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离开大殿的凌风和白浅析手拉手的向住处走去,刚好碰到前方张棒槌和肚子圆耷拉着脑袋向这边走来,显然没有注意到凌风二人。   凌风故意挡住了两人的去路。张棒槌和肚子圆本身心情就不好,见有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瞬间大怒抬起头发飙。结果神色一愣接着就高兴起来了。“凌风你终于出现了,如果你再不出现。我们星海城的第一大美女,就要在哪哭成泪人了。   凌风莞尔一笑,总感觉这个故事有些熟悉,好像是一个女人每天等着丈夫的归来,直至最后化为了一块石头,当初的自己还真的不信,可是如今真正发生在自己身边,才知道原来爱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失去理智的去做出让人不能理解的事情。想到这里不由侧过头看向已经羞红脸的白浅析,自豪的笑了起来。“你俩就别调戏我们啦,肚子圆你当初说的话还算不算数啦?”   肚子远一脸蒙逼的表情。“我当初说过什么?”   凌风哪里饶的过他耍赖,对着张棒槌眨了眨眼睛。   此时的张棒槌才想起来那天肚子圆说过的话,狠狠地一拍大腿。“没错,你看这两天因为你俩的事情,达爷都快把这件事给忘记了,肚子圆你可不能赖账啊。考核那天你说如果要是我们   考核完毕,就带我们去臆香阁庆祝,这件事情我可以作证。”   肚子远无奈地摸了摸脑袋,没想到这两个人还记得当初的一句玩笑话。那种地方得花费多少星石啊。于是就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说事。“你们看,青青也不在。等有机会的吧,等有机会的   话咱们一起去。”   凌风现在心情大好,根本就没想放过肚子远,有便宜不占非好汉。“没关系,我们可以去吧青青叫过来,浅析你把红蝶也一起叫过来。”   “不要啊,这得花费多少星石啊,这么多人。”肚子远一屁股坐到地上,悔恨不已。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如今想要反悔也不成了。这两个不要脸的家伙,不会那么轻易的放   过自己的。“算了,算了,就当破费一回吧。”   几人一同前往伊香阁坐了下来。   凌风把手随意的搭在白浅析的白嫩的肩膀上,翘起来二郎腿。很是一副牛掰的样子。“小二,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饭菜都给我弄上来一份儿。"一旁的白浅析狠狠的用手掐了凌风大腿一下,   给他使眼色让他看坐在对面位置上肚子眼的表情。   只见肚子圆,此时正趴在桌子上双手抱头异常痛苦的样子。“在下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能认识你们几个。你们是在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啊。”众人呵呵一笑,完全没有人理会他。   可是就在这时旁边的一个桌子上的几个青年站起身来,走到凌风这张桌子的旁边。“怎么没有钱付账吗?不如哥哥帮你付账怎么样?说着就把手伸向白浅析。   白浅析一掌把伸过来的手时候拍掉。俏脸冷若冰霜。   凌风“砰”的一声就站了起来,目光凶狠地看着这个男子。“小爷的女人你也敢动?你是不是想死了,还是不想活了?”   周围吃饭的人都把目光聚集到这里,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见到凌风身旁站着的这个人,又立刻把脑袋转了回去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原来这个少年是随师父来到星海城,听说是和城主大人有些关系,所以一直仗着城主在外面惹是生非。此子虽然修为低但也没有人愿意因为一点小事得罪城主。所以一来二去就给他养成了目无王法的毛病。   “哎呦!还在我这儿装什么纯真烈女。看刚才你旁边这个男人摸你,你不是很高兴吗?那让小爷摸摸你怎么了?”男子的样子非常张狂,双手插兜完全不顾周围人的脸色。“你跟我吼叫什么,你知道小爷我是谁吗?你去打听打听整个星海城有没有不认识我和我师父的?”   凌风才不会管他是谁,上去就是一拳撂倒。眼神中杀意一闪而过。“你就是天王老子,你动小爷的女人,我也要废了你。”说完浑身的灵力爆发,虽然只是爆发武师境界的灵力,但是这几个青年显然也都被吓坏了。这样的纨绔子弟凌风在地球上见多了,哪里会怕他们。   “你们给我在这等着,我回家去叫人。你们别跑啊!”林峰实在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上也会有这种套路,能不能有点高级点的?小学生么?   -S酷/匠K网P唯)一D(正版,%h其f他都C是~o盗v版6   “去吧去吧,小爷在这里等你,你今天要是不来你就是个孙子。”这几个青年连滚带爬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凌风并没有在意这个青年的话,待几个青年离开后就返回座位上一脸无奈的表情。“一群孩子。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难道家人不管吗?如果出事的话。就不能怪我心狠手辣。”   肚子圆是一个聪明的人,心里不由泛起了嘀咕起来。“”难道这些青年不知道我们是星海学院的人吗?而且最近凌风在星海城这么出名。他不可能不知道,莫非这些人是从外地来的吗?   肚子圆越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非常大,最近出现在星海城里的人陌生人实在太多了,一切都太反常了,好像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一样。想来想去为了安全起见肚子圆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凌风等人。   白浅希眼中灵光一闪。“难道是因为这次落神谷比试吗?”   众人一惊,都觉得十分有可能。虽然,星海城在大陆上只是一个很小的城池,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名气。但是星海学院却在大陆很有名,而且据说前往落神谷的通道,就在星海学院。所以这也就不难解释了,恐怕刚才的这些家伙就是从外地。过来准备进入落神谷的人。   "是谁。打了老夫的徒儿?”一个长着络腮胡的中年人带着刚刚的那个青年来到了凌风的座位旁边。   “是我!如果你是他的师傅的话,请你教育好你的徒儿,告诉他不要随便在星海城生事,免得到时候惹到了惹不起的人,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凌风把手中的筷子放下站起身来,与这个络腮胡男子对视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