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问题已经回答完了,现在只剩下楚娜,经过之前的表现来看,我对楚娜通关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的,但是我还是没有离开,我走到通关口处站在那,鼓励的看着楚娜。   但这丫头不知道又有什么毛病,看都不看我一眼,一直盯着手机,脸上还有微微的怒气。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楚娜很快就朝我走过来,她通关的速度和之前那个刘泽不遑多让,甚至更快。   我带着一丝挤出来的笑容去称赞楚娜:“不错,这么快就通关了,挺厉害。”   不说话还说,我这一开口,楚娜突然白了我一眼,沉沉的吐出5个字来:“别碰我,你脏!”   我擦,我脏?这话从何说起,我不得不摇着头试图向楚娜解释:“那个谢小庸明显是在挑拨我们。”   “但你从来没告诉我你和其他人发生过关系。”楚娜很冷静的反叽我。   “如果我告诉你这是当时的一个任务,你信么?”这时候我不得不说出真相,因为我觉得如果我和楚娜之间有了罅隙的话,实在不利于我们之后的游戏任务。   果然,楚娜在听到我的话后,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怎么回事?”   我将之前隐瞒的这件事,简单的说了出来,楚娜也就没在说话,一路上一直都沉默着,我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或者说,女人心,真的是海底针。   在经过这个记忆力游戏后,这次一路上我都没有闲着,路上任何一个地方我都没有放过,虽然我知道下一个游戏任务肯定不会重复,但我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就这样,在经过有一条走廊后,我和楚娜按照微信上的指示,来到另外一个房间,其他的人早在这里了,有的人站着思考,有的人则找了地方坐下来。   这个房间明显比刚才的房间要大得多,也明亮很多,虽然到处都是杂物和建筑器材,但起码看到亮光能让人心里多少有些安全感。   这个时候,梁甜突然笑着走过来:“太好了,你们没事吧?”   我笑着摇了摇头,表示我不想说话,楚娜站在一边更是沉默不语,看样子好像不太开心。   梁甜看了看我,最后目光还是回到楚娜身上:“怎么啦?是不是他欺负你?”   楚娜没说话,还是继续沉默着,这个时候叶思远突然走过来推了我一把,还冲我撂下狠话。   “你特码什么东西,不服气就来和我打一场,欺负女人做什么?”   麻痹,这逗比真是有够逗的,还没搞清楚情况,就跑过来帮楚娜出头。   不过算了,劳资惹不起还躲不起么,我带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心思,走到一边坐下来休息。   还不知道有什么任务会出现,我不想浪费我的精力和体力在这逗比身上。   “娜娜,没事,他要敢欺负你,我嫩死他!”叶思远见我不理会他,又冲着楚娜献殷勤。   楚娜罢了罢手,摇着头低声回答他们:“我没事,就是太累了。”   看着这样的场景,我忍不住摇头叹息,楚娜这丫头简直就是黑夜中的金龟子,是那么的鲜明,那么的出众,而我就有些产不忍赌了......我看着大家,虽然都一副很放松的样子,但却掩盖不了他们的疲惫,这种心力交瘁的模样真的是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原先的8个人,现在还剩下5个人,大家都默默的看着手机等待着,等待着新的任务发布出来,等待着死神的再次降临。   没到几分钟的时间,手机上的微信又发布了新的任务。   酷匠gv网^唯☆d一正版ZS,(其T他rB都是"s盗{版x.   「任务」:炸弹游戏,找到房间的炸弹,并解除炸弹。   「任务时限」:20分钟。   「任务奖励」:完成任务,奖励5000元红包。   「任务惩罚」:超时或未完成任务,抹杀。   任务刚一发布,叶思远、梁甜已经收起手机,开始在房间里不停的翻找。   刘泽反倒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20分钟,这怎么可能,即便是拆除炸弹也是需要时间的,更何况还要浪费时间去找。”   没人理会刘泽,因为时间的确是不算多,有说的功夫还不如多动手去找,起码还有一线希望。   楚娜虽然没有动手,却不断的移动位置,四周看来看去的观察着。   至于我,我既没有动手去找,也没有到处查看,我就望着天花板在发呆,确切的说是在思考,我觉得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天花板上画着一幅图案,上面画着一个狐狸,而狐狸的外面被一个圆圈给框了起来。   根据我的经验,这一定又是什么提示之类的东西,但我却不能在我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以前,就妄下判断,所以我一直在看这幅图案,想搞清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含义。   正当我想得出神,叶思远突然冲过来推了我一把:“玛德,你倒是动手找啊,你特码想死就算了,别连累我!”   我踉跄的退了几步,还是给站稳了,在白了叶思远一眼后,我的视线转移到楚娜身上:“丫头,你看看上面,这幅画到底有什么问题没有?”   我之所以没搭理叶思远,是因为我觉得和这种人说话是浪费口水。   与其与他发生矛盾,到不如不理会他,因为他只会利用他丰富的白痴经验,将我拉到和他同一个水平线,然后打败我,我没那么傻和一个白痴计较那么多。   至于楚娜,我相信她能用她的智慧告诉我一个我想要的答案。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说的天花板上,只有一个人例外,就是叶思远。   叶思远显然有些气急败坏了,冲着我大声嚷嚷:“都什么时候了,还看什么画,抓紧时间找炸弹才行啊!”   我懒得理他,一直都等着楚娜的答案。   在过了1分钟左右后,楚娜突然一脸失望的看着我:“对不起,李朝哥哥,这个我真的没见过,看不懂是什么。”   就这么一句话,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反佛被人一手推下了万丈深渊。   如果连楚娜都看不懂,那么我还能指望谁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