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画的是什么东西啊?”说话的是梁甜,她看着天花板上的图案也是一脸茫然。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地上的刘泽突然带着不屑的笑容开口说话了:“这个啊,呵,这个应该是一种暗号,而且只是小学生的水平而已。”   “......”   麻痹了,你瞧瞧,这看着好好一个人,却老是不说人话,真是特码欠揍,这话的意思摆明了就是说我们连小学生都不如。   没人会去计较他的话,因为现在也许只有他才能解开这个谜团,大家的注意又开始集中在他身上。   我们不计较,不代表有人不计较,叶思远直接一脚踹到刘泽旁边的墙面上,顿时墙面上的灰直往下掉落。   “知道就快点说,都什么时候了,你特码的玩什么深沉,你信不信我废了你!”   叶思远和我们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比较暴力,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而我们是用脑的。   当然,有时候用脑确实没有用拳头来的直接,刘泽畏畏缩缩的将头抱成一团,很是害怕叶思远。   “如果圆圈代表房子,那么狐狸肯定就代表炸弹,狐狸在圆圈的中间,那么炸弹也应该在房间的中间。”   刘泽的话让我茅塞顿开。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们又想复杂了。   房间的中间有个很大的铁桶,我们几个人合力将铁桶掀开,这才发现炸弹原来就在铁桶的中间。   炸弹找到了,时间却只剩下13分钟,可是该怎么解开这个炸弹呢?   如果一个不好,所有人都会被炸死,谁都不愿意将自己的命交给其他人,可是谁也不敢动手去碰这个炸弹,生怕会有意外。   “能让我好好看看么?”刘泽紧紧的盯着炸弹,像是有什么重大的发现。   fe酷匠e网G永¤久免费看m6尊宝娱乐)   我友好的冲着刘泽点了点头,将炸弹递给他。   可是刘泽并没有接过去,反倒一脸严肃:“这个是装卸炸弹,可以把这整栋楼都给炸飞。”   “喂,喂,喂,这话说得太夸张了吧!”梁甜一脸惊恐。   当然不值是梁甜,所有人都吓得面容失色,我甚至还冷不住打了个冷颤,其他人更是不停的后退。   这里面唯一镇定的,也就是刘泽了:“梁甜,把那边的桌子摆好,李朝,把炸弹放上去,要小心。”   他的话一出来,我悬着的心放下去了一半,他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肯定是想到办法解开炸弹的。   “李朝,打开盖子。”   按照刘泽的吩咐,我小心翼翼的揭开炸弹上的盖子,里面出现了很多密密麻麻的,五颜六色的线路,我不懂线路,看的头皮都在发麻,便问刘泽:“刘泽,里面很多线,应该怎么办?”   “别吵,让我安静思考下。”刘泽有些不耐烦的回答我,并开始专心的检查炸弹里面的线路。   整个房间变得十分安静,大家不停的去看手机上的时间。   时间不断地在流逝,每个人的情绪都开始起了变化,变得十分不安和焦躁。   就在时间还剩下5分钟的时候,叶思远明显已经很不耐烦了,一拳砸在了放置炸弹的桌面上。   “好了没有,你倒是快点行不行,已经没有时间了。”   “请在给我一点时间,这个炸弹太复杂了,我现在也没有什么把握,还需要时间检查。”   刘泽虽然看不上我们,但却好像很怕叶思远的拳头.只是可惜叶思远明显没这个耐心,一听到刘泽的话,顿时就冒火了:“没有把握你在这里搞什么飞机,你要搞清楚,我到这里来可不是为了送死的。”   叶思远抓住刘泽的衣扣,拳头已经差不多要砸在刘泽身上,虽然我不想管这些事,但为了我和楚娜能生存下去,我不得不出手去制止叶思远。   叶思远,我对这个人的印象就是无脑,逗比,暴力,做什么都不去管别人的感受,什么都只为自己考虑。   就比如说现在,如果刘泽不能解除炸弹,刘泽一样会死,这也不是刘泽所希望的结局,可是叶思远却认为是刘泽不给力,让他身处危险中,将满腔怒火都发泄在刘泽身上。   肉弱强食是天性,但绝对不适合用在现在这样的环境里,所以当叶思远要对刘泽动手时,我一把挡住了他的拳头。   “够了,我相信刘泽能够解除炸弹,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   叶思远吃惊的看着我,好像没想到我敢去挡住他的拳头,现在我这么一动,叶思远算是彻底爆发了,收回右手,直接将整个桌子都掀翻倒地。   “玛德,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来管我的事?”   我被叶思远的动作吓了一跳,这傻逼到底有没有常识,炸弹是世界上最不稳定的物体之一,你不动它它都会爆炸,就更不用说被这么大幅度的震动和掉在地上了。   不紧紧是我,楚娜和梁甜也都被吓得闭上眼睛,完全一副等死的节奏。   就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刘泽突然朝着即将掉在地上的炸弹扑了过去,如同一个身手敏捷的守门员一般,在最后一刻接住了这个让人胆战心惊的炸弹。   好险,如果要在晚那么一丢丢时间,估计我们的命都要报销,但因为刘泽的关系,我们现在算是暂时安全了。   然而危机还是没有解除,时间还剩下3分多钟,如果还不能解除炸弹的话,我们一样会没命。   虽然刘泽接住了炸弹,但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叶思远怒气冲冲的走到我面前,一脸挑衅的想要和我动手。   之前不和他动手,不是因为我怕他,只是我不愿意浪费自己的体力。   可是这逗比实在是太可恨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他简直就是这句话的标配。   这次我没有逃避,直接选择和他打一架,可是就在我俩正准备动手,楚娜突然走了过去,站在我的前面,直接推开叶思远。   “你是不是傻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打架,要是想死就尽管动手,不想死就给我呆一边去,少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