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是别乱想了。”陆曦雪脸一回,瞬间又是一张冰冷的面容。即使是对着自己的弟弟。这种状态也不知道已经有多久了,但现在早已习惯。   “算了,算了。我这不是关心下我老姐嘛!顺便帮着监督下。话说,等下那些烦事,姐你得帮忙啊!我怕自己一个人应付不过来。”陆明博的忧虑并非空穴来风。本来这个事,由于陆家的地位,基本也就过去了。可半路突然出来了个巡查组,硬是要再次详细审问。而且据说是上面派的。   “没事的,等下律师会到场,应该没什么问题。”   陆曦雪的话虽然在一般情况下是有用的,但她今天也没料到来的人可非常不一般。   血风乘着有些时候出了警局,说来也是闲逛。毕竟没到上班时间,买点吃喝就在街边大摇大摆地走着。眼看快到论门口了,又是一辆车,牌子明显不一般,是军部的。而且虽然血风看不清楚里面坐的是什么人,但他能隐隐感觉到车里的人那种戾气很重。   血风靠着门框,挨着大门,一边瞄着,一边走向自己的换衣室。   “你看什么呢?是不是觉得对面那个刚下车的人很厉害?”   血风满满的疑问,这个时候艮居然给他解答了。   “你能感觉出来?”   “你也太小瞧我了,不过你放心,那人没什么了不起,撑死也就玄峰境中期。”   “我说呢,看来今天又场大戏呀!”   “小子,那些个戏你还是别掺和,在修炼世界里,实力才是王道,你现在的实力跟那人对上,我敢说不出三招你就得死!”   “真的假的?”血风不怀疑艮的话,其实要不是他过去的能力失去了,怎么也不会比那人差。他有种感觉,一但他过去的实力恢复,也许就能一下冲破关卡。   “对了,先不说那人,我倒是想问问,为什么我过去的能力不见了?”   艮对血风话也有些不置可否。“那你那些战斗的记忆还有吗?”   “虽然不全,但大都还有。”   “其实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许等你战斗的时候会慢慢补回来吧!非要说问题,可能是重生后的后遗症之类的问题。对了,提醒句,那陆明博身上,我发现到一缕巽的气息。如果你跟他们认识,你可以试试打听下。”   “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U#更#}新◎j最'*快q“上#%酷匠m网…~   “废话,首先八块玄珀能合到一起,本身就是一个好事,其次也可以给你更好的契机。”血风才不会这么容易被忽悠。不过既然有,那当然胜于无。至少目前看还是有必要的。   陆家姐弟不是被放到审讯室内,而是去另一处条件比较好的办公室没进行询问。因为是巡查组的人,局里就是老程也没什么权力可以去旁听。自然小雅只能安分地做着其他什么事。   血风本来想透过混沌眼看下里面到底什么情况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也是始终穿透不过去。   “萧谭大公子,有话你就说吧!”陆明博对面坐着的萧谭正是这次巡查组的组长,京城萧家的四代长子。只是对陆明博来说,他并不对这个人多感冒。因为他姐被这个人伤害过。   “明博,你先出去下?”萧谭使了眼色。陆明博看了看他姐,随即遍便打算出门。刚拉住把手,“萧谭,你难道今天只是为了私事?不然我们立新可是很忙的。”   陆曦雪的话一点不留情面,虽然他们有过一段美好的回忆,但也是萧谭彻底扼杀了那一切。   萧谭今天其实一来就是找陆明博,二来也是要找陆曦雪,看看有没有机会复合。其实当年之所以抛弃陆曦雪,也是因为那时候他的地位和陆曦雪比起来高太多,可才三年一过,谁知道这立新居然有如此大的成就?所以他有些后悔。   “既然这样,那明博你也坐下吧!我就开门见山了……”   血风为了听一些关于陆明博的消息,找个借口来到门口,刚开始在远处,他完全听不清楚。可眼下这个距离却是绰绰有余。他借着打扫的借口在门口一直转悠着。就是那萧谭带来的两手下也没半分的诧异。   “我这次来,其实就是想让明博手里的东西归还给国家来保管。前天的事,已经让高层有些坐立难安了。所以,明博,看在我和你姐关系的份上,你还是主动交出来吧!”   这话一出,陆明博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好你个陆明博,亏你还是个人物!你把我当傻子还是你自己是傻子?想要东西,还归国家?我本以为你跟我姐的问题可能你有难言之隐。现在我总算明白了,小人,你绝对的小人。东西给国家,我自然会,但也用不着你来。给你?估计是给萧家吧!有本事你把上缴领拿出来?”   陆明博显然在胡扯。国家哪里有这种领?可还别说,萧谭直接顶回了句,“证领过两天就到。在这期间,你不得离开江海。”说着也是一句狠话,把那拘捕令往桌上一拍!   陆曦雪皱了皱眉头,想不到这萧谭果然如此冷心,如此爱慕权势。   “放心,你萧组长都这样说了,我们自然待在江海就是了。如果没其他,那我们就先离开了。”也没等萧谭下文,两人直接夺门而出。   看着离开后的姐弟两,萧谭站在门口似乎有些无奈,但嘴里却喃喃自语,“等我做到了局长的位置,我就不信我得不到你。”   躲在厕所门口的血风听到了一切。等这些人都离开了后,血风若无其事地也跟着离开。下午的班他可以早下班。来到街边的一个公园,艮终于在血风耳边响起了声音,“看来,那陆明博身上确实有秘密。不说是不是,但从现在各方势力,看来我们必须得尽快拿到。我不妨多说一句,血风,这东西还真得你要去拿到。因为万一将来有一天被别人凑齐的话,要是那人善良,那还好,要是恶毒,恐怕你在劫难逃。”   血风疑惑地问道,“为什么?难道会吞噬掉我们?”   “这也不一定。就看到时候,最强大的那个人到底人品如何了?”   “那眼下,我们该怎么办?”   “那倒也不急。如果那陆明博肾上腺有巽的气息,就算封印没被解开,在这样一个城市的距离我还是能感应到的。毕竟我们都是从一块珀上掉下来的。然而现在没有,那只能说明,东西确实不在这里。”   “可不可能,他们发明了什么东西隔绝了呢?”   “绝对不可能,这种感应,不是其他事物可以阻碍的。因此现在你要赶紧提升修为。今晚我们去郊区的树林。这之前,你看看有没有什么猪血,鸭血的,给我来两份。”   说到最后,血风白眼了。可是他也第一次体会到修为的重要性。如果不提高,那么很有可能就会被人给夺舍。   大城市的郊外尤其寒冷。而那树林,更是有些不寒而栗。血风坐着两个小时的公交,再走了半个多小时的山路,终于来到了一片人迹罕至的树林。这里可是血风能找到的最好的去处。   “救命啊!救命啊!”血风刚在树林里走了不到半分钟就听到了呼救的声音。这种事碰到,换了别人可能也就当没发生,但血风不会。何况他如今已是元顿更加不可能胆怯。而他脑子里也突然想到这种情况正好拿来回复下过去的能力。   “呵呵,叫什么叫,穿得这么暴露,又这么清纯的样子,你不是出来的,难道还是义工?”两个大约三十多的中年男人一人一手一把刀,正步步逼近此刻摔倒在地的女人。   其中一名正要做着饿狼扑食的时候,只见刚跨出半步,两条腿好像突然没了气力一般。其实是被石头打中的缘故。“哎约……疼……疼……出来,到底是谁?”   血风到底没多大在意那人的叫嚣。只是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隐约感觉有些奇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风&水说: 社会的骗子贼多,各位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