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义诚去了那家轮胎修理厂。   他最终选择了妥协,叶义诚这么做都是为了林素娥,他不答应邹惊涛的条件,邹惊涛会丧心病狂的虐待她。   一斗米养个恩人,一石米养个仇人。   师傅过去对邹惊涛多好,师傅将邹惊涛当成半个儿子来看待,可邹惊涛呢,却不学无术偷奸耍滑,好赌成痴。   师傅他老人家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被这个缺德败性的邹惊涛活活气死。   在他死后,一家人仍然活在邹惊涛的阴影和䒷毒之下。   这家轮胎修理厂,看起来平平常常,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但这里却是深城涉黑帮派四海帮的据点。   四海帮是个靠着走私为营具有涉黑性质的帮派,这个帮派有点类似清末贩卖私盐的盐帮,但唯一不同的是,四海帮走私的货物里最多的是毒品。   叶义诚从没有想过和这样的一个涉黑帮派有什么来往。   但他还是来了。   叶义诚在修理厂内找到了一个修理工。   他报了自己的名字后,那修理工像是知道他的事儿一般,带着他去找了尤瘸子。   $酷《匠网e|正w版d首发   尤瘸子的真名叫尤进,但在道上混的久了,真名倒是显得举重若轻,尤瘸子这三个字倒是成了金字招牌。   “叶兄弟,你来的还真是时候,我们四海帮这次安排了五个选手参加地狱之门黑拳赛,有你在我们四海帮胜出的几率大的多。”尤瘸子坐在椅子上。   他的脚下还有一个火盆。   在汉东一带,烤火盆并不常见,但在寒冷的冬天里,用火盆取暖的确是一种较为实用的方法。   “邹惊涛,就让你安排我做这个?”叶义诚拧起了川字眉道。   “叶兄弟你可别小看这个地狱之门黑拳赛,这黑拳赛的输赢可是直接影响到地头的划分,我们四海帮可不想输,而且也不能输。”尤瘸子夹了一块黑炭到了火盆里。   “那邹惊涛说了没有,怎么样他才愿意放过小师妹。”叶义诚蹙眉问道。   “你们的恩怨我不清楚,但只要叶兄弟你能拿下黑拳赛的冠军,你有什么要求,我会给邹部长提的。”尤瘸子眼睛眯起似笑非笑的说道。   “记住你说的话!”叶义诚看着尤瘸子,他扔下了这么一句话后扭头就走。   “叶兄弟明天晚上八点,麻屯十里坡水库,咱们不见不散。”尤瘸子开口道。   叶义诚没有回答尤瘸子,但为了林素娥,就算赴汤蹈火他也会在所不辞。   卓伟晚上到了皇家一号。   杨保良打电话,安排卓伟到这边坐坐。   卓伟这次去的是杨保良的办公室,杨保良的这个办公室看起来和一个装修高档的包厢没什么区别。   要说区别最大的地方,就是杨保良办公桌的后面挂着一幅匾额,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宁静致远。   “卓先生,明天地狱之门黑拳赛的海选赛就要开始了,这次光是深城就有上百个选手参加,六场比赛,淘汰制。”杨保良道。   杨保良说完,还给卓伟到了一杯热茶。   卓伟端起了茶杯,吹了吹抿了一口:“选手的资料有么?”   “有,这次参赛的选手里有几个好手,狼青帮是你和谭紫娟,义和团那边请了一个练咏春拳的好手,四海帮那边也有准备。”   杨保良将参赛选手的资料递给了卓伟。   “像是狼青帮、义和团和四海帮这样的帮派,每个帮派会安排五个选手参加比赛,参赛选手的人数是有限制的,这是已经报了名字的选手。”   卓伟拿起了这份资料翻看了起来。   “保良哥,我有一点不明白,义和团和香江那边的新义和有什么关联么?它们的名字就差了一个字。”卓伟道。   “义和团和的四海帮的情况有点相似,四海帮是大圈帮的分支,香江那边的新义和以前也叫义和团,和深城的这个是平起平坐的,但香江那边的义和团发展非常迅猛,改名新义和后,几乎吃掉了香江所有的地头。”杨保良解说道。   “但深城的这个义和团和香江的新义和现在是两个完全独立的帮派,他们互相之间不牵扯。”杨保良又道。   “明白了。”卓伟点了点头。   “义和团这个练咏春的高手是个女的?”卓伟看着资料有些意外道。   “咏春拳最早的创始者是明末清初闽南南少林的庵堂堂主五枚师太,五枚师太的拳法本就是女子防身拳法,后来经过衍化,又分出了咏春拳、龙形拳和洪拳等,咏春拳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另一个创始人严咏春,严咏春也是一名女子,咏春拳里有很多阴柔的动作,并且有保护女性要害的招式,咏春拳虽然流传到了现代,男女皆可以练习,但想练到正宗极致,非女性不可。”   杨保良虽然只是个普通人,但他对武术的发展和历史却很精通。   卓伟当然知道咏春拳是女性所创,只是现在练咏春的名家里面女人真的很少。   “看来得会会她了。”卓伟道。   “除非她能杀进决赛,你们才有碰头的可能,卓先生你真正要对付的对手是四海帮的这个牛海涛。”   “这个牛海涛,以前是汉东省散打冠军,这个牛海涛刚刚刑满释放。”杨保良介绍着牛海涛的情况。   “他犯什么事儿了?”卓伟好奇道。   “这个牛海涛打死了他的教练,据说他的这个教练对他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杨保良也没说是什么事儿,但他将这个牛海涛提出来就是为了让卓伟注意。   “行,我会留意点的。”卓伟点了点头道。   停顿了一下,卓伟想到了什么道:“保良哥,过几天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卓先生有事儿你尽管提,我能帮到忙的,尽力。”杨保良道。   “我想从你这边借点人,到时候了我会给你打招呼的。”卓伟道。   “这个容易,卓先生你要是遇到什么作难的事情,你一通电话,下面的弟兄们随叫随到。”杨保良保证道。   “多谢了。”   卓伟选择和杨保良合作,当然不是为了去打什么黑拳赛的。   等保险库的事情结束后,调查田贯中的死因也用得到杨保良,而杨保良的人脉广,手上能动用的资源多,和杨保良合作属于互取所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