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一家子人错愕地看着徐山,徐山低下头,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我解释。   “我不想要什么荣华富贵,我只想能一家人完完整整,但是爷爷现在的所作所为……我无论如何难以接受,如果你们能阻止他的话,那便去吧!”   “你在说什么傻话!”徐山的父亲骂道:“你脑子有病了吧?!”   “爸!你根本不明白爷爷现在做的事到底有多歹毒!你根本不知道任何事情!再争下去,又能怎么样?淹死了徐勇,又死了奶奶,现在淹死琳儿,以后呢?爷爷还会想用我们的血,去换得什么?!”   徐山的父亲愣住了。   徐山道:“关住几个外来人又怎么样?让他们走!”   我见院子里的人都愣住了,连忙招呼二娃进了屋。   随后,徐山走了过来,把钥匙递过来,我打开屋子,秦昊见了我着急地扑过来,“白晨,快救琳儿!”   “不着急。”   “怎么不着急!急死我了!他们已经把琳儿带走了!”   “闭嘴!”我怒吼道。   三人被我吓得一颤,我定了定神,“徐山,你知道什么?”   徐山一怔,随即眼中闪烁着恐惧的神色。   {k酷q匠网ae正版首Ix发   “你不告诉我,我没办法以一己之力阻挡徐老太爷!”   “不是还有守墓人吗?”   我并不意外徐山会知道守墓人的厉害,我冷笑一声,“守墓人目的不明,但多是一群乌合之众,没了头,便散了!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   “……”徐山踌躇了一会儿,说道:“爷爷想要徐勇和奶奶带琳儿走!”   我脸色一变:“还有吗?”   徐山摇摇头,但我总感觉徐山还有什么没告诉我。   “爷爷在村口!你们快去。”   我扫了眼他们三人,然后率先跑了出去。   等我冲出徐家门口时,徐山再次喊住了我,“白晨!”   我不解地回头看着他,徐山扶着门框,身后的长辈同辈们都回了屋,他脸色苍白,原本健壮的身躯此时显得有些单薄。   “今夜有很多人会死,但是也有很多人生不如死,我是不是要死?”   我心中一惊,这徐山不愧是齐老七和徐阳都看重的人,心思果然敏捷,若是假以时日,必定又是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徐山颤抖着声音说道:“如果……我死,是不是能终结这一切?救琳儿?”   徐山话音刚落,我的瞳孔微缩,随即我摇摇头,给他一个无声的回答。   “我是一个可能要死的人,今夜之后,或许还是一个生不如死的人!”徐山步履显得蹒跚。   “不能再死人了……拜托你……救救琳儿,救救我的家人,救救大家,救救爷爷……”   我没有再听徐山接下来呓语般的呢喃,带着秦昊和二娃朝村口赶去。   一只羊,有着狼的敏捷,生在狼群,却成不了一只狼。   可惜……一个聪明人,死的最快,因为身在局中的聪明人知道自己什么该死,什么时候能活。   我此时忽然想起齐老七的那句:‘徐山不能活。’徐山,如果不死,或许将是第二个徐阳。   彼时无感,此时却觉得,可惜了。   天已经黑了,我们顺利地借着黑暗,猫在村口,村口聚集了很多人。   几乎所有的村民都到了。   而此时,村长的大儿子匆匆忙忙跑到村长身边,说了什么。   徐阳走过来:“跑了就跑了,几个孩子成不了什么气候!”   二娃看着自己的大哥站到了队伍的后面。   秦昊问道:“刚才你和徐山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   二娃也疑惑地看过来,我叹息一声,这就是聪明人和蠢逼的区别……   “嘿~”我笑了声,“二娃……如果你有徐山的一半,可能徐琳儿早就是你床上的了。”   “曹尼玛!”秦昊大怒道。   “可是我没有耶,那怎么办?”   我嬉笑道:“那先救出徐琳儿,然后把徐阳抓住狠揍一顿,你也有机会一亲芳泽。”   秦昊一脸愤慨对我比划拳头,二娃挡在我身前,“你打不过我!”   我嘿嘿笑了两声,秦昊一脸委屈而幽怨地看着我。   嬉闹过后,我们的心情也都轻松一些了。   我正色道:“一会发生什么,你们都冷静点,别冲出去,混乱之中意外横生。”   “琳儿怎么办?”秦昊急急地问。   “琳儿我救!”我看着秦昊说道:“你不是认识社会上的混子吗?一会就有一场乡村版本的街头混战,回去够你吹一年的了。”   秦昊强笑两声,“这次的经历以及足够我吹十年的了!”   “呵呵……”   村口前黑压压的人群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清楚前方的事情。   于是我便带着秦昊和二娃转移阵地找了个视野比较开阔的隐蔽处趴着。   我们刚趴下来,村口浩浩荡荡几百人的队伍一下子开始嘈杂起来。   我连忙定睛看过去,人群朝一个地方拥挤过去,却是那口大鼎。   每个人都往那大鼎之中放入了一些什么东西,距离太远,我没有看清楚,似乎是极其小极其细微的东西。   “他们在干啥呢?”二娃问道。   “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笃定地说道。   “我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我不说话,只是盯着那四口大棺看。   这时,几个大汉在徐阳的指挥下将那几口棺材推向水面。   突然!一阵细微的挣扎撞击声穿过嘈杂的人群朝我们传来。   我脸色一变,最大的那口棺材里装的是活人!是徐琳儿!   ‘不好!’我心中暗道一声,翻身把秦昊压在身下,使劲儿摁住他的脖子,压低了声音喝道:“你疯啦?你冲出去,还不得被这上千人撕了?”   “那是琳儿!!”秦昊双眼通红,目呲欲裂。   “我知道那是琳儿,你以为我不想救她吗!你就不能相信我吗?”   “来不及了!!二娃,快去救琳儿!”   我心中大惊,缺见二娃已经如同一只挣脱束缚的野猪一样冲了出去。   一声‘不要’哽在喉咙里,只能看着二娃冲出去的身影生生咽了下去。   二娃双眼通红,突然,人群中冲出来一个人影,把二娃扑到在地上。   乍一看竟然是二娃的大哥,他似乎知道二娃想干什么,他匍在二娃耳边低喝道:“二娃你冷静,你冷静!!听大哥的,你听大哥说!跟大哥过来!你一直最听大哥话,你听我说,你敢在爹和徐阳叔面前疯,你会死的!”   “你听哥说,跟哥过来!”   二娃的大哥紧紧抓住自己的弟弟,走到大鼎边,对自己的爹和徐阳叔微微一点头。   村长看见二娃,有些意外,但也没多说什么。   二娃大哥抓住弟弟的手,掏出一根针,在二娃手指上扎了一下。   二娃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虽然离得远但是我还能看到他眼里的泪光,还有他手指上的那一滴血。   我心中一咯噔,那是血?一鼎的精血?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邪法,但我此刻内心十分焦灼,齐老七这个王八蛋,怎么还没动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