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任务游戏是残酷的,现在人数越来越少,还剩下4个人,有我、楚娜、叶思远和梁甜。   我们才刚刚为自己的劫后余生感到庆幸,结果任务就要求我们到下一个地点的房间集合。   ◎^酷_匠h8网e,唯/e一T-正P版,。c其S%他{m都是盗x版   和之前一样,任务通关后紧锁的房间会自动打开,这个出口是我们唯一的路,而来时进入的门早已经被封死,也就是说我们根本就没有回头路,只能一路到底。   新的房间不是很大,但却显得很宽敞和明亮,因为这里并没有什么杂物,很是干净,而墙壁的南面有一个中型排气孔,至于整个房间,在我们进来后就被完全封死。   我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这个房间就像一个很大的棺材一般,竟然完全看不到一丝空隙,就连门的四周也是完全封闭的。   整个房间都空荡荡的,只有排气孔的下方有一个桌子,桌子上摆着一个透明的箱子,里面有三瓶看上去像是药水的东西放在每箱子里面。   这里的环境给我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如果说完全没有空气,我们肯定很快就会因为缺氧而死,但这么说又不太对,因为南面的排气孔是链接外面的,所以能给这个房间提供足够的空气吧。   就在我们四个人来回观察的同时,新的游戏已经在微信上发布了。   「任务」:生存游戏,游戏者之间相互攻击厮杀,只要死亡一个人,装有解毒药的箱子就会打开,剩下的人即可通关。   提示:如果吸入大量的毒气而不没解药的话,全员都会死亡。   「任务时限」:无。   「任务奖励」:完成任务,奖励8000元红包。   「任务惩罚」:超时未完成任务,抹杀。   任务一发布出来,排气孔中就开始排放出大量的气体,虽然无色无味,但仍让我感觉到头有些晕沉沉的。   这样的游戏比之前的更为残酷,以前为了生存,只能说是间接性杀害他人,在完成任务的同时间接性导致他人死亡,但这次确是要让我们相互动手,这个概念就完全不一样了。   而且的任务游戏也确实不需要时限,毒气就是抹杀我们最好的道具,我们相互厮杀也是抹杀对方最好的道具。   我们四个人相互的看着对方,随后又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这个时候我们所吸入的毒气并不算多,所以想法自然也不会太多,但我却不认为这是好事,因为等会一旦我们的生命受到危险,相互之间的道德肯定会荡然无存。   这个时候,梁甜摇着脑袋蹲在地上一个劲的哭泣,而楚娜则看着放毒烟的排气孔,以及放解药的箱子在思考着什么。   我则一直站在楚娜旁边,一直都盯着叶思远。   至于叶思远,冲任务发布的一刻开始,就将目标放在我身上了,他凌厉的目光一直都盯着我,一刻都没有放松。   也对,这里就剩下我们2个男人,不管是现在的游戏任务,还是以后的游戏任务,我们都是对方眼里最具有攻击性的人。   我不能死,楚娜更不能死,梁甜是女人,我也实在没法狠心下手,所以就算叶思远不找我,我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也会把他当成目标。   沉默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当毒气不断的从排气孔中排放出来,我们所以吸入的毒气就越多。   “咳咳......”   当楚娜发出一丝咳嗽声,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楚娜,没想到楚娜身体这么虚弱,他嘴里竟然咳出鲜血来。   “你没事吧?”我连忙转身扶住楚娜摇摇欲坠的身体,将她搂在我怀里。   楚娜摇了摇头,目光却仍然停留在放着解药箱子上:“没事的,李朝哥哥,我们是不是会死在这?”   “不会,我说过会保护你平安的回家,就绝不会让你死在这,照顾你和伯母是我对楚羽的承诺,相信我,我能做到的。”   “咳咳,如果......”   楚娜话说到一半,梁甜那边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声:“啊—”   我和楚娜纷纷回头看了过去,之间叶思远一脸凶狠,整个五官都挤在一起,手上一把锋利的尼泊尔军刀已经捅进梁甜的腰上。   “叶思远,你干什么?”我一直都以为叶思远的目标是我,可是没想到他真正动手的人却是梁甜。   叶思远一手勒住梁甜的脖子,另一只手不断的用力将刀捅得更深:“不准动,不要过来,李朝,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干掉我,你们都想干掉我,然后走出这个鬼地方。”   本来我很想冲过去揍他,但一来我还扶着楚娜,二来梁甜现在在叶思远手上,我投鼠忌器,根本就不敢有任何动作,只能去安抚他。   “你冷静点,我没那么想过,是你太多心了!”   “哼,是么,不死一个人的话,大家都得死在这,你以为谁能活着走出去,只有我,我才是最强的人,你怕我,你们都害怕我,所以你们想一起干掉我,我没说错吧。”   叶思远说得没错,我虽然有这个想法,但也是建立于他刚才看我的眼神,但如果说楚娜和梁甜想干掉他,那就未免太偏激了。   这个时候,叶思远突然狰狞的笑了起来:“还好一开始我就拿了黑影人的军刀,怎么样,想不到吧。”   说道这里,叶思远的眼神转移到楚娜身上“楚娜,你现在是不是后悔跟着这个没用的男人了,一开始你就应该和我组队,只有像我这样的强者,才能保护你离开这,现在我在给你一个机会,杀了他,杀了李朝,我就带你一起离开这里。”   叶思远一阵狂笑,将手上的军刀从梁甜腰间抽了出来,然后丢在楚娜的面前。   此时梁甜的气色越来越差,口气也开始在咳血,腰间更是不断的涌出大量的血液,我估计这么下去,就算没被毒气毒死,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楚娜不忍的看了梁甜一眼,又看了看地上的刀,随后看着我,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