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忍着身体上巨大的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跄的步伐让我摇摇欲坠,这个时候楚娜过来扶住了我。   我指着叶思远,愤然道:“叶思远,有种你放开梁甜。”   “放,放?哈,我放你妹啊!”   说话的同时,叶思远将尼泊尔军刀从梁甜的身体里抽了出来。   这下问题更大了,大家玩过火线的都知道,尼泊尔军刀可是带刺的,这样抽出军刀,身体里面也会被倒刺所拉伤,流的血会更多。   很快的,梁甜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在我们面前。   梁甜死了,毒气停止了排放,箱子是电子锁,所以在梁甜死后也自动的打开,3瓶药水展现在我们面前。   虽然任务完成了,但叶思远是个祸害,我不放心,将楚娜挡在我身后,一动不动的看着叶思远,因为他手上有刀,我生怕他还会做出一些发神经的事来。   叶思远也盯着我,一边跑去拿解药,一直到叶思远拿着解药离开房间后,我警惕的心才放松下来,和楚娜分别喝了一瓶解药后,离开房间。   这一刻游戏人物才算真正的完成,微信上发放了8000元红包,并指示我们到下一个房间。   一路上楚娜明显有些不稳定,不论是精神状态还是身体状态,似乎都不是很好,我唯有试图去安抚她:“没事吧?在忍忍,我想应该快要结束了,坚持下去。”   可是楚娜的回答并不是我所想的这样:“李朝哥哥,我哥哥是不是就是死在这些游戏任务上?”   “嗯!”我不知道怎么去回答楚娜,因为这件事不紧紧是楚娜心中的一根刺,也是我心里的一根刺。   虽然楚娜看上去很柔弱的样子,但相处下来我才了解她其实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孩,为了不让她胡思乱想,我只能旧话重提。   “别在想了,我想这游戏马上就会结束,如果能活下来,回去后好好和伯母生活,其余的事交给我吧!”   “李朝哥哥.....”楚娜突然停下脚步,拉住我的手。   我回过头去问她:“又怎么了?”   楚娜微微摇了摇头,轻声说:“不行的,这太危险了,会死的,真的会死人的,李朝哥哥,你也不要冒险了,我想哥哥就算在天堂里,也不希望看到我们为了复仇而丢了性命的。”   我知道楚娜是为我好,但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已经无从选择,我早就答应这个微信游戏背后的操控者,现在已经不是我已经能够决定的了。   “如果我不坚持下,死去的人将如何得到安息,活着的人将会由更多的受害者,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我苦笑着回答楚娜,想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这一刻我清楚的看到楚娜的眼里多了一种让人难以言喻的表情,还有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算了,什么都好,有话以后再说吧,眼下我们必须集中精神去完成游戏任务,活着的我们,是没有时间悲伤的,这是我的觉悟,你也要有这样的觉悟才行。”   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必须在我还有体力的时候,去完成这些游戏任务,所以不等楚娜开口,我就拉着她前往下一个房间。   路的重点,也是最后一个房间,不知道通过这个房间后,等待我们的又会是什么?   我和楚娜谨慎的走了进去,叶思远早就在里面了。   这个房间很是宽敞明亮,比之前的房间都要大上很多,而且这里摆满了先进的仪器和电脑,前面的摄像机更是一直在录制着,一看就是在直播我们现场的游戏。   我们前面的路没有任何阻碍,一条宽敞的直线道路直通前面的大门,大门是敞开的,也就是说我们只要通过眼前的路,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叶思远没有动,我们也没有动,因为就在出口大门的前面,有一个大休闲椅,上面坐着一个我熟悉的人。   是谢小庸,我又看到谢小庸了,只有谢小庸一个人,我第一次参加比赛的神秘的中年男人反而没有出现在这里。   楚娜搀扶着我走到叶思远旁边,我看见叶思远额头上一直在冒着冷汗,脸上挂满了恐惧,浑身都在不自觉的颤抖,他的双手死死的捏成一团,表示他很紧张。   他到底在害怕些什么呢?我百思不得其解,视线不由得朝前方看了过去。   谢小庸一脸懒散的坐在椅子上,脸上挂着些许笑意,那种笑容反佛猫抓老鼠般一样,前方的地上有两片白色的纸片。   我观察了很久,终于明白叶思远为什么这么害怕了。   地上的纸片应该是一张纸,会分成两半是因为被切割而成,看纸片被切割的纹路整齐平滑,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人,或者工具可以做到的。   在看中间这条路的两边分别挂着一些红外线探头和小孔,如果没猜错的话,我们前面的路应该安装了红外线探测器,只要中间串联着我们肉眼根本无法捕捉的高压红外线,一旦我们冒冒失失的走过去,我们的身体就会被高压红外线彻底的切成碎片。   一股冷风袭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身体也跟着不受控制的倒退一步。   楚娜用力一把扶住了我:“李朝哥哥,你没事吧?”   酷!匠uN网@?唯G一7q正、Q版,其H:他M都M是、盗5版   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楚娜,目光却一直留在谢小庸身上,我真的不是很明白,这种恶魔的游戏,她是怎样可以漠视他人的生命,甚至能保持着如此冷静的态度,我对她很失望。   此刻,谢小庸一脸不屑,蔑视的目光游走在楚娜身上:“李朝哥哥,李朝哥哥的叫着,叫得这么亲热,你们很熟么?”   我真不明白,这个女人的脑袋究竟是个什么结构,都这个时候了竟突然吃起干醋来,现在到底还能不能愉快的游戏了?   虽然我满头黑线,但有些话还是需要和谢小庸说清楚才好。   “和你有关系吗?我们之间还有关系吗?楚娜是楚羽的妹妹,也就是我李朝的妹妹,我们亲不亲密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还有游戏就快点发布,没有的话就放我们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