卓伟你别逞强了,咱们走吧!”于蕙担心不已道。   一瓶酒排除外包装,大概有九两左右。   这种五十六度的白酒,七八两酒量一般的就得躺到医院里去了。   而卓伟则没有听于蕙的,卓伟打开了酒瓶后,直接扬起脖子开始喝了起来。   卓伟喝酒就像是喝水一样,咕咕咚咚一整瓶白酒被他灌进了肚子里。   “喝完了,咱们可以开始了吧?”卓伟对着中年男人道。   中年男人冷笑着道:“当然可以,不过你先来!”   中年男人用一个小碗给卓伟倒了一满碗,这种碗满碗的情况下,最起码能容得下三两白酒。   卓伟端起了这个碗。   “别洒了,洒了就算你违规!”中年男人冷笑道。   卓伟闻言一只手托着碗底,他的动作很稳,酒水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卓伟托起这个碗,大口的饮酒了起来。   当卓伟将碗放下的时候,碗里面第一酒都没有。   “该你了!”   “你等着跪下叫爸爸吧!”中年男人冷笑一声。   这中年男人刚才喝了顶多四两酒,其他的酒是谢彥锋和那个汪总均摊的。   他仗着比卓伟喝得少,他倒了一碗后,端起来就要喝。   可这个时候,卓伟阻止了他:“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刚才给我倒了一满碗,你却没给你自己倒满!”   “姓曲的,我看你根本就不是男人!”于蕙也在一旁气不打一处来。   于蕙非常担心卓伟,卓伟现在已经喝了一斤多了,于蕙真怕卓伟再喝下去会酒精中毒。   但卓伟却一脸云淡风轻。   中年男人被于蕙说的脸颊滚烫,他给自己倒满,但端起来的时候,却是洒了一些。   中年男人缓缓的将酒喝完,他瞪了卓伟一眼:“继续!”   卓伟见状,倒是给自己满上,他不像是中年男人一样偷奸耍滑,卓伟将白酒倒满,并且一口气喝了下去。   “轮到你了!”   卓伟丝毫不让。   而中年男人开始感觉面颊燥热了起来。   他倒了一碗,但喝起来的时候速度慢了许多。   “继续!”   中年男人瞪着卓伟。   而卓伟则继续喝,卓伟喝了这么多可一点反应都没有。   当中年男人喝到第四碗的时候,已经有些扛不住了。   白酒这东西可不是白开水,喝多了不仅会伤身体甚至可能会闹出人命。   “该你了!”   卓伟又喝了一碗,而这个时候中年男人露出了畏惧的表情。   “怎么了?不倒酒了?你要是认输了,自己跪在地上,你也别管我叫爸爸,磕头三个带响就行!”   卓伟淡淡的说完,看着中年男人。   “年轻人,别强词夺理,得饶人处且饶人!”谢彥锋却是开口道。   谢彥锋和这个中年男人吃饭是谈事情的,现在皮革生意不好做,但这个中年男人前几年赚了不少,他想投资谢彥锋的汽车项目。   谢彥锋一向不嫌钱多,雪球滚的是越大越好。   而且那个智能汽车项目本来就是烧钱的,几个亿烧起来就跟玩似得。   “谢董,游戏规则可是他定的,愿赌服输,不想当孙子就自己兑现诺言!”   “谁说我会输!”   “继续喝!”   中年男人脸皮挂不住了,他又倒了一碗。   中年男人一口干了。   他现在脚步虚浮,脸皮滚烫差点就站不稳了。   “没酒了,蕙蕙叫服务员拿酒!”   卓伟淡淡的一笑,卓伟看起来真的是一点事儿都没有。   “还喝?卓伟你悠着点啊。”   “他不喝就算他输!”   “拿吧我没事!”卓伟很平淡的说道。   于蕙表情显出了犹豫之色。   而那个中年男人则走到了门外,他扯着嗓子大声的喊道:“服务员拿酒!!”   “今天我他妈要是输给你小子,老子不姓曲!”中年男人脚都快站不稳了,但说话却很猖狂!   “那你家老爷子该绝后了。”卓伟淡淡的回道。   卓伟这话说的也够损的,中年男人闻言登时七窍生烟了起来。   “老曲别喝了!”谢彥锋劝了句。   “都别管我!我今天绝对不会输给这小子!”中年男人却是蛮横道。   中年男人吆喝了好几嗓子,服务员那边送来了白酒。   中年男人直接拧开白酒瓶子,给卓伟倒了一碗。   “喝!”   卓伟直接一碗干了。   “来,再来一碗!”卓伟丝毫不在乎道。   中年男人又给卓伟倒了酒。   卓伟又干了一碗。   “你现在欠我两碗酒!”卓伟看着中年男人。   而中年男人给自己倒了一碗。   “别喝了老曲!”江南水岸的汪总也劝道。   “你们谁都别管我,我今天输给他我是他孙子!”   中年男人喝了一碗酒,但这碗酒干完,中年男人却是站立不稳了起来。   “你还欠了一碗!”卓伟淡淡的说道。   中年男人闻言,给自己又倒了一碗,但这口酒他只喝到一半,却是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中年男人手中的碗碰到了地板碎成了两半,酒水撒了一地。   “小伙子,算老曲输了,等会我结账你们走吧!”汪总脸色难看道。   “记住,你还欠我三个响头!”卓伟看着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不是贱么?卓伟今天就是要喝翻他。   而卓伟和于蕙走出来的时候,于蕙担心的问道:“卓伟你没事吧?”   “我没事。于美女你不用担心。”   “要不我晚上送你回家?”卓伟喝了酒,于蕙怕卓伟开不了车。   “不用,我自己能回去!”卓伟笑了笑。   “于美女我还有事,先走了!”   卓伟朝着楼下走去。   酷匠0&网:Y首;,发   “卓伟,你慢点,我送你!”有些人是先上头有的人是后上头,于蕙将卓伟送出了餐厅。   “于美女我真没事,你回去吧。”卓伟笑了笑道。   “我给你打辆出租车吧。”于蕙跑到了路边帮卓伟打出租车。   而卓伟见状,则看了一眼谢彥锋的车,他快步走了过去。   车里等着谢彥锋的司机正在看手机。   卓伟见状,则蹲了下来,他从腕表上扣下来一个电池一样的东西,他混在口香糖里沾到了谢彥锋车的底盘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